失约

铁齿柔情 21 Comments

年关将届,工作如催命符般,紧紧咬着人不放,埋首于电脑前,赶得不知日夜。

两个小子一直在门边探头探脑,互相推挤,谁都不敢身先士卒,怕成炮灰。

两人知我脾性,工作的时候不能问我无聊问题。我看在眼里,也不做声,没空理会,继续工作。

终于,还是弟弟不知死活,硬着头皮来问:哥哥叫我来问你,你。。。什么时候会做完?

横了他一眼,说:我的工作永远都做不完,什么事?

我们。。。想去游泳。弟弟看了身后的哥哥一眼,鼓起勇气说。

等我做完。我眼睛没有离开电脑屏幕,面无表情地说。

好,我们等你做完。哥哥发现我的表情阴晴不定,急忙拉着弟弟离开房间,全身而退。

看到两兄弟还算识趣,也不以为意,心想着赶完一个段落,就完成他们的心愿。

等我走出房间,已是薄暮时分;两个小子,一人抱着一块浮板,竟倒在沙发沉沉睡去。看了心口一热,蹲下叫醒他们,说我们去游泳。

兄弟睁开惺忪双眼,看了一下窗外天色,互望一眼,摇摇头,说不用了,不想游了。

两人把失望写在脸上,抱着浮板,走回房间。

我愣在当场,知道自己让两兄弟渡过了一个失望的午后。
一个永不重来的午后。

愧疚难当,当下心里许下来年新的愿望,信誓旦旦,跟往年一样。
然后,然后还是回去工作。
 
感谢上苍,何其厚爱,给了我很多次新的一年。

小子二三事

铁齿柔情 3 Comments

两个大人讲话,小子从中间穿过,责他没有礼貌。 他说:我小人,没关系。

 一次,小子吃饼干,饼屑掉了满地,责他。他说,别怕,等下蚂蚁会来,就没有了。   又有一次,小子上学让校车跑掉,看到警车巡逻,竟然敢敢上前截车。 他说:可以给我ride一下吗?竟然也给他顺利到学校。 

再有一次,小子打架,我被叫到学校。看着他被撕破的口袋,责他窝囊。 他说:如果one by one,应该会赢。  一天,有人问小子怎么去学校?他说:我“拿”巴士。那人听得莫名其妙。

急忙走开,不敢让人家知道我是他爸爸。

(拿,take也)

儿子的愿望

铁齿柔情 3 Comments

 小子从小就喜欢发梦,最厉害就是痴人说梦。来临的一年,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不想补习不想读书,想当个发明家。

不过用几张纸皮绳子轮胎制成辆破车还得用手拉就想当发明家?不禁冷笑,问他还想发明什么?他支吾了老半天,才吐出了个时间机器。泼他冷水,说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他能发明什么,而是还有什么可以发明,叫他去睡觉,想到再说。

后来,躺在床上的他又说想成为医生,悬壶济世,不收穷人的钱,这总可以了吧?我听了难过又哽咽,却还是狠心戳破他的美梦:别当病人欠人家钱就很好了,丢三落四的你还能开药?气得他两天不理我。

小子今年只得10岁,发梦其实无可厚非,问题是叫他读书就说眼皮重了要睡觉;吃顿饭要老半天没完没了;学校作业成绩科科半天吊。照现今的教育体制和要求,小子这样的表现如果能读完POLY就应当酬神了,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的好。

我摆明是不合格的父母,你可以用石头丢我,如果你合格的话。

轻舟已过

铁齿柔情 6 Comments

岳父来电,说想念两个外孙,相约一起外出吃饭。我以为只是寻常的饭局,加上有事在身,铁婆又忙着她的MBA,只能回拒说忙,等改天有空再找他吃饭。岳父黯然放下电话,也不说明原因,匆忙之间我也没多想。

数日过后,铁婆才猛然想起,该死的我们,竟然忘了当天是父亲的生日,心下懊悔不已。事后,虽然做了许多亡羊补牢的工作,可是依然补不了内心的那点遗憾。可以想象岳父当天晚上约不到人的那份沮丧的心情,一定会自怨自艾,以为经已被子女遗忘。事发过后,我把生平最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的生日,尤其是老人家的,都一一写在日历上,希望类似的事情不再重演。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旁敲侧击、左提右引?为什么就不能明言直说?
要知道,很多时候,记得并不代表就有诚意,忘记也不表示漠不关心。
如果想要有人陪你庆祝,大可直说,何必被动等待对方想起?让自己冷清渡过一个原本应该开心的夜晚。

话说回来,人多多少少,似乎都有一点点类似自虐的倾向,在繁忙纷乱的喧哗中,咀嚼这种难得的一丝孤寂。

手镯

铁齿柔情 5 Comments

前些阵子,总感觉生活不尽如意,于是, 她专程到一间颇具规模的庙宇上香, 希望可以尽洗霉气。

礼佛过后, 心中稍觉平静舒畅, 闲亭信步,来到寺中一处专卖一些据称受过加持的福物。
兜兜转转一圈,终于看上一副玉镯子,却因为价高而犹豫,几番思量,过后还是毅然买下,这下却 花了她大半个月的薪水。
虽然因为价钱而心痛了好一阵子,可是, 说也奇怪,自从戴上玉镯子, 果然事事顺心,让她更把玉镯视为珍宝,珍而重之。
一天,为了给厨房进行大扫除, 怕有所损伤,于是就将手镯除下,摆在客厅的橱柜里。
当她听到一声清脆的落地声响时,心下一凉,马上就想到一定是自己的玉镯。
她第一时间冲进客厅,手上还提着刷子,小孩仓惶失措的表情首先映入眼帘。
只见玉镯掉在地上,已然断成几截。
她心疼不已,一气之下,想也不想, 抡起手上的刷子,没头没脑地往小孩的身上挥去。
她一直打一直打,心里好恨,恨小孩的调皮好玩,也恨自己的粗心大意。
那晚,她把自己深锁在房里, 连晚餐也不煮, 存心让小孩饿肚子,要他汲取教训。

夜深,怒气稍歇以后,她才从房间走出。
幽暗的客厅,只见小孩卷缩在一角, 已然沉沉睡去。
小孩的大腿手臂,打痕历历可见,眼角犹有泪痕未干,想到小孩适才被打到哭不出声来的样子, 她心里开始感到内疚。
然后,然后她就看到原先碎裂的那几截玉块,已被重新组合起来,像拼图式地,连一些细微碎片也不放过。
犹如完好无损, 静静地摆在餐桌。
她细细地看着桌上的玉镯子,想着他是花了多少心思在弥补7岁的过错,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嘣的一声,她的心,似乎也随那个玉镯子,裂成碎片,悔恨难当。
可是,一颗7岁的心, 更早在她之前, 已然化成灰烬。

输不起

铁师讲球 2 Comments

刚过去的新加坡杯决赛,是本地近年来难得一见的球赛。
两支劲旅,军团与淡宾尼流浪队,双方一来一往,使出浑身解数,展开一场生死殊战,最终军团以4-3后来居上,成功称王。
可是就在最后时刻,军团的主力前锋Alam Shah,与淡队的后卫Bennett为争一个高空球而发生碰撞,两人过后双双倒地。
此时的Alam Shah,突然兽性大发,竟然以膝盖撞击Bennett的后脑,过后还不甘心地再补上一脚。对于Alam Shah的连串攻击,让同样是国家队成员的Bennett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国家队的主力、优秀的前锋,为什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原因其实很简单,不是“怕输”,就是“输不起”。
很多时候,人在这种观念下,思维会起变化,从而影响判断,犯下错误,付出代价。最近那名为了让孩子进入名校而虚报地址的律师,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但是比起Alam Shah,这名律师有人性多了,至少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孩子,一切无可厚非,面对记者的摄影机,虽黯然,却也坦然。
不敢嘲笑律师,因为类似的错,我也经常犯,只是没被抓而已。在样样都想争第一的今天,很多人都输不起,这不关教育水平。
也许,该是开一门学科,教导人们学习如何“输”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