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

11:02 pm Uncategorized

很喜欢吃金文泰的一摊卤面。
摊主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约六十来岁,身体还很健壮。
卤面的做法和一般的很不一样,除了固定的那几样佐料,还多了炸云吞和切片的油条。
卤面的生意很好,经常都忙不过来。
吃久了,和夫妇俩开始相熟,交谈间,两人经常都投诉做得很辛苦,腰酸背痛,孩子又不愿意接手,很想收起来不做了。
听了铁家几口都很担心,因为每星期都至少要来朝拜一次,祭一下五脏庙。
如果他们不卖,就又少了一个吃处。
担心的这一天,终于到来。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非常怀念这摊卤面,但真的是有钱都吃不到。

上个月,突然听到消息,说他们又在西海岸重起炉灶。
马上就下去捧场,见摊位里除了老摊主,还有一名年轻小伙子。
老摊主过来和铁齿打招呼。
铁齿笑他终于闲不住,早就好出来慰劳老饕了。
老摊主苦笑叹说,是儿子和友人突然想要出来创业,自己只好出来护航起驾。
原来里面那位是他的公子。
老摊主说完,又钻回摊位继续忙去。
看到老摊主向来挺直的腰板,突然好像有点驼了。

跟铁齿一起来吃的小子听了,有点迷茫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以前没看过他的儿子下来帮忙?
是的,儿子,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公。

Leave a Comment

Your comment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