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 pm Uncategorized

过去的那几天,思绪有点乱。
很多人叫我保重
很多人叫我节哀
听了有点心虚。
因为不是很伤心,也不是很悲哀。
所以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说谢谢也很奇怪。
这样说好像很不孝。
其实不是好像
是真的。

三名和尚领着家属在念地藏经的时候
披着袈裟,
脚上却穿着一双保养得很好的皮鞋。
有人不是很专心
眼珠在转动。

有人说铁齿的头比法师的还光。
叮嘱身后的人小心手上的香,
铁齿还不想出家,留下戒疤。

Leave a Comment

Your comment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