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说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很多人都说,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XX。
于是兴冲冲去了,结果不过尔尔。
很多人都说,XX街的云吞面很好吃。
于是去排队了,结果还剩回半碗给它。
很多人都说,XX药很有效,吃了马上变硬。
于是就去买来吃了,结果只有血管和肝硬化。

很多人都说,那个XX的品行很差,有过很多不良记录。
于是就开始和对方保持距离,冷淡以对。
结果马上自动形成敌我两派,无端树敌不说,还可能错失交臂了一个好人。

很多人都说,来自XX的服务很差。
可是最近仔细观察,发现这群人已经慢慢改变。
工作的时候热火朝天,很有干劲,热忱绝对不输给任何国人。

世界已经变了,不要再让自己的思维停留在过去的经验。
以前怪别人没品,现在可能已经换成是你自己。
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亲身去体验。
不要再刻舟求剑,不要再听信 “很多人都说”。

给自己一个新的机会。

人过中年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做人,诚实就好。
说话,简单就好。
生活,没事就好。
工作,顺利就好。
夫妻,互信就好。
朋友,淡淡就好。
钱财,够用就好。
学业,及格就好。
车子,不坏就好。
衣服,舒服就好。
食物,卫生就好。
房子,温暖就好。
身体,没病就好。
旅行,开心就好。
理想,想想就好。
输赢,放下就好。
错了,认了就好。
对了,笑笑就好。
失败,接受就好。
战功,忘了比较好。
爱情,还是遗憾最好。

不公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很喜欢吃金文泰的一摊卤面。
摊主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约六十来岁,身体还很健壮。
卤面的做法和一般的很不一样,除了固定的那几样佐料,还多了炸云吞和切片的油条。
卤面的生意很好,经常都忙不过来。
吃久了,和夫妇俩开始相熟,交谈间,两人经常都投诉做得很辛苦,腰酸背痛,孩子又不愿意接手,很想收起来不做了。
听了铁家几口都很担心,因为每星期都至少要来朝拜一次,祭一下五脏庙。
如果他们不卖,就又少了一个吃处。
担心的这一天,终于到来。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非常怀念这摊卤面,但真的是有钱都吃不到。

上个月,突然听到消息,说他们又在西海岸重起炉灶。
马上就下去捧场,见摊位里除了老摊主,还有一名年轻小伙子。
老摊主过来和铁齿打招呼。
铁齿笑他终于闲不住,早就好出来慰劳老饕了。
老摊主苦笑叹说,是儿子和友人突然想要出来创业,自己只好出来护航起驾。
原来里面那位是他的公子。
老摊主说完,又钻回摊位继续忙去。
看到老摊主向来挺直的腰板,突然好像有点驼了。

跟铁齿一起来吃的小子听了,有点迷茫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以前没看过他的儿子下来帮忙?
是的,儿子,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公。

最好的男人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看到你手上拎着重物,会主动接过。
吃饭时把好料让给你。
付账时你才发现他早就在暗地里结了,而且不当一回事。
很多人说话时他会保持话少,但言必有物,还有哄堂效果。
约会的地点总是方便你,而且守时,就算你迟到了他也沉得住气。
感觉危险时会护着你,如过马路的时候。
知道去的地方冷气有点冷,会为你多带一件外套。
帮你做家务,但是没有怨言。
与你逛街,目不邪视。
遵守承诺,说到做到。
对你没有秘密可言,手机可以任意查看,所有密码都与你有关。
生活技能特强,能修理简单机器,换灯泡马桶水流不止都难不倒他。
什么都懂不只一点,上知天文地理哪个地方最好玩,下晓柴米油盐哪里可以买到最好吃的榴莲。
能文能武,交游广阔,黑白两道。

以上大部分举止言行,皆是结婚之前。
已婚者切勿对号入座。

偶感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不是每个穷人都是善良的,
尤其是当他变得有钱有势。

不是每个小孩都是可爱的,
形成的原因是他的父母。

不是每个人都会老的,
也不是每个老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不是每个坏人都是可恶的,
往往把人推向绝境的,都是一些所谓为你好的人。

不是多数人同意,就是对的。
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疑人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最后当然是没有发现钱包,除了一份当天折半的晚报,还有一卷厕纸,一些零星的散钱。
当时看到安娣腰包里面拿出来的东西,真的心酸又唏嘘。
过得好不好,有时候看随身所带的物品就清楚不过。
安娣冷冷地看着阿豪,问要不要搜身?
阿豪灰溜溜地低头向阿娣说了声对不起,不好意思。
安娣这才把东西塞回腰包,又继续推车到处去收碗碟。

阿豪泄气呆坐,时有人发现离事发所在地不远处,有个电眼,可能拍下贼人的样子,只要找出带子来看,就会水落石出。
阿风即刻打电话报警,要求马上查看CCTV。
警方的回答是不可能,说出该CCTV隶属市镇理事会所管辖,要事主前去报案,警方才能介入调查,需时7日,才能给出一个答复。
阿风听了不爽,说1天人都跑掉了更何况7天?
警方当然不像收碗碟的安娣那么好欺负。
阿豪和仗义的阿风过后还是L L的下去报警录口供。

过了两天,阿豪发来简讯,说有人把钱包原封不动地送到他家。
原来是阿豪在买薄饼的时候,把钱包落在人家的摊子上。
阿豪千谢万谢,抽出钱包里面的一百块钱打赏对方。
过后,众人又回去该小贩中心,没有郑重向安娣道歉,只是包了一个红包给她,再度说声Sorry,仅此而已。

有件事一直没告诉阿豪。
当天,其实我有到薄饼摊问过,对方表示没有看到。

疑鬼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阿豪和阿文上前堵着收碗碟的安娣,不让她离开。
安娣看了两人一眼,脸色一沉,说我知道你们有人的钱包不见,不过不是我偷的!
阿豪看着安娣鼓涨的腰包,显然不信。
阿文说我们都还没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有人的钱包不见?
安娣继续收碗碟,重申自己真的没有拿,不信就算。
阿豪说能不能看一下你的腰包?
安娣听了愣住,全身开始有点发抖,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僵在哪里不答。

铁齿看了觉得不妥,上前尝试解围,说无凭无据,不能这样冤枉人。
阿华说不见钱包的人不是你,认为阿豪的要求不算过分。
阿豪也说如果是清白的,为什么不敢证明给我们看?
阿豪应该是钱包不见急疯了,开始口不择言。
铁齿无话可说,只能退开一旁,没有继续力挺,多少也算是帮凶。

安娣抬起头,定定地看着阿豪,突然解下腰包,狠狠地砸在餐桌上,说要搜就搜!
安娣一脸的有恃无恐,就知道钱包肯定不可能在腰包里头。
阿豪应该也看出这一点,说算了!转身就想走。
谁知道安娣伸手抓住阿豪,不让他走,坚持一定要他搜。

阿豪箭在弦上,洗湿了头,无奈,只能打开安娣的腰包查看…

疑神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阿豪在小贩中心跟友人吃饭喝酒,天南地北,聊得好不开心。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众人正打算作鸟兽散,这时阿豪才发现自己随手放在餐桌上的钱包不见了。
阿豪大惊,说出刚刚才收到一笔整千元的款项,就放在钱包里。外加里面还有身份证和众多银行卡等。
众人怀疑阿豪记错,说可能是忘记带出来,或者留在车上。
阿豪说不可能,说出刚才买了薄饼和饮料,就是用钱包里的钱。
所以钱包肯定是带在身上,有带出来。
众人于是在小贩中心展开地毯式搜索,但依然一无所获。

时有摊主说钱包可能是被人顺手从桌子上扒走了。
阿文说我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谁敢?这么大胆?
摊主表示这样的事情最近发生过好几宗,问众人刚才有谁走过或者靠近过你们的桌子?
阿华说刚才有个安娣来收碗盘,会不会是被她顺手牵羊?
被阿华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就落在不远处还在忙着收碗碟的安娣。

见该名安娣穿着普通,有点披头散发,还有些佝偻。
安娣腰间戴着腰包,还涨鼓鼓的。
时安娣原本推着收碗车向众人走来,发现众人正在打量她,愣了一下。
安娣似乎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去,转而朝另一个方向去继续收碗盘。

众人觉得安娣的反应有问题,决定上前找她问个究竟…

庆幸有你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生命中,有段迷惘的时光。
那时候,最廉价的娱乐,除了在街头四处闲逛,打架生事,就是看书。
当然不会是那些大块头或者什么世界名著。
很多都是连环图,还有很黄很暴力的那种。
一个机缘,庆幸地,接触到了武侠小说,然后就开始沉迷。

沉迷到每当独处的时候,总是默默祈祷背后会突然出现一个风清扬。
可惜来的都是田伯光,不然就是桃谷六仙。
几次看到高山深崖,就很想跳下去,希望可以跌进山洞,或者找到一个可以吃到无名果子的入口,让功力大增。
幸亏被友人拉住。
曾经遇过多少次任盈盈,蒙她传授琴艺。
遗憾的只能在梦里。
尽管如此,余愿已足。
庆幸得以进入如此缤纷绚丽讲求道义充满想象空间的武侠世界,将自己从泥沼中拯救出来。

现实生活里,武侠人物中,只碰到了岳不群,还有左冷禅。
不止一次,还不只一个。
那又怎样?
有一天总会遇上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然后就搔她脚底板的赵敏。

电梯奇遇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代都市,每个人经常都会搭到电梯。
在电梯里,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
很多时候都分不清是哪里人。

那天和两女共剩电梯。
她们间中进来,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右女说某购物中心在大减价。
左女说自己很难买衣服,因为胸太大。
过后两人就讨论起如何护理胸部和买什么类型的尺码。
完全没有考虑到铁齿的血压。

前天更遇到一个奇葩,竟然在电梯里对着镜子剪鼻毛!
同梯的一名汉子看了,怒瞪着对方。
奇葩依然故我。
汉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从包包拿出一把小刀。
奇葩吓了一跳,停下动作。
只见那名汉子,和奇葩并列,对着梯内的镜子,剔起胡须!

确有其事,非铁齿虚构杜撰。

« Previous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