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不古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前两天,去吃鸡饭。
如今只要是在尖峰时刻,食物不太难吃的摊位,都有人潮,都需要排队。

快到铁齿的时候,见排在前方的一位虬髯大汉,一身工地装,抖一下好像还有石灰粉落下。
听到声若洪钟的大汉叫了一盘鸡饭,说饭多一点,黄瓜也多一点。
摊主按照吩咐,端出一盘鸡饭,向大汉要4块钱。
虬髯大汉睁大铜铃般的双眼,问为什么4块?招牌上明明不是写着3块钱的吗?
摊主说加饭5毛,加黄瓜5毛,总共4块没错。
大汉听了有气,说之前那个女的说少饭,又不见你扣回钱给她?
摊主翻白眼,问大汉要不要?不买没关系,表示他还要做生意,没时间跟他吵。
大汉不罢休,骂摊主是奸商,一条黄瓜才多少钱?给多几片就要加5毛,不会去抢!
摊主把那盘鸡饭拿回来,说算了不做大汉的生意,直接跳过他,问铁齿要什么。
铁齿小心翼翼地问,加饭加黄瓜的钱,能不能算我的?
摊主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大汉怒敲了一下摊位前的托架,厉声说是你的问题!
说完,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这件事,没有谁是谁非,无关对错。
世道艰难,谁都不容易。
只是那一天,铁齿也没有吃鸡饭。

车比命贵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每次发生车祸,尤其是车子互撞那种,就会看到两方的驾车人士从车子出来,顿时都把马路当自家的院子。
他们都忘了马路如虎口。
拿着手机,左右前后互拍一阵,然后就站在车子一旁或前后谈判。
完全无视两旁呼啸疾驶而过的车子。
他们不知道身处险境,眼中只有车子。
一心只关心着如何理赔,据理力争。

亲眼看过多宗原本只是小菜一碟的小碰撞,结果却演变成连环车祸。
一辆接一辆。
尤其是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处于转弯路道的盲点。
其实死神只在不远处。

触木。
下次果真在路上遇到车祸,千万别急着下车闲逛,掏手机拍摄。
这些都可以待在车里做。
车子钱财,都是身外物,还是先确认自身的安全为重。

留得青山在,别让车子理赔变得比您的生命珍贵。

四马路孔明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那天,到四马路拜拜,顺便吃薄饼。
一走进店里,看到一名貌似算命先生的中年汉子,在店里踱步。
没错,在人家店里位置不大的空间走来走去。
而人家还在做生意。

先生一身白色丝绸劲装,腰系一条八卦为带,外加一件披风,手持一把黑焦羽尾孔明扇。
颇有羽扇纶巾之势。

先生口中念念有词,似在为人算批解卦。
说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还说百行孝为先,万恶淫为首。
就算你有家财万贯,也不能为所欲为。
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

先生边说边摇扇,一副神人模样。
还以为他是带着耳机还是蓝牙,细看什么都没有。
是怀才不遇,无人问津?
还是世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先生是来打包薄饼的。
轮到的时候,先生接过食物,问薄饼是否有荤?谓自己茹素。
店员答说有放虾米。
先生一脸失望,后又礼貌地说没关系,我拿给家人吃。
先生祝福店员生活美满、天天快乐。
然后挥着孔明扇,扬长而去。

是的,他可能神智有点问题。
可是,却比很多人都更有礼貌。

好羡慕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早上时间,经过公园。
看到一对老夫老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老夫悠闲地把脚搁在老妻的大腿上,
让她帮他剪趾甲。
阳光从树叶洒落在两人的身上,斑斑点点。

上班时间,在路上。
看到两名中年男子,共骑着一辆电单车。
后座的男子,提着两根长长的鱼竿。
两人往北部去,脸上挂着微笑。

好羡慕
幸福快乐
有时候
就是如此简单。

一个小故事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这个历史事件,相信很多人都懂。

公元前440年前后,楚国聘请著名工匠鲁班制造攻城的云梯等器械,准备攻打宋国。
当时主张非攻的墨子,正在家乡讲学。
听到消息后的他,非常着急,马上就安排三百名精壮弟子,帮助宋国守城。
一面亲自出马,前往楚国劝阻楚王。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不清楚的是,这保护宋国的三百名精壮汉子,是哪一国人。

墨子用腰带模拟城墙,以木片为各种器械,同鲁班演习攻守战阵。
鲁班组织了多次进攻,结果多次被墨子击破。
楚王原本还想杀了墨子,以绝后患。
可是墨子却早有安排,说出已经交待弟子如何守城抵御,你们肯定讨不了好。
楚王最后打消了攻打宋国的主意。

相传墨子是鲁国人,但在宋国居住过一段很长时期。
墨子到底是哪一国人,至今尚无定夺,众说纷纭。
根据史书记载,墨子曾经到过楚国、鲁国、齐国、卫国、郑国等地。
墨子为了施展抱负才学,一生都在各国之间奔波。

我们亲爱的孔丘,也是如此。
初事鲁国,后来率众弟子周游列国谋事讲学,辗转于衞、曹、宋、郑、陈、蔡、叶、楚等地,虽然均未获重用。
春秋战国时代,像墨子这样的人不少。
当时的帝王诸侯,不知道有没有要求这些能人志士,必须“土生土长”?

让人感慨的是最后一笔。
救了宋国的墨翟,自楚返鲁,经过宋国的闾门。
当时天下大雨,墨子想进去避一避。
可是闾门的守城人,却将他拒于门外。
就是不让墨子进城避雨。

雨一直下。
我们千万,不能成为那名守城人。

土生土长

Uncategorized 13 Comments

暌违多年…不,应该说是绝无仅有,渴望已久的奥运金牌,终于到手了。
国旗终于在体育的最高殿堂升起,国歌奏响。
上至总统总理高官,下至贩夫走卒,无不激动万分,与有荣焉。
很多比小红点大的国家,至今尚未得过奥运金牌,有些人口甚至过亿。
所以,国人的激动,应该可以理解。

开心就好,庆祝有理。
只是,为什么非要加一句“土生土长”?

土生土长真的那么重要吗?
老父也不是土生土长。
铁婆的公公来自福建惠安。
我们周围有很多亲人好友,都不是土生土长。
但这完全无碍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丝毫不减他们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度。

是的,有些不是土生土长的名成利就就离开。
有没有想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没把他们当成自己人?
再说,为了自身更好的利益,那些土生土长的也选择移民,人数应该更多。

不要再强调土生土长了。
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包容,多一点认同。
别让人心寒。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今年国庆,老大人在异乡,独自一人。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国外过国庆。
这也是我们家,第一次,少一个人过。

记忆中,我家过国庆,没有挂过国旗。
如果那些自动出现的不算。
也没有借机出国。
只是留在家里,开着电视,看检阅典礼,等直升机飞过。

可是今年,
老大来电说他和一群本地学子,挤在一室,观赏国庆典礼,唱着国歌。
然后去操场跑了两圈,在异乡寒冷的冬天。
这是他在家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还在当兵的小子,
自动请缨,在国庆当天,回营做guard duty。
他说,同袍都笑他傻。

没问他为什么,
可是我很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

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某某人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不知道你有没听过以上类似的感叹?
发出这些感叹的人,有没有想过,他自己也可能,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变的也许是自己,不是别人。
变得落伍,跟不上时代。

其实会发出类似感叹的人,很多时候,
都是因为以前从这个人身上所得到的好处、优惠,
现在通通都没有了。
所以才心有不甘。

有时候,与其怨天尤人,觉得对方对你无情无义,
倒不如反省一下自己。

话又说回来,变有什么不好?
世间万物都在变,只是有些比较快,有些慢到让人无法察觉。
变才是永恒,也是常态。

一成不变才可怕。

底线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
底线不只是限于富人,或有权力操纵他人自由的人。
穷人也有。
不管身份多低下的人也有,尽管生活于水深火热。

越穷越低下越没有权力的人,底线似乎总是比较低,但绝对不可能没有。
所以历史上有农民揭竿起义,才有官逼民反,才有平民推翻政权。
所以生活上才有人轻则愤然辞职,重则杀人放火。

国与国之间亦都有各自的底线。
人民也有。
动物也有。
植物也有。
高山海洋也有
地球也有。
就算木头做的椅子都有。

遗憾的是,上面的人,作威作福的人,操纵着生死大权的那些人 总是要等到太迟的时候
才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里。

一生何求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不少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从不求人,一无所求。
但怎么可能?
人的一生,其实都在追求,一辈子都跟求脱不了关系。

婴孩一出世就懂得用哭求生,求奶,求抱。
然后就开始求学、求知。
学有所成之后,还是得求职。
过后就根据生理需要求爱、求偶,跟着潮流求婚。
如果身体生育机能有问题,还得通过各种途径求子。
在这条漫漫的人生之路,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成功,所以就要向人求助、求情、求借、求靠、求援,甚至求乞。
真的求救无门,有人还靠求签指引一条生路。

最忌求胜心切。
最愚则是刻舟求剑。
最不可取的是跪地求饶。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求,其实一点也不丢人。
就看你怎么求,以及如何求得有尊严。
问题是人的一生,不是有求必应。
求之不得,而依然安之若素,处之泰然,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 Previous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