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故事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这个历史事件,相信很多人都懂。

公元前440年前后,楚国聘请著名工匠鲁班制造攻城的云梯等器械,准备攻打宋国。
当时主张非攻的墨子,正在家乡讲学。
听到消息后的他,非常着急,马上就安排三百名精壮弟子,帮助宋国守城。
一面亲自出马,前往楚国劝阻楚王。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不清楚的是,这保护宋国的三百名精壮汉子,是哪一国人。

墨子用腰带模拟城墙,以木片为各种器械,同鲁班演习攻守战阵。
鲁班组织了多次进攻,结果多次被墨子击破。
楚王原本还想杀了墨子,以绝后患。
可是墨子却早有安排,说出已经交待弟子如何守城抵御,你们肯定讨不了好。
楚王最后打消了攻打宋国的主意。

相传墨子是鲁国人,但在宋国居住过一段很长时期。
墨子到底是哪一国人,至今尚无定夺,众说纷纭。
根据史书记载,墨子曾经到过楚国、鲁国、齐国、卫国、郑国等地。
墨子为了施展抱负才学,一生都在各国之间奔波。

我们亲爱的孔丘,也是如此。
初事鲁国,后来率众弟子周游列国谋事讲学,辗转于衞、曹、宋、郑、陈、蔡、叶、楚等地,虽然均未获重用。
春秋战国时代,像墨子这样的人不少。
当时的帝王诸侯,不知道有没有要求这些能人志士,必须“土生土长”?

让人感慨的是最后一笔。
救了宋国的墨翟,自楚返鲁,经过宋国的闾门。
当时天下大雨,墨子想进去避一避。
可是闾门的守城人,却将他拒于门外。
就是不让墨子进城避雨。

雨一直下。
我们千万,不能成为那名守城人。

土生土长

Uncategorized 12 Comments

暌违多年…不,应该说是绝无仅有,渴望已久的奥运金牌,终于到手了。
国旗终于在体育的最高殿堂升起,国歌奏响。
上至总统总理高官,下至贩夫走卒,无不激动万分,与有荣焉。
很多比小红点大的国家,至今尚未得过奥运金牌,有些人口甚至过亿。
所以,国人的激动,应该可以理解。

开心就好,庆祝有理。
只是,为什么非要加一句“土生土长”?

土生土长真的那么重要吗?
老父也不是土生土长。
铁婆的公公来自福建惠安。
我们周围有很多亲人好友,都不是土生土长。
但这完全无碍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丝毫不减他们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度。

是的,有些不是土生土长的名成利就就离开。
有没有想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没把他们当成自己人?
再说,为了自身更好的利益,那些土生土长的也选择移民,人数应该更多。

不要再强调土生土长了。
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包容,多一点认同。
别让人心寒。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今年国庆,老大人在异乡,独自一人。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国外过国庆。
这也是我们家,第一次,少一个人过。

记忆中,我家过国庆,没有挂过国旗。
如果那些自动出现的不算。
也没有借机出国。
只是留在家里,开着电视,看检阅典礼,等直升机飞过。

可是今年,
老大来电说他和一群本地学子,挤在一室,观赏国庆典礼,唱着国歌。
然后去操场跑了两圈,在异乡寒冷的冬天。
这是他在家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还在当兵的小子,
自动请缨,在国庆当天,回营做guard duty。
他说,同袍都笑他傻。

没问他为什么,
可是我很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

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某某人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不知道你有没听过以上类似的感叹?
发出这些感叹的人,有没有想过,他自己也可能,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变的也许是自己,不是别人。
变得落伍,跟不上时代。

其实会发出类似感叹的人,很多时候,
都是因为以前从这个人身上所得到的好处、优惠,
现在通通都没有了。
所以才心有不甘。

有时候,与其怨天尤人,觉得对方对你无情无义,
倒不如反省一下自己。

话又说回来,变有什么不好?
世间万物都在变,只是有些比较快,有些慢到让人无法察觉。
变才是永恒,也是常态。

一成不变才可怕。

底线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
底线不只是限于富人,或有权力操纵他人自由的人。
穷人也有。
不管身份多低下的人也有,尽管生活于水深火热。

越穷越低下越没有权力的人,底线似乎总是比较低,但绝对不可能没有。
所以历史上有农民揭竿起义,才有官逼民反,才有平民推翻政权。
所以生活上才有人轻则愤然辞职,重则杀人放火。

国与国之间亦都有各自的底线。
人民也有。
动物也有。
植物也有。
高山海洋也有
地球也有。
就算木头做的椅子都有。

遗憾的是,上面的人,作威作福的人,操纵着生死大权的那些人 总是要等到太迟的时候
才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里。

一生何求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不少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从不求人,一无所求。
但怎么可能?
人的一生,其实都在追求,一辈子都跟求脱不了关系。

婴孩一出世就懂得用哭求生,求奶,求抱。
然后就开始求学、求知。
学有所成之后,还是得求职。
过后就根据生理需要求爱、求偶,跟着潮流求婚。
如果身体生育机能有问题,还得通过各种途径求子。
在这条漫漫的人生之路,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成功,所以就要向人求助、求情、求借、求靠、求援,甚至求乞。
真的求救无门,有人还靠求签指引一条生路。

最忌求胜心切。
最愚则是刻舟求剑。
最不可取的是跪地求饶。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求,其实一点也不丢人。
就看你怎么求,以及如何求得有尊严。
问题是人的一生,不是有求必应。
求之不得,而依然安之若素,处之泰然,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误会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那天,在厨房切菜的时候,中指不小心被刀割伤。
由于动作太大,伤口蛮深,血马上流了一占板,还不停涌出。
走出厨房来到客厅,看到小子在刷手机,于是叫他拿块药贴来。
谁知道小子头也不抬,闲闲问道:“什么药贴?”
铁齿举起用染血纸巾包着的中指向他比了比,带着气说:“你没看到吗?”
小子这才抬起头来看了铁齿一眼,哦了一声,然后又继续低头刷手机。
看了不禁有气,令北为了煮给他吃,流了这么多血,叫他拿块药贴,竟然当没听到?
一时按奈不住,大步向前,夺过手机,狠狠地训了他一顿。
小子愣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低头进房找药贴。
晚上,铁婆才代为解释,说出小子当时是想“古哥”如何帮忙止血和消毒。
接下来洒狗血的事就不用细说了。

其实,与人之间,很多误会都是因为一些表象所造成,就算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也未必是事实。
所以在动怒之前,应该平心静气的给予对方机会解释。
而被误会的一方,也要找机会说明表清白。
千万别被“懂我的人我不用解释,不懂我的人就算解释也没用”这句话所误导。

另外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现在的人,似乎动不动什么事情都问“古哥”。
想想,这跟以前先辈们遇事问神又有什么分别?

孝道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那天,送老大出国。
办完登机手续后,感觉肚子有点饿,看还有时间,就和老大打算在机场随便找点东西吃。

来到电梯处,和一群人共乘电梯。
目测这群是两家人,一边是一家三口,另一边是三代同堂。
时三代同堂的阿公,抚摸着约莫10岁的孙子问:你想吃什么?
孙子乖巧地回答:阿公你喜欢吃什么?我想吃你喜欢吃的东西。
阿公听了非常欣慰,马上回答:阿公就喜欢吃你喜欢吃的食物。
孙子马上嚷道:不行!今天是父亲节,一定要吃你喜欢吃的食物!
时电梯已经抵达地面层,众人鱼贯走了出去。

和老大殿后,就听到一家三口的妈妈对少年孩子说:听到没有?看人家…这么小就懂得孝顺!
少年眉头紧皱,不耐烦地反驳道:吃你喜欢吃的东西就叫孝顺咩?那还不容易!
不好意思看人家当街教孩子,赶紧带着老大绕开走。

老大临走前,歉疚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忘了今天是父亲节…
拍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我也忘了。只要把自己照顾好,不让父母操心,就是尽孝了。

我想,这应该是多数为人父母的心声。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小时候,跟老父上大东茶楼,对前来倒茶加水的伙计,总会客气地送上一根烟。
当时非常不解老父为什么要这样做,点心都是一笼一笼的,也不能加料,更不会少算钱。
问他,老父只是淡淡地说,不过是一根烟而已,交个朋友嘛。

其实老父的烟瘾并不是很重,看他请人抽烟多过自己抽。
不知道时至今日,如果老父还在世,是否还会见人就递烟,问你有“烧昏无”?
因为现在这里的烟,跟车一样,真的是贵到离谱。

那天在大巴窑的小贩中心,看到一名收碗盘的中年工,正在清理客人走后留下满桌的杯盘狼藉。
尽管不远处就是碗盘回收处。
时见一生意红火的卖糜摊主,走向中年工,理所当然地伸手从中年工的上衣口袋,拿出一包烟,不问自取地抽出一根,然后又把烟放回中年工的口袋,拍拍他的肩膀,就走开去抽。
中年工停下手上的工作,面无表情地目送摊主离去,然后把上衣口袋的烟,转收进裤袋里,才继续收碗。

铁齿向来不鼓励人家抽烟,要不倒是很想买一包烟,放回中年工的口袋,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那晚铁齿是来光顾糜摊的,不过,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骗的教养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以前当小孩的时候,老辈的人,总是要我们把碗里的食物吃干净。
不然以后娶的老婆,一定是个麻子。
吃饭的时候,大人还没动筷,小孩就不能动。
好料不能先拿,要留在最后才吃。
还有尽量不要说话,脚不能抖。

室内,看到有大人在场,就要站住,不能坐。
如果坐住,就要起身让座。
还要叫人,恭敬地。
大人讲话的时候,小孩不能插嘴。

也不能用食指指神明。
一定要用拇指。
不然就会中邪,万劫不复。

不能坐在书本上。
坐了就会变笨,变成不会读书。

还有很多很多,一时只能想到这些。
有些看似迷信,食古不化,带点骗的意味。
但想深一层,自有其道理,饱含深意。

现在的小孩如果跟他们讲这些,不是嗤之以鼻,就是骂你神经。
有些搞不好还会给你中指。

« Previous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