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 黑天鹅? 伪天鹅!

    Date: 2017.01.16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后真相“是伪天鹅

    去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 媒体评论开始出现了“后真相” (Post-Truth)新词汇, 让我眼睛发亮:“是什么新发现呀?”

    后来在深圳卫视直播的”跨年开讲“ 中, 罗振宇用了5个小时精彩描述了“2017年5只黑天鹅”; 所谓的“黑天鹅”,指的就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奇” 。 而老罗所说的其中一只黑天鹅, 就是“后真相”, 这才让我尝试看清楚这只黑天鹅的真像。

    “后真相”的简单理解, 就是“真相”本身已经无所谓了, 人们着眼的只是自己的态度, 立场和感受。 讲得更白, 就是“我觉得是的就是是的, 那就是真相“。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 这种”不问黑白,只管立场“的倾向, 让主流精英忧心忡忡, 仿佛后真相的时代就是末日的倒数计时。

    我马上联想到多年前大学上明清史的第一堂课, 教授背了一大袋的历史书, 打开来书本统统散落在讲堂地上, 然后问我们,“都这些历史书, 你会先读那部分?” 有人说先看目次, 有的说作者简介, 有的说最后一章。 教授随后说,“应该先看出版社。” 所谓的历史, 我们常常以为就是陈述过去的“事实”, 然而真正的事实是“看是谁说的事实”。 每个出版社都有自身的立场态度和价值取向, 起出版的历史书当然就会“彰显”其历史立场。 比如一群人的武装攻击, 有的历史书陈述的是“农名起义”, 是群众反抗暴政的“正义之举”; 然而同样的事件却会有另外的版本, 说的则是完全相反的“流氓暴动”。

    事实原来并不是绝对的。 我们常常嘴巴说的“客观”, 实际上也都是从镜片看到的“主观认定”的事实。 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成长背景, 教育灌输和特定的经验而形成“看待事实的镜片”。

    “没有事实, 只有诠释“。你所认定的真相, 其实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也可能只是是你自以为是的真相罢了。

    “后真相“也然我想到”消费心理学“上的”购物动机“。 大量的调研和分析告诉我们, 一般人的购物倾向其实是”主观和冲动“的, 并不是“我需要这个产品”, 而是“我喜欢想买这个东西”; “商品的非物质性功能“往往超越了实质的”需要或不需要“。 人们的决定看似”理性“, 其实大多数的情况都是非理性和冲动的。

    所以, “后真相“说人以自己的立场价值为中心, 以自己的态度(或甚至是心情, 爽或者不爽)为依据来做决定, 这并不是新时代的新发现, 说穿了也只是再次认清人的本性罢了。

    依我看来, “后真相“其实是“真相前”, 是人们在看待真相和事实前的“必然条件”。 即使如此, 所谓的“后真相”也就是虚的, 只是专家“哗众取宠”的伪命题。

    “后真相“只是一只伪天鹅。

  • 吊点滴开始我的2017

    Date: 2017.01.07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sickinchina

    一次感冒四个医生

    难得的出国庆跨年, 却成了惊魂的梦魇。

    刚到入冬的大城市, 很享受10来度的寒冷天气, 接待的当地朋友善意提醒:“小心别感冒了。”

    话才刚说完没多久, 回到酒店就感到喉咙痒痒的。 吞了一颗班纳度倒头就睡, 不料半夜就被喉咙一阵刺痛惊醒,那个痛呀, 要怎么形容呢? 那一股要做呕的力道从胸部涌起,好像导弹似直通喉咙, 冲破咽喉道把一坨墨绿色的浓痰呛出来, 简直就是掏空了五脏六腑!脏污吐出后感觉好了些, 没过多久那股要命的冲劲又来了! 整个晚上就好像躲在防空洞, 防也防不了那狂轰乱炸。

    第二天友人带我去当地的医院附属门诊, 也许是元旦前夕吧, 诊所里没什么人, 医生告诉我是呼吸道发炎, 开了综合西药和中药就回酒店休息了。 可是到了接近半夜, 那要命的“呕痰导弹“又来了, 而且也开始发烧。 我的元旦倒数, 就在来回床铺和厕所之间惊悚度过了。

    2017年第一天, 我被带到当地最大的人民医院。 我的好朋友传简讯给我:你还是飞回来看医生吧! 可当时我已经咳到身心具疲了, 既然是大城市的大医院应该没有问题吧。

    于是在朋友的识途带领下, 我开始了大国医疗体制初体验。 首先是挂号先挂号费再给号码, 和我们不同的是那里没有区分国籍, 我的就按护照的英文名挂号, 然后到门诊等看医生。 被安排的是一位副主任, 有单独的房间。 房门外挂着“为确保病患隐私, 请在门诊室外排队等候“, 可是四五个病人统统都挤进去医生房间了。 也真佩服这位三头六臂的医生, 同时要应付一起问诊的病人。 轮到我的时候, 医生抬起头:”你是英国人?“ “医生, 我是新加坡人。” “噢,你的英文名好像是英国来的。新加坡呀, 那里很多像你这样的华人吗?“

    ”发炎很严重, 给你抗生素打针吧。“ 朋友说打针就是打点滴, 在那里是很普通的。 拿着医生开的药单, 先缴药费, 拿了药剂再到”注射室“排队, 满满的都是坐着吊点滴的病人, 有几个小孩子还是从头顶打注射针的, 看了实在不忍。

    半个钟后点滴打好了, 我上厕所一看镜子, 满脸红斑! 这下可吓坏了, 赶紧找护士, 护士一看, 马上量血压, 然后说,“你等等, 我去找医生。“ 还好注射室的隔邻就是急诊部门, 医生很快就赶到了, 看了一眼, 就把我带到急诊室了。

    “看来是药物敏感。给你打抗敏感针吧, 这次直接打屁股了!” “医生, 严重吗?” “再观察一下, 严重的话会哮喘, 也可能休克而死。“ 天啊! 听了血压直飙升。

    可是急诊和门诊的电脑没有联通, 医生无法为我开药方。 结果, 满脸红疹的我也唯有乖乖的再挂急诊号, 然后回来拿医生的药房, 再到打针室脱裤打针!

    观察了一个钟, 没有恶化的迹象, 终于可以“出院“了。 后来的几天, 我把酒店当医院, 吃药吃粥睡觉, 混沌的熬过几天。 3号回到新加坡, 痰消了可是咳嗽还很厉害, 结果又到家庭医生那里报道了。

    我就在折腾, 虚脱和惊吓中开始我的2017, 唯盼否极泰来, 后势看好!

     

  • 请再来看看我

    Date: 2017.01.0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我的一小时他的一生

    不久前跟随我们中心的乐龄看顾助理进行独居老人家访。 这是一项社区实验, 为区内的又弱势长者提供一条龙的健康和心理辅助, 也是迈向建设“在地养老”的“安老村”模式。 除了让老人家们“一起做饭”的社区厨房之外, 也建立了一支“看顾助理”团队, 特别针对需要跟进服务的独居老人, 以妥善的社区照料来降低他们”进医院“的次数。

    这次我是和从缅甸来的助理同事去探访住在租赁单位的 Uncle Tan。 赤着上身的他边咳嗽边开门, 显然身体不是很好。 我一进门就看到正墙的两边分别挂了两幅女人的照片, 还有一个偌大的十字架, 墙角摆放了圣母像和很多小蜡烛。

    原来Uncle Tan 刚出院, 他拿了一大袋的药交给同事, 对我说,“Without him, I already dead!” (如果没有他, 我早死了)。 根据负责的社工告诉我, 当医院转介Uncle Tan 时, 他是属于”高风险“的有自杀倾向的个案。 当初他也不肯开门, 总是垂头丧气的呆坐在椅子上, 屋子一边凌乱, 弥漫着浓烈的腐朽味。 可现在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健谈和善又很会”自娱娱人“。 按他自己的说法是自己”重生“了。

    同事忙着帮他把十几种药按 每天三次的药量分门别类, 我则坐在一旁和“重生“的 Uncle Tan 聊天。 我指着墙上的照片说, “她很美哦!” 他咧嘴笑笑,“她是我母亲, 左边这张是她年轻时的照片, 右边是她丧礼时我帮她挑的一张。”

    Uncle Tan 的父亲经商, 家境算是小康。 可他十来岁时父亲生意失败”跑路“了, 留下他们姐弟五人靠妈妈一手带大。 也许是遭受家变的打击吧, 少年的他变得很叛逆, 当过兵, 也曾加入私会党, 后来跑船去了。

    30年后回来自己成了一事无成的中年人, 妈妈也中风瘫痪了。  他后来就扛起照顾母亲的责任。 一晃又是20年, 直到母亲再度中风去世, 他自己也成了城市弱势的独居老人, 靠姐姐们的一些资助和政府的救济金过活。

    我问他为什么会离开海洋回到故乡, 又为什么会甘心照顾病瘫的母亲? 不知道是他的气喘, 还是他闪烁其词, 我始终听不清楚他的回答。 也许是他走投无路, 也许是他的良心亲情的召唤吧。

    Uncle Tan 累了, 气喘嘘嘘的告诉我,“其实医生没说我也知道, 我快不行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了。我现在还能走路, 最快乐的就是去小贩中心买菜饭吃!“

    这一小时里, 我静静的听着他的故事, 伴随他走一段忆当年的酸甜苦辣。 社会工作者, 像是个人的历史家, 也像是人生回忆录的记录者。

    临别时, Uncle Tan 隔着铁门跟我说,”Please come and see me again.”  (请再来看看我)

  • 反正我还是认定: 顾客就是上帝。 哈哈哈!

    Date: 2016.12.27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edf

    踢到铁板的上帝

    被服务行业奉为金科玉律的“顾客就是上帝”, 既然把顾客端上神台, 那就表示顾客是“无上的地位”, 那也就延伸出“上帝无误”, 噢, 是”顾客无误“论 了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 但依我看“顾客”和“上帝”还是有分别的; “上帝“让信徒表里如一的敬爱, 而”顾客“应该是让服务员工‘表面尊崇,内里恨恶‘吧。

    我一向以来都认为顾客的挑剔和高要求正是服务品质提升的推动力, 而且以我多年多方的“投诉“经验总结出一个心得: “顾客上帝“应该是煞星般的”恶神“, 而不能是耶稣般的”爱神“。 无他, 因为”上帝动怒, 客服”似乎是屡试不爽的门道。

    然而, 顾客上帝也有踢到铁板的时候。

    话说最近换手机, 第一次尝试中国品牌,心中还难免有些疙瘩, 就不知道品质如何。 而换手机还是挺麻烦的一件事, 虽然现在有云端贮藏, 转换电话联系轻而易举, 但对我这个IT白痴来说, 要运用新手机程式设定公司电邮和日程表还是得靠IT同事才搞定。

    折腾了一番终于可以顺利用新手机了, 哪里知道意外就出在意想不到之处。 回到家却发现无法连接 Wi-Fi ,可是膝上电脑明明可以使用, 说明家里的WiFi 没问题, 而手机在办公室也能上线, 那表示手机也应该没问题。

    于是打电话给电讯公司的客服热线, 被转介到技术部, 问了一大堆问题, 我也乖乖根据指示做了好几样测试, 最后“专家”的结论:“目前也不清楚是什么问题, 我们会更新和提升程序, 几个小时后你再试试吧。” 心里觉得不妙但也只好按着性子 晚上放工回家在试, 果不其然还是“尝试失败”。

    隔天礼拜六一早, 电讯客服还真的回拨查问, 得知情况后客服小姐说那只好安排技术人员上门检修了。 “最快下星期二。“ 我没好气的说,“已经两天没能使用Wifi了, 还要等三天?” 客服回说,“很抱歉, 那我们减免这几天的费用好了。” 我一听更火大, “你以为我打来热线是为了要拿折扣吗?! 我只是要求能Wifi上网!“

    然后我噼里啪啦的开始“教训“客服, 都说顾客凶就是门道, 最后客服终于安排技术人员当天就来查询。 IT小弟问了状况, 看了一下我的手机, 然后叫我用电脑上Wifi。 他在我的电脑打了几个按键, 笑笑对我说, “Sir, this is the correct password!” (先生, 这才是正确的密码).

    居然是“错误密码”!

    家里的帮佣看了悄悄跟我说, 原来我们在一年前就把密码改了, 因为很久没用, 所以我也忘了。

    天下大乱了一大圈, 还把客服“修理“一顿, 到头来居然是自己用错密码了。 心里有点愧疚, 不应该跟客服这么凶, 但想想客服也不够专业, 无法在电话帮我理清问题呀。

    总之, 踢到铁板的上帝还是对的。

     

     

  • 老妈下楼三部曲

    Date: 2016.12.2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mumtired

    老妈下楼三部曲:

    问老妈要不要下楼, 难得她老人家居然爽快点头。

    (一) 在电梯里

    老妈问:”你要去哪里?“

    ”下楼买东西。“

    ”哦, 那我去哪里?“

    ”你呀, 陪我下楼买东西咯。“

    老妈笑笑,”好,好。“

    (二)在组屋底层

    老妈问,”你要去哪里?“

    ”妈,我们去买东西。“

    ”去哪里买?“

    ”对面座咯, 走一下子就到了。“

    老妈喃喃自语,”还要走呀?。。。“

    (三)有盖走道

    正要牵老妈过小马路, 老妈说,”我们回家吧。“

    出门还不到5分钟叻。

    ”妈,过马路就是了, 很快的。“

    ”我的脚很酸了。“

    还好, 走道设有座椅, 可以让老人家停下来。 这些随处可见的座椅, 是城市驿站, 也是长者的福音。 🙂

     

    和老妈下楼买东西, 前后不到15分钟, 有出门走走就好。

     

  • 12月,我们成了动物园

    Date: 2016.12.18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Christ-Mas . X-Mas . “Chari-Mas “

    圣诞节是个奇怪的节日。 本来是基督教的宗教节日, 专为庆祝耶稣诞辰而设的节日, 但随着西方资本市场的推波助澜, 从 Christ-mas 转化为X-mas , 演变成通俗的“城市庆典”。每每听到教堂牧师神父的感叹:”圣诞不是火鸡礼物大吃会; 近来有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开始 “Say No to Christmas” (抵制圣诞节), 原因是他们认为圣诞节起源于“外教”的“太阳神诞辰”, 根本和耶稣沾不上边。

    近年来本地的圣诞节也在“狂欢”之余注入了“慈善”的元素, 12份也成为了国人的“爱心季节”, 更是慈善团体的“超旺季”, 可说是 “Chari-mas” (慈善节)。 在金融界工作的好友那天发短信问我:“我和同事想在圣诞前后为Good Life Makan 的独居老人办一场大吃会, 好吗?“ 我马上回复:”太迟了, 这个月我们 over-booked (超额)了!“

    很多慈善机构(尤其是老人疗养和社区看顾机构)在圣诞期间更是忙于应付从企业学校和个人的“爱心要求“, 接二连三的”圣诞趴“。 做慈善的”感动开心“, 老人家们则一个”累”字。

    圣诞节的“慈善祭”固然表现出国人的“慈悲爱心“, 不是坏事。 可是为什么要一窝蜂的都挤在圣诞月份呢? 我的社工同行曾经戏谑的说,”12月份, 我们变成让人参观的动物园。“ 这句话有点耸动夸张, 但也不无道理。 想想在匆匆的那一两个小时唱歌表演互动游戏, 然后准备美食给老人家, 然后大伙带着“温馨和感动”走人了。 然后另一批又来了, 又是唱歌游戏美食。。。 有时分不清到底为的是老人家, 还是为了满足“爱心旅客”的“救主心态”。

    我在电台听到DJ访问一位参与圣诞慈善捐助的男士, DJ问他:“参与这项分派圣诞礼物活动, 你最大的感动是什么?” 那位受访者述说他的经历,“我把一个圣诞礼篮送到一房式的组屋, 敲门很久后一个老婆婆慢慢的开门。 我马上闻到一股臭味, 我看进去老婆婆的屋子, 乱七八糟的很脏乱, 真的很可怜。 老婆婆拿了我的礼篮还跟我说谢谢。我很感动。”

    DJ接着问,”老人家可能是囤积了很多旧货在家里。 那你之后有没有跟进, 有没有打算继续跟进帮助这位可怜的老婆婆。“  受访者停顿了一会,”我只是负责派圣诞礼物, 应该会有其他人去帮她吧。 “

    有时, 所谓的“行善”到头来就只是人们追求“一次性”的自我满足的心理抚慰: 一时的同情, 刹那的感动, ”还好我比较幸运“的“惜福感”。

    原来, “助人为快乐之本“也可以是一种变相的伪慈善虚荣心。

  • 老妈脸上生蛇!

    Date: 2016.12.13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shingles

    老妈“生蛇”

    一大早看到老妈右眼眉间涂了白白一片, 她说有点痒所以涂了“雪花膏” 。 是有点红肿, 于是我替他抹了点杀菌剂。 没过一会, 我发现患处又是白白一片, 老妈忘了已经涂药, 又再抹上她自己的特效“雪花膏”了。

    第二天红肿加剧, 我带她去区内的诊所, 医生说:“看起来有点像是‘生蛇‘, 但还没有起泡, 所以不能完全肯定。” 医生开了一天五次的药, 还有外敷的药膏, 再递上有关“生蛇”的传单。 看到传单上“惊悚”的病患照片, 医生还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应该会恶化, 而且会很痛。”

    俗称的“生蛇”, 医学名称是“带状疱疹”, 是病毒性的疾病。 老人家抵抗力弱, 较容易得病。 我还记得不久前快乐中心的一位长者就告诉我, 他被“蛇”足足折磨了几个月, “痛到真的想跳楼算了。“ 而老妈的”蛇“还长在眼镜周围, 我们就更加担心了。

    果然隔天患处就开始红肿, 疱疹也清楚可见了。 老妈也开始申诉又痛又痒。 因为我们一直提醒她不可以用手去抓痒 , 她老人家呆坐在床上, 双手不断搓揉大腿, 表情痛苦。 实在于心不忍, 我“临机一动“, 拿纱布浸在冰水中, 然后冰敷在她的眼睛上方, 暂缓她的痛苦。

    网友纷纷“献策“, 有的说要去打”特效针“, 有的说要去”驱邪“, 有的还有家传土方, 姐姐说她朋友认识会”抓蛇“的老医师。 我们还是觉得先吃药看看情况再说。 可是吃药也除了大问题。 因为一天服用五次, 所以服药的责任就落在帮佣身上了。 下午我们就接到帮佣电话, 老妈发脾气不肯吃药, 帮佣也无可奈何。 后来我在电话好说歹说, 才哄了她肯吃药。

    隔天带老妈去复诊, 诊所医生要确保眼睛没有受影响,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问老妈:“你看到几根手指?“ 老妈看了很久才回答:”两个。“ 医生说,”妳再看清楚一点。“ 老妈笑笑说:”我看到你有两个眼睛!“ 又好笑又好气的医生无奈地说,”我建议你们带她到医院做眼镜专科检查吧。“

    于是, 我们又带老妈到医院挂急诊, 菲律宾籍的眼科医生很细心的替老妈做了瞳孔放大检验, 证实眼睛没有大碍。 医生说接下来两三天是关键, 只要没有蔓延就不至于太严重。 被折腾一整天都在看医生的老妈, 居然还会跟医生说,“妳很美叻!“

    感恩的是, 隔天并没有发现有新的疱疹, 再过一天红肿也消除了。

    这次的“生蛇“, 只是”虚惊“, 并没有预期和想象中的严重。 想想也是多亏了老妈的”雪花膏“, 让我们能及早就发现蛇的踪迹。

  • “蝴蝶” 变 “蜗牛”

    Date: 2016.12.0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introvert

    内向的我

    这个标题让认识我的人傻眼,“你内向? 开什么玩笑!

    也难怪, 我的外在形象是“话多,坐不定”的“交际派”(Sociable);“我的MBTI 性格类型分析也毫无疑问的是“高分贝”的 “E” (Extroversion 外倾型)。  譬如说在研讨会的茶点时间, 我肯定会边喝咖啡边找人聊天, 无论是旧雨新知, 绝对不会是独自站在一个角落的那款。

    然而我发现我变了。

    几个个月前出席在南宁举办的“中国-东盟社会工作峰会”, 也发表演讲。 茶点时间我拿了咖啡就站在原处, 以往我定然会主动的和周边的人聊天, 尤其是与会的有来自不同国家的社工代表, 更是绝佳的“networking” (建立关系网)的时机。 可是我却有如塑像般的呆立着, 然后移到角落的沙发上“独坐”。

    我也很惊讶自己的改变, 但想想其实这种“由外向内”的转变早有迹可循。 记得几年前当确定老妈得了失智症, 我和二姐就开始我们的“看顾者”生涯。 好友就好意的告诫我:”你把全副心思放在照顾妈妈当然好, 但别忘了你自己也需要社交生活, 要不然你会得忧郁症叻。“

    而我的生活也的确起了变化, 工作之余就尽量回家, 很少出外晚餐聚会了, 有的话也就剩那一小撮的“好友圈“偶尔还会聚聚。 看戏消遣就更少了, 印象中看电影比较多还是出国的时候。 而出国也会和二姐协调, 确保有一个人会留在家照顾妈妈。

    以前”社交“也是我疏压的方式, 好友说我是 “talk to think” (在讲话中思考)类型, 需要靠说话来宣泄和整理自己的思绪。 然而这些年也改变了, 我减压的方式有三种: 第一是健走, 喜欢随时随机随地的“乱走”, 而且是独走。 再来是逛商场, 漫无目的, 一个人走走看看。我发现这两种方式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能让我“放空”, 什么也不用想, 就做些无谓的无聊事。

    生活是慢下来了, 静下来了。 我笑说我是从“蝴蝶”蜕变成“蜗牛”。 不晓得到底是“蜕变”还是“退化”, 但我现在十足过着“宅大叔”的精神独居生活。

    我认识一位前辈, 多年前还很活跃, 是我们公认的热情派领袖。 然而年迈后他身体越来越差, 后来也得坐轮椅了。 他很难适应这种“退下来”的孤寂和落寞, 性格变成分裂式的“暴躁”和“忧郁”, 看了令人心酸和无奈。 另一位我尊敬的长辈, 原本就内向的他年老时也得了癌症, 独居的他撑过来了, 跟他交谈会感觉他的淡定和自在。 他跟我说,“给我一本书, 那就是我的天堂。”

    也许我因而受启发: 人老了, 始终要学习一个人的自在自处,这也许驱动着我, 越来越外自己的内在“修行”。

    不能说我超喜欢, 但面对内向的我, 我感到自在。

  • 和老妈的”穿越时空”对话

    Date: 2016.11.29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mother

     

    “妈, 你很久没有和四姨见面了。。。”

    “是咯, 她搬到这么远, 很难见面。”

    “你知道她搬家了呀。 那她搬去哪里?”

    “嗯。。 那里咯, 有很多很多 ‘Ah-Dap-Chu’ (亚答厝)!”

    “蛤? Ah-Dap-Chu?! 现在哪里还有 Ah-Dap-Chu ?!“

    ”有, 她那里统统都是 Ah-Dap-Chu.”

    ” 她不是住在政府屋吗? 你有去四姨的家吗? ”

    “没有啦, 她告诉我的, 她那里都是 Ah-Dap-Chu。”

    “那妳知道她那里是哪里, 什么路名吗?”

    “噢。。。”

    老妈想了想:“忘了。。。”

    “妈,那妳记得我们以前也是住在 Ah-Dap-Chu 吗?”

    老妈笑了:

    “知道, 我们住在。。。 Jalan Tau Kong! ”

    哇!

    这个几十年前的”惹兰大公“, 她好不迟疑, 毫不含糊的记得!  🙂

  • “靓女”惹祸

    Date: 2016.10.30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hk-waitress

    都是“靓女”惹的祸

    这趟去香港, 正逢8号台风“海马”袭港。 回想1996年我在港工作, 第一次遇到8号风球, 还记得当时很新奇很“兴奋”, 敢敢跑到街上去“迎接”强风。 没想到20年后又和它不期而遇, 因此我带着“重逢”的心态再一次冲上旺角小街, 撑不了多久就赶紧躲进茶餐厅避难。

    8号风球几乎所有的商店都拉上门休息了, 唯有食肆咖啡馆还开门做生意, 鲜明的体现了“民以食为天”的特色。 想想坐在餐馆内, 边喝热饮边看着外头暴风雨的肆虐, 也是一种浪漫的反差。

    话说在茶餐厅点餐后, 朋友想要一杯温水, 于是举手召唤服务员:“靓女!”。 没想到这句再简单不过的称呼却引起隔壁座一对香港中年夫妻的注意, 朋友向我使了眼色, 我开始留意他们的对话:

    太太跟先生说:“什么靓女呀! 肯定是大陆下来的。“

    先生懒懒的回答:“妳管他是大陆人,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瞎了啊! 他一句‘靓女‘, 人家就马上送上热水叻!“

    ”哎呀! 我看他们应该是老乡, 自己人!“

    太太指着先生:“就是咯! 收钱的是大陆的, 给钱的也是大陆的。 像你这样没有用的香港人就是有靠边站了!“

    先生看来是生气了:“妳女人这么多事干嘛,买单走了!“

    他们走后, 朋友耸耸肩跟我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叫‘靓女‘呀?“ 其实朋友也是新加坡人, 只因一句”靓女“就被贴标签, 有点无奈和莫名其妙。

    我不能确定是否纯粹因为“靓女“的称呼而引起的”误会“; 如果朋友用的是”服务员“, 那肯定是中国普遍对餐厅招待员的称谓。 但”靓女“(”靓仔“)其实也是广州深圳和香港通用的称呼, 实在是没什么稀奇的。

    我笑笑对朋友说:“也许是你的腔调, 还是你的长相吧!“

    我不期然的想起当前在香港闹得沸沸扬扬的“议员宣誓”事件, 还有背后蕴含令人不安的“港独”意识的抬头。 而那对茶餐厅夫妇的对话, 也折射出当今当地的矛盾情意结。 一方面把“大陆来的”当成是“外来的“而予以排斥,这是”自满“的体现。 但同时又有”他们来了, 我们被比下去了靠边站“的被威胁不安和躁动, 这是“自卑”的反射。

    茶餐厅外是8号台风, 茶餐厅内的“烦躁和排斥感“是不是也酝酿着另一种欲来的暴风雨呢?

    祈愿不是。

中年保鲜

中年打屁

中年往事

中年枢纽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