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墓志铭

    Date: 2017.10.06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我的墓志铭

    墓志铭, 在本地似乎不流行。 这里置放骨灰瓮一般都有石碑, 上面刻印的除了逝者照片, 就是生卒日期和祖籍, 常见的还有宗教经文;但是就是没有墓志铭。

    墓志铭主要是概括逝者一生的简介, 也包括了对他/她的评价, 可以是别人代写, 或者自己在生前就写好。 我觉得自己写的墓志铭还挺有意思的, 所谓“盖棺论定”, 你自己怎么总结自己的一生, 又如何为自己短暂的在世寄居打分呢?

    我的墓志铭只有一个字: ““。

    当然人的一生是多元面向的, 但我想了想, 我这一生的修行, 还真的能用“逃“来概括。

    印象中我第一次逃得经验发生在幼稚园,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害怕上学。记得那时是爸爸骑摩托车载我去乡村外的幼稚园, 可是我就是大闹天宫, 上演一哭二吐三泻肚, 最后爸爸把我打了一顿, 然后我就成了“逃学威龙“, 至今没有幼稚园戴方帽的毕业照。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 爸爸逼我运动, 还逼我吃清蒸的肥猪油, 我当然不肯, 结果又是大骂又是鞭打, 于是我开始逃离爸爸。 13岁爸爸去世, 我数数他生前我跟他说过的话没好像不到10句。

    后来到了青年叛逆期, 我也逃离妈妈。 我离家出走整十年, 也没什么和妈妈联系, 连她住院我都没有去看她, 这样的“亲情逃亡“让我遗憾终生, 所以现在用加倍的爱来弥补当年对妈妈的愧疚。

    中学时期我本来参加童子军, 但遇到学长霸凌, 我逃到口琴团。笨笨的把木制的中音口琴去泡水清洗, 结果烂掉了。 我赶快从口琴团逃到铜乐队。 其实我根本就是音痴乐盲, 至今还是五音不全, 啥乐器也不懂。

    上大学读书也在“逃“, 那是我根本没有心思念书, 逃到教堂当青年领袖, 也逃学去搞什么国际大专辩论会。 结果, 大学成绩差强人意也算是奇迹了。 记得中文系的教授就当面训了我,“你这样的求学态度实在要不得!”

    然后进了社工职场, 我每一两年就跳槽了, 有一次还“逃亡海外”, 任性的在香港待了一年, 就为了“见证回归的历史时刻”。 后来我辗转进入天主教社工, 我的修士导师就跟我说,“你老是坐不定, 应该学学把你的心定下来了。” 他的这句话果然让我定下来十多年, 但是这十来年我不断的开设新中心, 至今已有十多间, 美其名是“拓展事工”, 但骨子里我还是一直在往外逃。

    感情上也一样, 几段青涩的“那些年纯纯的爱”, 结局都是戛然而止。 我的知己好友都笑说, “你如果结婚, 结果200%肯定离婚收场, 还是别害人了吧!”  感情是需要依托责任的, 于是我就成了“爱情逃兵”。

    从心理辅导的层面来看, 我的童年成长应该是充满“荆棘伤害”吧, 所以导致我一直在逃, 也许我不是逃离学校, 家庭,工作, 爱情。 我是在逃离自我。

    所以, 我的人生下半场就开启了“不再逃亡, 学习面对放下”的修行旅程。

    那你呢? 如果你要给自己立墓志铭, 你又会如何描绘自己的一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