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师如父 : 悼念 Brother Emmanuel

    Date: 2017.09.11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我生命的大山
    “Brother, can I pray for you ?”  (修士, 我能为你祈祷吗?“
    握着他的手祷告, 我张开手紧紧抱住躺卧在病床的他:“Brother, thank you for all you have done for me, I love you.”
    那是一个月前到医院探望Brother Emmanuel (伊曼纽尔修士), 也是我和他最后的告别, 之后再去看他, 他老人家已经无法说话了。
    我们昵称他 Bro E, 他1954年从加拿大前来新加坡宣教,  1965年建国时他也毅然入籍新加坡。 此后他担任教师, 校长, 还有儿童城主管,和天主教福利协会的主席。 原来我们的“建国一代”中, 也有像Bro E 这样的“外来人才”, 他一待就是一辈子, 春风化雨, 鞠躬尽瘁。
    我和Bro E 结缘是在1998年, 我在儿童城开始新的青少年网络辅导项目, 申请天主教福利协会的资助, 也就被Bro E 召见。 那一次的见面, 开启了我们20年犹如父子关系的深厚情谊。
    一年前Bro E 生病期间, 我和几个好友去探访他, 我照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Bro E 指着我说, “You are too noisy !” (你太吵了!) 然后他笑笑补充, “But I still love you !” 然后我们就笑成一团。
    Bro E 是我创办马林百列家庭服务中心的创始元老, 没有他和天主教福利协会的支持, 就没有今天的团队规模。 他自然是我的伯乐, 但他在我生命中的分量, 远远超过工作职场上的关系。 他有如父亲般的完全接纳和包容我的任性和莽撞, 每次和他交谈, 他总是能让我安静下来, 进入他宽厚和祥和的属灵世界。
    他担任我的主席期间, 有一次某位“有力人士”打电话跟他检举, 说我在电视台“赚外快”, 德高望重的他反而严厉斥责对方无理的投诉, 他后来告诉我,“ 我不允许外人无端端的来诬蔑我的同工。“ 这就是为什么他赢得下属对他无比崇敬的原因, 出事时他永远站在员工的前面, 替我们”挡子弹扫地雷“。 我和当年共事的同侪感叹, ”像Bro E 这样保护同事的老板, 已经是濒临绝种了!“
    几年前我面对人生的黑暗期, 有一次在开董事会时, 我竟失控大发脾气, 导致董事会议中断。 隔天我就接到 Bro E 的电话, 那时他已经从董事会退下, 可是当我一听到他的声音时, 我顿时嚎啕大哭。 Bro E 并没有斥责我在董事会的无理, 反而用了很多圣经来开导我, 其实我也没听进去, 只知道他不断的安慰我, “Don’t give up, you will be fine。“ (不要放弃, 你会好起来的。)
    早年时Bro E 就希望我能转会正式加入天主教会, 他说他一直等着当我的“教父“ (God Father ), 可是我却一直没有行动。 Bro E 知道我的性格, 后来他也没多说了, 就在最后一次在医院的对话中, 他握着我的手跟我说,” 我一直把你当成是天主教徒了。“ 我含着泪回答, “Bro E, 有一天我们会在天堂再相聚。”
    那晚守灵后, 我载送一位也是和Bro E 共事的 修女回她负责的疗养院, 途中修女跟我说,“Bro E is someone that will lay his life for us.”  (他会为我们而舍命)
    Brother E, 如师, 如父, 是我生命的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