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悼念姑姑

    Date: 2017.08.05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我的“半个母亲“

    在途中接到短信: “姑姑走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 但噩耗传来还是有股锥心的痛。 等到我赶去姑姑的家, 只见她老人家安详的躺在床上, 身上覆盖着橙黄色的佛教“往生被”。 表姐见到我, 强忍泪水说,“不要在姑姑面前哭, 让她安心的走。”

    姑姑是父亲的妹妹, 父亲早年去世, 姑姑和表姐对我们一家照顾有加。 我在读初级学院时就搬去姑姑家寄居,直到大学毕业工作后, 才搬回去和妈妈同住。每每出门时, 姑姑总会叮咛我:“记得带好东西。“ 但我”脑经大条“, 不是忘了带皮包就是丢了眼镜, 姑姑总会笑我是:”大头虾“ 。姑姑知道我喜欢吃蛋炒虾, 结果几乎每一天的餐桌上都有一份蛋炒虾。 我有时在三更半夜时起身, 听到客厅的电视吱吱作响, 那个时代电视只播到午夜,而姑姑则坐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我悄悄把电视关了, 也不敢惊醒酣睡中的姑姑。

    这些是我姑姑在我记忆中的小小片段,  姑姑对我而言, 就有如半个母亲。

    姑姑成长在战后年代, 那时百废待兴, 大多数都是在甘榜过着一穷二白的生活。 姑姑一个人独立抚养两个女儿, 没受教育的她就只懂得靠劳力赚取微薄的收入来供孩子去上学。姑姑就到乡村旁边的“红毛屋”, 沿家挨户替那些有钱人家洗衣服; 洗破了自己的双手, 养大了懂事孝顺的乖女儿。

    一个女儿当了银行经理, 另一个则成了医生教授, 家庭环境也逐渐提升, 从甘榜搬到政府组屋, 再搬到私人排屋, 后来姑姑年事渐高, 不适合住在有楼层的房子, 所以最后搬倒了公寓。

    很多人都说姑姑是“倒吃甘蔗,苦尽甘来”。 而姑姑的一生, 也就是“建国一代”的典型范本: 自己本身没有受教育, 生活环境也不好, 但却有强烈“脱贫”的渴望, 更有“为下一代无私奉献”的“平凡理想”。 因此他们自己克勤克俭, 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

    而姑姑患病的这7个月, 多亏有医生女儿们, 还有我的两个姐姐, 再加上女佣总共5个人的全天候细心照料, 她老人家得以完成“居家寿终”的心愿。 还记得今年的除夕团年饭, 因为姑姑已经无法正常进食, 我们就在她家里办了“米粥团圆饭”, 这也成了我们和她最后一次的家宴。

    大表姐跟我说: “和妈妈相依为命了60多年, 这份感情实在难以割舍。 但我也意识到,这时候‘放手‘(let-go) 也是一种爱她的表现。“

    姐姐们常常说姑姑对我最偏心最疼爱, 我在“受宠“之余, 也心存感恩。

    谨以这篇短文谢谢我的“半个母亲“,愿她安息走好,  也缅怀属于她那”建国一代“的平凡却又伟大的妈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