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WO 改名为哪桩?

    Date: 2017.07.23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VWO,  好名字!

    “什么?!又要闹改名?!“  这是同业社工前辈的普遍反应。 近几年每到NCSS (国家福利理事会, 下称福理会)的年会, 改名的议题总会再次被提起, 我们这些差点“被改名”者其实都觉得“不知所谓”。

    本地的慈善福利团体一般被称为“志愿福利机构” (Voluntary Welfare Organisation ,VWO) , 也有称为“非政府组织” (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NGO) 或 “非牟利机构” (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 NPO) 。 自从我“出道”以来, 尝试“正名“的呼吁始终没有间断; 从”社区服务机构“ (Social Service Organisation, SSO), 到”社会企业“ (Social Enterprise), 甚至也有更酷更潮的 “Social Service Tribes “ (社会服务”群落“) 都有。

    那为什么“正名“了几十年, VWO 的原名依然不动如山呢? 以我的愚见, 约定俗成的名称自有其历史渊源和底气, 能经得起”篡改风波“的自然有其自强不息的生命力。

    那些要“干掉“ VWO 的主要原因有两点: “Voluntary” (志愿)给人一种”义务义工“的感觉, 不符合社会服务”专业化“的形象。 而”welfare” 则是“政治不正确”的代罪羊, 新加坡一向来都致力于撇清“我们不是福利国“, 因而”福利“就沾上了负面的标签。 “志愿福利机构”即负面又不专业, 因此改名的倡议就一直存在了。

    这使我想起“社会工作者” Social Worker , 似乎也是拥有相似的“原罪” : 给人一种不专业,只是慈善义务工作性质。 因此也有倡议为“社工”正名: Social Engineer (社会工程师), Social Doctor (社会医生) 等等。 但至今Social Worker 的称谓还是“屹立不倒”。 倒是随着这些年的公众教育, 大家对社工的理解程度提高了, 也都知道社工不是义工而是专业。

    这就给了我们启示: 有时需要改的不是名字本身, 而是附加在名字的误解和偏见。

    “VWO 改名”其实也一样: “志愿” 指的不是“义工和非专业”, 而是说该机构是民间自发成立的 (voluntarily set up) , 这和官方政府设立形成区隔。 而“福利” 的原意是指着被服务群体(一般是弱势群体)的福祉和权利。 “福利”确定了慈善社区组织的对象和宗旨, 其实是开宗明义的正确名目。

    由此可见, VWO 志愿福利团体(机构)名副其实, 没什么好正名的, 必须改的和修正的是某些对VWO的理解偏差。 因此, 公众教育要比改名运动来得实际。

    顺带一提, “Social Enterprise” 指的是以社会为宗旨的企业, 是把“商业盈利模式”当成社会服务的手段, 有别于一般VWO筹款的模式。 社会企业 是整体社会服务生态 (social service ecology )的一环, 但并不是主流, 更不能用Social Enterprise 来取代社会服务的慈善本质。

    近年来NCSS 福理会尝试把 “企业模式和文化“带进志愿福利机构, ”企业化“自然有其值得学习和仿效之处, 但必须小心的是不要把”企业“当成是优于慈善组织的模式。 全盘企业化是本末倒置的错误, 只会造成”慈善丢了爱心“, 成了没有灵魂的企业空壳。

    我以Social Worker 为荣, 以身在VWO 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