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 Panic Attack 共生

    Date: 2017.06.06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与恐慌症共舞

     周末公司出了状况, 等到礼拜一还没能解决。 最后我联络董事才顺利“摆平”。 同事后来“议论纷纷”:“老板居然没有骂我们, 是奇迹哦!”  同事会这样想我也不奇怪, 毕竟我一路来给大伙的印象就是“没有耐心, 很会骂人“。  这次的”转性“, 其实也是我自我认知的修行过程。

    记得多年前在一次电视户外录影时, 我突然觉得全身发烫和昏眩。 后来赶回家去诊所检查, 医生立马转介我去医院紧急部门。 这就开始我在医院的“旋转门“游荡, 从脑科到心脏科到呼吸科,最后还是:“无法确定病因。”  医生还问我:”你要去精神科检查一下吗?“

    后来好友介绍我去看一位耳鼻喉老医生, 他问了了我一连串问题, 然后笑笑对我说,“你不要浪费钱做无谓的检查了, 我可以告诉你的真正毛病。” 他把写好的纸头递给我, 上面写着 : “Panic Attack” (“恐慌症”, 又称“急性焦虑症)。

    老医生说其实他年轻时也是“拼命三郎“, 后来得了这个可怕的病症, 他于是开始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和生活状态。 他开给我的药方是 :”买辆跑车吧!“ 我当然买不起跑车, 但我听懂老医生的劝告。

    一般的说法是工作生活压力过大, 造成心理无法承担, 过了头就得了“恐慌症“。 从辅导心理层面来看, 则是在家庭成长的过程中累积了许多”未解决的问题“, 造成心理和情感上的”包袱“。 无论怎么解释, 恐慌症就有如活火山, 随时随地都会爆发。

    之后的几年, 这个“恐慌症“也陆续偷袭我好几次。 刚开始我还措手不及, 有时半夜觉得心脏猛跳好像要蹦出来了, 有时又觉得好像没了心跳。 总之那种”濒死“的感觉的确会叫人”恐慌“起来, 好几次也被紧急送进医院, 后来学乖了, 家里囤了药, 一发作就赶紧吞药。

    同事介绍我学习”冥想”,  刚开始很辛苦, 一静下来就满脑思绪乱飘, 哪能静坐静观呢? 但这也表示我脑里面的“泼猴”肆无忌惮的乱闯胡闹, 就更加深我必须“驯猴”的决心。 后来我选择了“健走”, 在海边公园边走边让自己沉淀下来, 我似乎找到了“在独处中找到宁静”的途径。

    现在比较少靠药物了, 一旦“泼猴”来捣蛋, 我既然已经知道他的“原型”, 也就“由它吧, 看它有什么能耐?!”  这种“与恐慌症共舞”的心态, 对我还是管用的。

    话说一开始的“公司问题”, 这次能“按下自己的急躁”,平心静气的处理问题, 让我意识“不用气急败坏也能解决问题”, 也是一种“崭新“的体验。

    我笑笑问同事:“你们会怀念那个呱哩呱叫的老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