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拿香的基督徒

    Date: 2017.05.22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cof

    鲜花。烧香。下跪

    出席好友长辈的火化葬礼, 当中有一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 火化仪式是按基督教方式进行, 原本以为就是唱圣诗, 讲道和悼词, 然后就是最后的瞻仰遗容。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瞻仰遗容之前, 主礼的牧师宣布:“现在全体家属将在棺木旁下跪, 以表示对母亲阿嘛(死者)的尊敬和致谢。”

    在华人传统丧礼中儿孙下跪是平常的事, 但在基督教仪式上, 这还是我头一次见识。这就让我回想起当年我在修读荣誉班时, 选择了“华人传统宗教和基督教的丧葬礼俗的对比”, 结果被系的领导刷下来了, 给的理由是“宗教话题”太敏感。 当时我还不服气, 据理力争的提出申诉, 学术研讨本是客观研究不应该有限制, 我还列举了其他科系的宗教 对比论文。“终审” 结果还是“不批”。

    退而求其次之下,我就以“华人丧葬礼俗”为研究主体, “鱼目混珠”的在论文中加了一章:“华人基督教丧礼的文化差异“。 我始终不明白, 为什么一涉及宗教种族课题就不能碰不能谈呢。 很多的冲突就是源自”不了解“, ”无知“和”误会“。 越是”视而不见不谈“就越加深两造之间的矛盾和隔阂。

    作为一个华人基督徒, 我自己就能深切的体会在“华人文化定位“和”信仰神学价值观“的碰撞和矛盾。 记得有一次我和论文指导老师在讨论华人丧葬礼仪中的”烧香“, 我说一般基督教徒把”烧香“当成是宗教仪式, 是借由”烧香“来达到祭拜的目的, 所以基督徒不能接受对亡者烧香。 老师问我,”那为什么基督徒的丧葬仪式中有摆设鲜花?“ ”我回答,“那是一种象征意义 (symbolic), 借由鲜花来代表对死者的怀念。” 老师紧跟着说,“那华人传统仪式中的‘烧香” 不也是一种缅怀尊敬的意义吗? 死者不会闻到焚香的味道, 也不会闻到鲜花的味道。 其实都是文化价值的载体罢了。“

    跟老师着这段对谈给我很大的启发。 在看似对立的冲突和矛盾, 如果能从主观的本位跳出来, 以“存异求同“的态度进行了解性的对话, 往往就能找到”柳暗花明“的活路。

    有一次去参加朋友父亲的丧礼, 我和几位媒体界的朋友一起上前瞻仰, 他们知道我是基督徒, 都很“自动“的没有把香递给我。 待他们看到我主动和他们一起拿香时, 他们都直瞪着我, 有点不可思议。 回到桌位我跟他们说,”你们拿香就是表达对逝者尊敬, 那我也该入乡随俗吧。“ 大家听了微笑点头。

    就如前面所说, 全家人跪在至亲周边, 表达对长辈的致谢, 也是对逝者的道别。 这个“文化的下跪”, 超越宗教信仰, 值得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