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顾老以及人自老

    Date: 2017.05.19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cof

    “中老“和”老老“

    人老了, 能独立生活, 再加上有家人陪伴看顾, 那应该是算“好命”了。 但如果人老了, 身体日渐衰残, 没有儿孙照顾, 但还得负起照料更年迈的老父老母,那个光景怎一个“风烛残年”可以堪比啊。

    事实上, 人口老化加上少子化, “中老“照顾”老老“的现象也日趋普遍, 尤其是那群“单身中老“更值得关注。 试想想, 一个60多岁的单身老人, 要面对在没有家庭支援的情况下来努力的独立生活, 已经不简单了。 但这个独生的老人, 却还得照顾年迈体弱的90多甚至100岁的老妈妈老爸爸, 可想而知这些”中老看顾者“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有一位单身当文员的女儿, 平时除了教书就是回家照顾坐轮椅的失智老爸。 接近90岁的老爸日常行为日趋异常, 甚至常常把自己的粪便涂在墙壁上, 要不然就是把家里的东西全部踢翻。 已经换了好几个帮佣, 也都无法忍受父亲的暴躁而走人。 后来女儿干脆退休来照顾爸爸,她跟我说:“我天天就是一边咒骂一边清洗粪便!“ 后来她自己得了癌症, 精神也彻底崩溃了。

    另外一个60岁的独生子, 离了婚和90岁得帕金斯症的老妈相依为命。 后来他生意失败面对破产, 社工上门家访和他商量经济援助的细节。 也许在房间的老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知道儿子面对的困境, 也深深自责自己成为儿子的负担累赘。 那天夜里, 年迈的老母跳楼自杀了。 儿子无法面对自己的愧疚, 后来也进了精神病院。

    “中老“在看顾”老老“的现象和困境, 需要社会的谅解和同理疏导。

    听来的一个真实个案。 有一个接近60岁的弱智女儿和老妈同住, 妈妈得癌症进了临终病院。 女儿天天就待在医院守住妈妈不肯回家, 社工几番努力终于和她建立关系, 她学会白天来陪老妈, 晚上自己回家。 后来老妈弥留之际, 院方开了临床会议,医疗专家们都认为女儿的智力和心理素质无法承受母亲去世的消息, 因此建议把女儿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然而社工却独排众议, 认为母女情深女儿必须让女儿看母亲最后一眼, 未必无法承受母亲去世的压力。会议最后议决在做足防范的举措之下, 让社工陪同女儿看看母亲的遗体。

    当这位弱智女儿在临时停尸间看到母亲时, 顿时发起疯来死命拉扯, 大声叫喊, “妈妈, 起来! 妈妈, 起来!“ 社工和助手边拉住她边劝她冷静下来。 经过几轮的歇斯底里的哀嚎后, 女儿突然静下来,然后摸着老妈的手,转过来抱住社工, ”她的手冷冷了。 妈妈死了, 妈妈走了。“

    “中老“和”老老“之间毕竟还是有相依赖的深沉情感, 看顾”老老“的过程中, 能得到及时的”扶一把“, 也许他们的坎坷路有点亮光和温度, 也不至于变成无奈的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