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考试戴圆帽的料!

    Date: 2017.05.07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cof

    我不是读书的料

    上个月看到1003台长菁云在脸书上分享她完成硕士班的心路历程,我随即回应:“看了我是又羡慕(你)又生气(我)。。。”

    能“半工读”的完成研究生学位, 的确是自我挑战和成长的标杆, 当然值得恭喜。 然而这也让我记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失败硕士路“, 实在有点生自己的气。

    第一次尝试是大学毕业后两年, 兴冲冲的和好友一起报读硕士班。 白天上班, 傍晚就从东部赶到西部去上夜课, 因为有伴所以还算过得去。后来新的科目也上课了, 我被走进课室的教授吓到了,“怎么是他?!”

    那是我读学士课的教授, 三番四次的”得罪“他, 有其他老师曾告诉我,”教授曾召开临时会议专门讨论你的问题, 你算是破了系里的记录。“ 如今冤家路窄, 我的心凉了一半。 那是我最后一次去上课, 就这样我的”硕士初尝试“夭折了。

    后来我又报读了某私校的“市场营销硕士班“, 付了一个学期的学费, 学校寄来一大箱的影印参考书, 当下有点重回啃书那些年的小兴奋。 怎料到还没开课, 学校就恶性倒闭了。忘了后来有没有拿回已缴的学费, 只是看着那偌大的纸箱, 还真的是“望书兴叹”!

    又过了几年, 我的一位社工教授前辈从香港回来本地大学任教, 我和她不时聊起社工专业课题, 很是投机。 后来她问我是否有兴趣修读社工硕士,我想了想回答,“做您的学生当然很荣幸, 但我有一个请求: 用中文写我的论文。” 她大笑,“这你可难倒我了, 我都看不懂中文!”

    后来我开始了类似老年大学的快乐学堂, 和中港台的高龄教育领域有所接触。 台湾某大学的教授和我很投缘, 也一直鼓励我以“快乐学堂”为高龄教育硕士的研究范本, 几番讨论后我真的心动了。 可惜那时我正拓展社工机构, 无法定期到校园上课, 也就又再和“硕士”擦肩而过了。

    去年和中文系的恩师吃饭, 硕士学位又成为讨论话题。 我兴致勃勃地说了几个我的论文构思, 哪里知道老师打断我的话,“你毕业太旧了, 必须通过入学考试。“   听完我也就从”硕士梦“中惊醒了。

    还记得我的一个同侪曾戏谑我,“你看我都拿了博士学位, 周游各国参与国际研究项目了, 你连一个硕士都还没搞定啊?!”   也许老同学是在激将我, 但我没有被刺激, 反而自问,“人生并不一定非得考个硕士博士才能肯定自己, 证明自己的成功吧?”

    我就不是读书的料, 没准到了80岁才大器晚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