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呕血更呕血的。。。

    Date: 2017.04.29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cof

    呕血的制度

    上星期专栏文章延迟刊登, 因为出了小意外。

    那天早上起来, 到厕所吐痰就觉得有股腥味, 原来痰里有血, 尝试多吐几次, 血从墨褐色变成鲜红。  活了这把年纪第一次呕血, 当下可被吓呆了。 到楼下诊所挂号, 决定再观察情况。

    午餐后又觉得不对劲了, 这次呕出来一大坨的深褐色血痰, 事不宜迟赶快把自己送进医院紧急部门。 医院的 “A&E” 已经完全“制度化”了, 首先就是护士进行基本检验和分流, 然后做了心电图, X-光, 再来就是折磨人的“慢慢等”, 足足等了4个钟头, 终于见到医生。 外籍医生也很有礼貌, 问了情况, 抽了两支血, 然后说,“等验血报告, 然后我和Senior Consultant (俗称”大医生“)商量, 再让你知道吧。”

    又过了整个钟, 护士小姐把我叫进去诊室, 拔掉手上的针管, 指示我去付款就可以回家, 再安排去看专科门诊。 我楞了一下,那医生呢?怎么连诊断报告都没有通知就叫我走人呢? 在我强烈要求下, 医生终于出现了。

    “我和资深医生讨论了, 你不必住院, 安排你去呼吸专科做进一步检验是否和肺部有关。“ ”可是呼吸科的排期在两个星期后,我还在呕血该怎么办?“ ”制度就是得排期, 如果呕血持续, 你再回来A&E吧。“

    “医生, 你连看都没看我的鼻子, 就这么决定, 会不会太草率了?“ 医生也愣了一下,说,”噢,我漏掉了这个检查程序。 非常抱歉, 我现在就检查你的鼻子.”  真的有点泄气了, 可是病人面对医生始终是“弱势”, 毕竟还是得检验真正病因。

    在我“无法接受如此安排“的坚持下, 医生说可以再和呼吸科医生征询是否可以早点复诊。 之后医生就告诉我,”呼吸科医生说你的情况严重, 必须住院观察。“

    “开什么玩笑! 刚才说我可以出院, 现在又说我必须住院?!“

    “没办法, 呼吸科医生说根据系统里的报告, 他要求我住院。“

    “可是报告是你写的, 你和资深医生商量后不是决定我不用住院吗? 我只是要求提早做呼吸科门诊而已。“

    “先生, 请你明白。 我只是制度里最底层的医生, 现在专科医生说你要住院, 我就得按照系统的指示办事。 “

    制度, 系统。 唉。

    我们这一代活是在“不能相信‘个人’, 必须依靠制度“的价值灌输下成长的, 我们把制度化系统化当成是理所当然, 即便我们也知道制度带来的官僚和”去人性化“的负面效应, 我们还是在所谓“两害取其轻”的情况下, 选择了相信制度。

    这一次和“医疗制度”再次打交道, 让我有一个深刻且深沉的感叹。 其实我们也许忘了, “制度”不是冰冷的外在运作系统而已, “制度”本身是一个有机体, 在庞大的繁复运作过程中, “制度”变成有机的生命体, 因此它也开始自身的变异和壮大其生命力的影响。

    原本“制度”的设计是来辅助人类的, 但今天已经演变成“大家都是为了制度而服务”。 护士, 医生, 专科医生, 甚至连病人, 都成了“制度”里的劳动者。

    我想起科学怪人的故事: 科学家在实验室研制了一个秘密物种, 在科学家的精心培育下, 物种逐渐茁壮长大, 直到有一天物种超越了科学家的能力, 反过来把科学家吞噬掉了。

    这次的A&E经历, 我没有投诉, 只有无奈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