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智老妈教会我的事

    Date: 2017.04.03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cof

    靠老妈作秀?

    那天去某机构开会, 有一位职员过来打招呼:“我认识你, 以前常在电视节目看到你。” 我以为只是普通的电视观众, 可是他随后讲的话却让我愣住了。 “你常常公开讲你妈妈的事情, 如果我是你妈妈, 我会很不高兴。”

    愣住了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的反馈, 一般都是比较友善的鼓励, 虽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带着微笑, 但字里行间还是流露出“你不该这样做”的不认同感。

    在还没有做“自我反省”之前, 我尝试先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我想这也许是包涵典型的东方(尤其是华人社会)中的价值理念。 我们毕竟是从传统一“家族家庭”为主的社会体系走过来, 维护家庭和成员的面子和尊严是基本认知。 所以家里的事少对外宣扬, 尤其是比较负面的, 更是“家丑不可外扬”。

    这位朋友可能认为既然我妈妈得了失智症, 那为什么我要把妈妈的病症“摊在阳光下”, 也许他也在暗示我有“靠妈妈来作秀”的嫌疑。

    其实我还是得谢谢这位朋友, 因为他的那句话, 着实让我认真的想了想:我到底做错了吗?

    首先要说的是, 印象中我并没有在电视中多讲老妈的事, 连在这个专栏也甚少提及, 比较多的是在脸书上类似“日记式”的分享。 我曾经也闪过“PDPA” 的问题 (老妈的个人隐私), 但去询问老妈也是不实际的做法, 因为她现在答应等下也就忘记了, 其实没啥意义。 我时不时都会把脸书上的记录和照片给她看, 跟她说,“这个放到电脑上, 很多人就会看得到。” 老妈一般的反应是,“这张照片我有笑, 美美叻。”

    言归正传, 我开始记录和失智老妈的生活点滴, 想的只有两点 : 第一, 通过记录来梳理自己作为看顾者的心路历程, 也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当作反省, 也可以说是一种自我疗愈的途径吧。

    再来是有点“小伟大”的希望: 就是通过公开自己和母亲的相处, 来扫除一般对“失智症”的谬误和负面沉重观感, 总以为照顾失智病患是一个深沉的无底洞。 的确, 失智者的照料是一场漫长而且越走越艰难的旅程, 但姐姐和我都有一个信念: 我们可以尝试以爱来弥补老妈记忆错位和凋零的遗憾。

    有朋友说: 你在脸书上有关妈妈的点滴都很阳光很有“心灵鸡汤”的味道。 其实也有受不了的时候, 也有沮丧和郁闷的时候, 但是,总的来说这是对我的一个“修行”, 而老妈则是我的老师: 她磨练了我的耐心, 也给了我们很多满满的爱。

    有一次老妈突然问我: “我真的痴呆了, 怎么办? ” 我抱着他的肩膀,“妈, 你跟我们在一起, 痴呆也不用怕。” 老妈笑了。

    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