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的团年饭

    Date: 2017.02.11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mde

    一顿饭一家人

    除夕团年饭是过年重要的“序幕”。自从大姐嫁人后, 印象中家里的团年饭就只是老妈, 二姐和我”人丁单薄“, 实在没啥”团圆“味道。 也忘了是打哪时候开始, 我们就和姑姑一家(也是仨)”做伙“, 之后小舅一家四口也加入,后来表姐的澳洲籍好友一家三口也来感受华人过年气氛。 因为家里的长辈老妈和姑姑年事已高, 我们就改在外头餐厅, 一桌10多人也是挺热闹的, 很有过年大团圆的气氛。

    今年因为姑姑生病, 所以我们决定在姑姑家吃团年饭, 没有了传统的“捞鱼生“, 二姐特别煮的”龙虾粥“, 加上大表姐炖的一品锅, 也是上品美味。 而且不像在餐厅, 吃饱就走, 在家里饭后大伙儿围坐在一起聊家常, 反而更温馨更有家的味道。

    老妈今年的状况比往年来的好, 兴致很高。 表姐的好友已经全家搬回澳洲, 但还是通过视讯电话和我们拜年, 也不知道老妈到底记不记得她, 但还是很兴奋的和电话视频的她开心寒暄,她老人家应该是太投入了,  居然还伸出手要和视频的”红毛朋友“握手, 逗得我们大家笑翻了。

    老妈的原生家庭共有兄弟姐妹十人,但自从外婆去世后就很少机会大团圆了, 小舅就成了哥哥姐姐们之间的联系人, 他很看重家庭亲人, 跟老妈的姐弟关系也很好。 舅舅把老妈当小孩子般的瞎哄, 老妈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和弟弟闹成一团。 饭后甜品时间, 80多岁的姐姐喂70岁的弟弟吃冰淇淋, 这一幕成了这个过年最温馨的刻板。

    饭后聊天话题忆当年的乡村日子, 有一些“新发现“, 原来当年外公去的”鸦片馆“就在勿洛, 原来小舅年轻时也曾离家出走, 有一次回家看妈妈(我的外婆), 她老人家居然对她说:”有空记得来坐坐。“ 也许是外婆这句话造成的震撼, 让小舅开始顾家的吧。

    前几年老妈一直提起她小时候外公差一点把她卖给“住在海边大别墅“的独脚有钱人, 我趁这个机会问问舅舅到底这个”独脚“是谁, 但舅舅也没有印象, 我们的总结是:”幸好没卖成, 要不然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了!“

    还有一桩“悬案“未解。 大表姐说当年老妈和爸爸是相亲而撮合的, 听说居间的媒人是甘榜的一个熟人。 舅舅立马插嘴,”不是, 不是。 “, 然后他转头问老妈:“妳还记得吗, 那时姐夫是在路上看到妳, 然后过来跟妳搭讪的。” 大表姐自然摇手摇头的反对。 一说是相亲, 一说是自由恋爱。 而老妈呢? 坐在一边笑呵呵, 仿佛是在听“对面街的八卦绯闻”。

    一顿饭, 一家人, 吃喝谈笑间, 人间喜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