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月,我们成了动物园

    Date: 2016.12.18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edf

    Christ-Mas . X-Mas . “Chari-Mas “

    圣诞节是个奇怪的节日。 本来是基督教的宗教节日, 专为庆祝耶稣诞辰而设的节日, 但随着西方资本市场的推波助澜, 从 Christ-mas 转化为X-mas , 演变成通俗的“城市庆典”。每每听到教堂牧师神父的感叹:”圣诞不是火鸡礼物大吃会; 近来有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开始 “Say No to Christmas” (抵制圣诞节), 原因是他们认为圣诞节起源于“外教”的“太阳神诞辰”, 根本和耶稣沾不上边。

    近年来本地的圣诞节也在“狂欢”之余注入了“慈善”的元素, 12份也成为了国人的“爱心季节”, 更是慈善团体的“超旺季”, 可说是 “Chari-mas” (慈善节)。 在金融界工作的好友那天发短信问我:“我和同事想在圣诞前后为Good Life Makan 的独居老人办一场大吃会, 好吗?“ 我马上回复:”太迟了, 这个月我们 over-booked (超额)了!“

    很多慈善机构(尤其是老人疗养和社区看顾机构)在圣诞期间更是忙于应付从企业学校和个人的“爱心要求“, 接二连三的”圣诞趴“。 做慈善的”感动开心“, 老人家们则一个”累”字。

    圣诞节的“慈善祭”固然表现出国人的“慈悲爱心“, 不是坏事。 可是为什么要一窝蜂的都挤在圣诞月份呢? 我的社工同行曾经戏谑的说,”12月份, 我们变成让人参观的动物园。“ 这句话有点耸动夸张, 但也不无道理。 想想在匆匆的那一两个小时唱歌表演互动游戏, 然后准备美食给老人家, 然后大伙带着“温馨和感动”走人了。 然后另一批又来了, 又是唱歌游戏美食。。。 有时分不清到底为的是老人家, 还是为了满足“爱心旅客”的“救主心态”。

    我在电台听到DJ访问一位参与圣诞慈善捐助的男士, DJ问他:“参与这项分派圣诞礼物活动, 你最大的感动是什么?” 那位受访者述说他的经历,“我把一个圣诞礼篮送到一房式的组屋, 敲门很久后一个老婆婆慢慢的开门。 我马上闻到一股臭味, 我看进去老婆婆的屋子, 乱七八糟的很脏乱, 真的很可怜。 老婆婆拿了我的礼篮还跟我说谢谢。我很感动。”

    DJ接着问,”老人家可能是囤积了很多旧货在家里。 那你之后有没有跟进, 有没有打算继续跟进帮助这位可怜的老婆婆。“  受访者停顿了一会,”我只是负责派圣诞礼物, 应该会有其他人去帮她吧。 “

    有时, 所谓的“行善”到头来就只是人们追求“一次性”的自我满足的心理抚慰: 一时的同情, 刹那的感动, ”还好我比较幸运“的“惜福感”。

    原来, “助人为快乐之本“也可以是一种变相的伪慈善虚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