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蝴蝶” 变 “蜗牛”

    Date: 2016.12.0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Tags:

    introvert

    内向的我

    这个标题让认识我的人傻眼,“你内向? 开什么玩笑!

    也难怪, 我的外在形象是“话多,坐不定”的“交际派”(Sociable);“我的MBTI 性格类型分析也毫无疑问的是“高分贝”的 “E” (Extroversion 外倾型)。  譬如说在研讨会的茶点时间, 我肯定会边喝咖啡边找人聊天, 无论是旧雨新知, 绝对不会是独自站在一个角落的那款。

    然而我发现我变了。

    几个个月前出席在南宁举办的“中国-东盟社会工作峰会”, 也发表演讲。 茶点时间我拿了咖啡就站在原处, 以往我定然会主动的和周边的人聊天, 尤其是与会的有来自不同国家的社工代表, 更是绝佳的“networking” (建立关系网)的时机。 可是我却有如塑像般的呆立着, 然后移到角落的沙发上“独坐”。

    我也很惊讶自己的改变, 但想想其实这种“由外向内”的转变早有迹可循。 记得几年前当确定老妈得了失智症, 我和二姐就开始我们的“看顾者”生涯。 好友就好意的告诫我:”你把全副心思放在照顾妈妈当然好, 但别忘了你自己也需要社交生活, 要不然你会得忧郁症叻。“

    而我的生活也的确起了变化, 工作之余就尽量回家, 很少出外晚餐聚会了, 有的话也就剩那一小撮的“好友圈“偶尔还会聚聚。 看戏消遣就更少了, 印象中看电影比较多还是出国的时候。 而出国也会和二姐协调, 确保有一个人会留在家照顾妈妈。

    以前”社交“也是我疏压的方式, 好友说我是 “talk to think” (在讲话中思考)类型, 需要靠说话来宣泄和整理自己的思绪。 然而这些年也改变了, 我减压的方式有三种: 第一是健走, 喜欢随时随机随地的“乱走”, 而且是独走。 再来是逛商场, 漫无目的, 一个人走走看看。我发现这两种方式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能让我“放空”, 什么也不用想, 就做些无谓的无聊事。

    生活是慢下来了, 静下来了。 我笑说我是从“蝴蝶”蜕变成“蜗牛”。 不晓得到底是“蜕变”还是“退化”, 但我现在十足过着“宅大叔”的精神独居生活。

    我认识一位前辈, 多年前还很活跃, 是我们公认的热情派领袖。 然而年迈后他身体越来越差, 后来也得坐轮椅了。 他很难适应这种“退下来”的孤寂和落寞, 性格变成分裂式的“暴躁”和“忧郁”, 看了令人心酸和无奈。 另一位我尊敬的长辈, 原本就内向的他年老时也得了癌症, 独居的他撑过来了, 跟他交谈会感觉他的淡定和自在。 他跟我说,“给我一本书, 那就是我的天堂。”

    也许我因而受启发: 人老了, 始终要学习一个人的自在自处,这也许驱动着我, 越来越外自己的内在“修行”。

    不能说我超喜欢, 但面对内向的我, 我感到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