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师姐好嘢!

    Date: 2017.03.03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cof

    今天去 Guardian 买东西。 结账的是小帅哥,看来是新人, 每件物品东摸西摸的找 bar code.  还好他态度很好, 一直腼腆的微笑道歉 :” Sorry I am new .”

    付费时我递给他信用卡, 他脸上一抹“诧异”, 好像在说: “My God!  It’s credit card!”  随即他用求救的眼神看着站在一旁的小美女。

    小美女应该是他的 Senior, 小弟一手把信用卡递给她, 看来是投降请师姐出马了。

    可是小师姐并没有伸手接过卡片, 反而低声对他说, “You do it.”  然后她面带微笑的在一旁“声控引导” 。

    “Insert the card, key in the amount, press that button … oh no.. not this one, the one below … ”  她是的声音很小, 我也听不清楚, 反正就是“本小姐一步一步教你, 你好好的实际学学!”。

    终于, 终端机打印出签名单, 小帅哥 “Oh Yes!” 的满脸成就感表情包!  🙂

    小事一桩, 但小师姐没有骂一句“You so stupid!” 然后接手自己做, 反而是很有耐心的从旁指导, 让小师弟做中学, 累计经验。

    很好的 Coaching 例子, 小师姐 赞哦! 👍

     

  • 单独和老妈约会

    Date: 2017.02.26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单独和老妈约会

     午餐闲聊时同事分享她在周末的创举: 独自带95岁的老妈去血拼! 我听了精神马上一振,“你好棒呀! 这肯定是大工程!“

    “我发现很久没有和妈妈单独在一起了, 趁老公孩子都不在家, 我就提议母女去逛街, 妈妈兴致高马上换衣出门。“

    同事的母亲95高龄, 虽然没有大病, 但毕竟年事已高, 虽然能走动, 但膝盖无法承担身体的重量, 大半时候都需要靠轮椅代步。 “没有佣人帮忙, 我自己一个人就不敢驾车载她老人家了。 所以我推着她的轮椅, 一路走去镇中心的购物商场。“

    幸好最近天气凉爽, 这半个钟头的轮椅行还不怎么吃力, 唯一让同事抱怨的就是在组屋区内的马路, 中间竖起了分割墩; 普通人过马路还行, 推着轮椅就无法跨过分隔墩了,只好推着老妈绕一大圈。 而到了购物中心, 以为她会推老妈去达电梯, “老妈说她可以走电动扶梯, 我就试试看咯。”  一方面要确保接近人瑞级的老妈妈能安全踩上阶梯并平衡立定站稳, 同时一手还要折好轮椅带上扶梯,  这个画面实在有够“惊险”的!

    “还好我有练瑜伽啦!自己带老妈出去的确很吃力, 但看着妈妈开心的笑容, 值得值得!”

    巧的是这个周末我也单独和我的老妈约会。 老妈自从记忆得病之后, 就变得很宅不想出门。 每次连拉带哄的要她去走走运动, 她总是说,“我的脚很痛, 等下走不动你就得背我了。” “妈, 我看我还是能背得动你的。” 结果是, 老妈脸色一沉, 生气走回房间了。

    礼拜六我正准备去健走, 习惯性的问老妈要不要一起去。 这次老妈没有直接拒绝, 只是瞪着我, 我愣了一下随即马上立刻说,“妈, 你去换衣服, 我等你。” 老妈居然乖乖的去换衣服。 老妈要很我去健走, 这是近几年来的头一遭, 在我家算是破天荒的大事, 也是令人振奋的“奇迹”!

    赶紧拿出几年前替妈妈买的球鞋, 几年都没穿包裹型的鞋子, 妈妈有点不适应:“穿了很热。” 到了蓄水池, 我当导游边走边跟老妈导览:“你看, 那边很多人在练瑜伽; 前面那里有人在钓鱼, 还可以划船叻!妈, 还有一个红毛餐厅, 晚上就会有很多人。。。” 我看我比老妈还要兴奋!

    公园设置了好多木椅, 老妈每走大概五分钟就停下来歇息。 每次她坐下来就说,“我累了, 回家了。” 可是休息一会儿, 她又自动起来再走走看看了。 走走停停, 母子在公园居然待了整个钟头, 最后走回停车场时, 老妈紧紧抓住我的手, 这回她真的累了。

    老妈握着儿子的手慢慢的走, 这是超值的时空定格。 女儿搀扶着老妈稳稳的踏上电动扶梯,那也是无价的时空定格。

    单独和老妈约会吧!

  • 不懂“千禧一代”的心

    Date: 2017.02.20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mde

     

    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

    鸡年伊始,也许是受美国政治搭震撼的连带影响,媒体的政经新闻弥漫着焦虑不安的负面情绪。 德勤会计 Deloitte 最新出炉的“千禧一代“(Millennials) 就业前景报告也透露出年轻一代对职场工作态度的大转变。

    整体来说, 报告指出这些1982年之后出生的职场生力军也明显受到世局骤变的影响, 对就业前景和工作保障更加不确定, 尤其是在已发展的经济体中,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过得比父母亲那一辈更好“, 更多的年轻人希望留在岗位上, 也清楚意识到自己必须接受不断的再训练。

    这和我们认知的Z时代年轻人有很大的不同, 以往我们总觉得他们是受宠的“富二代”, 只会讲求自我享受, 在同一职场待不上两年, “跳槽”是履历表的加分增值; 动不动就说:“世界很大, 我要出去看看。” 曾几何时, 这些让老一辈的我们怨叹“一代不如一代“的“好命一代”, 居然也开始有了生存危机感, 真是“风水轮流转”呀。

    我在拜年亲友团聚中, 就体验了年轻一代的态度大逆转, 他们刚进入大学门槛, 过几年毕业就开始进入职场了。他们对职业和工作前景的看法和态度, 明显和我对“富裕一代”年轻人的既定印象有很大的落差,  也正好成了这份“千禧一代报告”的佐证。

    朋友的女儿在本地读大学, 原本修的是心理学, 但她真正的兴趣却是音乐, 笛子吹奏造诣很好, 加入的管弦乐团也频频得奖。 那天她一家来和老妈拜年, 聊天的时候就谈到她毕业后的打算。 原本以为赋有人文和艺术气息的她会想当然尔的选择心理学家或音乐家, 但她的答案让我大跌眼镜。

    ”要当心理学家还要继续深造, 太久了。 音乐。。。嗯。。还是不能当饭吃。 看起来经济前景不是很理想, 我还是得实际一点。 我在考虑是否要转去读管理科系, 出来找工作会比较容易吧。“

    这让我的朋友爸爸直摇头:“我们鼓励她读自己有兴趣的, 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亲戚的儿子即将ORD退伍, 他拿到奖学金在海外联办的著名大学攻读人文学科。 这样的高才生应该是让人羡慕吧, 可是亲戚也在摇头:“上个月他告诉我们, 以后的世界不一样了, 读文科根本没有前途, 他打算放弃奖学金, 要尝试申请去读电脑科学。“

    妈妈也附和,“他的语文能力很强, 干嘛要转去读电脑。 搞不懂他怎么想的!“

    你说是不是很讽刺: 以前年轻人只会想做自己喜欢的, 理想第一, 我们老埋怨他们“不知死“, 眼高手低。 现在倒是翻转过来了, 年轻人开始现实起来了, 反而是做长辈的又担心:”他们的理想去了哪儿?!“

    也许, 一代要比一代聪明, 千禧一代正以他们的方式, 在“现实“和”理想“之间博弈, 寻找他们的支撑点。

     

     

  • 我家的团年饭

    Date: 2017.02.11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mde

    一顿饭一家人

    除夕团年饭是过年重要的“序幕”。自从大姐嫁人后, 印象中家里的团年饭就只是老妈, 二姐和我”人丁单薄“, 实在没啥”团圆“味道。 也忘了是打哪时候开始, 我们就和姑姑一家(也是仨)”做伙“, 之后小舅一家四口也加入,后来表姐的澳洲籍好友一家三口也来感受华人过年气氛。 因为家里的长辈老妈和姑姑年事已高, 我们就改在外头餐厅, 一桌10多人也是挺热闹的, 很有过年大团圆的气氛。

    今年因为姑姑生病, 所以我们决定在姑姑家吃团年饭, 没有了传统的“捞鱼生“, 二姐特别煮的”龙虾粥“, 加上大表姐炖的一品锅, 也是上品美味。 而且不像在餐厅, 吃饱就走, 在家里饭后大伙儿围坐在一起聊家常, 反而更温馨更有家的味道。

    老妈今年的状况比往年来的好, 兴致很高。 表姐的好友已经全家搬回澳洲, 但还是通过视讯电话和我们拜年, 也不知道老妈到底记不记得她, 但还是很兴奋的和电话视频的她开心寒暄,她老人家应该是太投入了,  居然还伸出手要和视频的”红毛朋友“握手, 逗得我们大家笑翻了。

    老妈的原生家庭共有兄弟姐妹十人,但自从外婆去世后就很少机会大团圆了, 小舅就成了哥哥姐姐们之间的联系人, 他很看重家庭亲人, 跟老妈的姐弟关系也很好。 舅舅把老妈当小孩子般的瞎哄, 老妈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和弟弟闹成一团。 饭后甜品时间, 80多岁的姐姐喂70岁的弟弟吃冰淇淋, 这一幕成了这个过年最温馨的刻板。

    饭后聊天话题忆当年的乡村日子, 有一些“新发现“, 原来当年外公去的”鸦片馆“就在勿洛, 原来小舅年轻时也曾离家出走, 有一次回家看妈妈(我的外婆), 她老人家居然对她说:”有空记得来坐坐。“ 也许是外婆这句话造成的震撼, 让小舅开始顾家的吧。

    前几年老妈一直提起她小时候外公差一点把她卖给“住在海边大别墅“的独脚有钱人, 我趁这个机会问问舅舅到底这个”独脚“是谁, 但舅舅也没有印象, 我们的总结是:”幸好没卖成, 要不然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了!“

    还有一桩“悬案“未解。 大表姐说当年老妈和爸爸是相亲而撮合的, 听说居间的媒人是甘榜的一个熟人。 舅舅立马插嘴,”不是, 不是。 “, 然后他转头问老妈:“妳还记得吗, 那时姐夫是在路上看到妳, 然后过来跟妳搭讪的。” 大表姐自然摇手摇头的反对。 一说是相亲, 一说是自由恋爱。 而老妈呢? 坐在一边笑呵呵, 仿佛是在听“对面街的八卦绯闻”。

    一顿饭, 一家人, 吃喝谈笑间, 人间喜过年。

  • 鸡飞狗跳的一年

    Date: 2017.01.23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bty

    一地鸡毛的心灵鸡汤

     农历新年之际, 大伙儿都喜欢神算一下来年的运势; 我虽然不是命理达人, 但可以大胆预测: 来临的丁酉火鸡年将是“鸡飞狗跳”的一年, 不是危言耸听, 而是有所本。 。

    先看看国际局势, 2016的两颗大的政治震撼弹爆发:英国决定和欧盟闹离婚, 美国大家以为来闹场的特朗普居然当选总统。 虽然欧洲和美国离我们很远, 可是新加坡是个彻底全球化地球村的小地方, 那些大哥大姐们动辄改变游戏规则, 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 我们会不会遭遇池鱼之殃还是个未知数。

    朋友说: 我们这一代见证和经历的资本主义和民主政治的基石好像要崩解了。笼罩在我们上空的的确是未知的不安。 英国伟大作者狄更斯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每个人在走向天堂,每个人都在堕入地狱。“ 150年后的21世纪再重温他的睿智铿锵, 感慨啊!

    从国际再看回国内, 2016年我们也一直有种“经济很不好“的氛围, 而且我们也一再的被”警告“: 2017 年会更糟。 可是老实说我们一般老百姓还真无法感到切肤之痛, 我们的家庭服务中心也没有遇到经济援助个案的大幅增加。 我的一个从事金融界的朋友就说,”这就是糟糕之处, 因为这回被影响的是白领的中层阶级, 他们目前还有积蓄, 也许不会有当下的危机。 但是经济下滑的的影响却是长远的。“

    另一个当老板说的比较浅白易懂:“除了个别领域好像海事工业真的很糟, 我们一般的行业其实面对的是‘没有比以前好’。 譬如过去我们可以达到千万毛利, 现在只能有三四百万的成绩。“ 这个我们能明白, 就像我们受薪阶层一样, 今年的”花红“也是历来最少的, 但起码还有花红可拿。

    “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恐怕鸡大哥也抓不住其尾巴。

    最后当然看看自己。 2016的猴大哥似乎跟我没啥好缘分。 2015年曾动了小手术切除肿瘤, 2016年又意外检查出疑似癌症的的惊魂记, 后来证实不是但却必须长期吃药。 而家里的至亲也陆续发生心脏病癌症等重症, 家里人可说是压力山大,但也有好的一方面, 家人在相互扶持中凝聚力更加深了。

    也许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2016年就是惶恐不安。 周边的人说,“你把机构发展成上千万的规模, 已经是很成功了。” 我知道自己正面对人生的瓶颈, 跟外在的成功与否没有关系, 而是自己内在的自我迷失和探索。

    我对鸡年似乎很不乐观, 但也不全然。 最近听到凤凰卫视节目里提到苏东坡的词《定风波》, 就给了我些许内在力量: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谨以这段词跟读者们拜早年, 可以成为“一地鸡毛”时的“心灵鸡汤”。

  • 黑天鹅? 伪天鹅!

    Date: 2017.01.16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后真相“是伪天鹅

    去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 媒体评论开始出现了“后真相” (Post-Truth)新词汇, 让我眼睛发亮:“是什么新发现呀?”

    后来在深圳卫视直播的”跨年开讲“ 中, 罗振宇用了5个小时精彩描述了“2017年5只黑天鹅”; 所谓的“黑天鹅”,指的就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奇” 。 而老罗所说的其中一只黑天鹅, 就是“后真相”, 这才让我尝试看清楚这只黑天鹅的真像。

    “后真相”的简单理解, 就是“真相”本身已经无所谓了, 人们着眼的只是自己的态度, 立场和感受。 讲得更白, 就是“我觉得是的就是是的, 那就是真相“。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 这种”不问黑白,只管立场“的倾向, 让主流精英忧心忡忡, 仿佛后真相的时代就是末日的倒数计时。

    我马上联想到多年前大学上明清史的第一堂课, 教授背了一大袋的历史书, 打开来书本统统散落在讲堂地上, 然后问我们,“都这些历史书, 你会先读那部分?” 有人说先看目次, 有的说作者简介, 有的说最后一章。 教授随后说,“应该先看出版社。” 所谓的历史, 我们常常以为就是陈述过去的“事实”, 然而真正的事实是“看是谁说的事实”。 每个出版社都有自身的立场态度和价值取向, 起出版的历史书当然就会“彰显”其历史立场。 比如一群人的武装攻击, 有的历史书陈述的是“农名起义”, 是群众反抗暴政的“正义之举”; 然而同样的事件却会有另外的版本, 说的则是完全相反的“流氓暴动”。

    事实原来并不是绝对的。 我们常常嘴巴说的“客观”, 实际上也都是从镜片看到的“主观认定”的事实。 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成长背景, 教育灌输和特定的经验而形成“看待事实的镜片”。

    “没有事实, 只有诠释“。你所认定的真相, 其实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也可能只是是你自以为是的真相罢了。

    “后真相“也然我想到”消费心理学“上的”购物动机“。 大量的调研和分析告诉我们, 一般人的购物倾向其实是”主观和冲动“的, 并不是“我需要这个产品”, 而是“我喜欢想买这个东西”; “商品的非物质性功能“往往超越了实质的”需要或不需要“。 人们的决定看似”理性“, 其实大多数的情况都是非理性和冲动的。

    所以, “后真相“说人以自己的立场价值为中心, 以自己的态度(或甚至是心情, 爽或者不爽)为依据来做决定, 这并不是新时代的新发现, 说穿了也只是再次认清人的本性罢了。

    依我看来, “后真相“其实是“真相前”, 是人们在看待真相和事实前的“必然条件”。 即使如此, 所谓的“后真相”也就是虚的, 只是专家“哗众取宠”的伪命题。

    “后真相“只是一只伪天鹅。

  • 吊点滴开始我的2017

    Date: 2017.01.07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sickinchina

    一次感冒四个医生

    难得的出国庆跨年, 却成了惊魂的梦魇。

    刚到入冬的大城市, 很享受10来度的寒冷天气, 接待的当地朋友善意提醒:“小心别感冒了。”

    话才刚说完没多久, 回到酒店就感到喉咙痒痒的。 吞了一颗班纳度倒头就睡, 不料半夜就被喉咙一阵刺痛惊醒,那个痛呀, 要怎么形容呢? 那一股要做呕的力道从胸部涌起,好像导弹似直通喉咙, 冲破咽喉道把一坨墨绿色的浓痰呛出来, 简直就是掏空了五脏六腑!脏污吐出后感觉好了些, 没过多久那股要命的冲劲又来了! 整个晚上就好像躲在防空洞, 防也防不了那狂轰乱炸。

    第二天友人带我去当地的医院附属门诊, 也许是元旦前夕吧, 诊所里没什么人, 医生告诉我是呼吸道发炎, 开了综合西药和中药就回酒店休息了。 可是到了接近半夜, 那要命的“呕痰导弹“又来了, 而且也开始发烧。 我的元旦倒数, 就在来回床铺和厕所之间惊悚度过了。

    2017年第一天, 我被带到当地最大的人民医院。 我的好朋友传简讯给我:你还是飞回来看医生吧! 可当时我已经咳到身心具疲了, 既然是大城市的大医院应该没有问题吧。

    于是在朋友的识途带领下, 我开始了大国医疗体制初体验。 首先是挂号先挂号费再给号码, 和我们不同的是那里没有区分国籍, 我的就按护照的英文名挂号, 然后到门诊等看医生。 被安排的是一位副主任, 有单独的房间。 房门外挂着“为确保病患隐私, 请在门诊室外排队等候“, 可是四五个病人统统都挤进去医生房间了。 也真佩服这位三头六臂的医生, 同时要应付一起问诊的病人。 轮到我的时候, 医生抬起头:”你是英国人?“ “医生, 我是新加坡人。” “噢,你的英文名好像是英国来的。新加坡呀, 那里很多像你这样的华人吗?“

    ”发炎很严重, 给你抗生素打针吧。“ 朋友说打针就是打点滴, 在那里是很普通的。 拿着医生开的药单, 先缴药费, 拿了药剂再到”注射室“排队, 满满的都是坐着吊点滴的病人, 有几个小孩子还是从头顶打注射针的, 看了实在不忍。

    半个钟后点滴打好了, 我上厕所一看镜子, 满脸红斑! 这下可吓坏了, 赶紧找护士, 护士一看, 马上量血压, 然后说,“你等等, 我去找医生。“ 还好注射室的隔邻就是急诊部门, 医生很快就赶到了, 看了一眼, 就把我带到急诊室了。

    “看来是药物敏感。给你打抗敏感针吧, 这次直接打屁股了!” “医生, 严重吗?” “再观察一下, 严重的话会哮喘, 也可能休克而死。“ 天啊! 听了血压直飙升。

    可是急诊和门诊的电脑没有联通, 医生无法为我开药方。 结果, 满脸红疹的我也唯有乖乖的再挂急诊号, 然后回来拿医生的药房, 再到打针室脱裤打针!

    观察了一个钟, 没有恶化的迹象, 终于可以“出院“了。 后来的几天, 我把酒店当医院, 吃药吃粥睡觉, 混沌的熬过几天。 3号回到新加坡, 痰消了可是咳嗽还很厉害, 结果又到家庭医生那里报道了。

    我就在折腾, 虚脱和惊吓中开始我的2017, 唯盼否极泰来, 后势看好!

     

  • 请再来看看我

    Date: 2017.01.0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edf

    我的一小时他的一生

    不久前跟随我们中心的乐龄看顾助理进行独居老人家访。 这是一项社区实验, 为区内的又弱势长者提供一条龙的健康和心理辅助, 也是迈向建设“在地养老”的“安老村”模式。 除了让老人家们“一起做饭”的社区厨房之外, 也建立了一支“看顾助理”团队, 特别针对需要跟进服务的独居老人, 以妥善的社区照料来降低他们”进医院“的次数。

    这次我是和从缅甸来的助理同事去探访住在租赁单位的 Uncle Tan。 赤着上身的他边咳嗽边开门, 显然身体不是很好。 我一进门就看到正墙的两边分别挂了两幅女人的照片, 还有一个偌大的十字架, 墙角摆放了圣母像和很多小蜡烛。

    原来Uncle Tan 刚出院, 他拿了一大袋的药交给同事, 对我说,“Without him, I already dead!” (如果没有他, 我早死了)。 根据负责的社工告诉我, 当医院转介Uncle Tan 时, 他是属于”高风险“的有自杀倾向的个案。 当初他也不肯开门, 总是垂头丧气的呆坐在椅子上, 屋子一边凌乱, 弥漫着浓烈的腐朽味。 可现在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健谈和善又很会”自娱娱人“。 按他自己的说法是自己”重生“了。

    同事忙着帮他把十几种药按 每天三次的药量分门别类, 我则坐在一旁和“重生“的 Uncle Tan 聊天。 我指着墙上的照片说, “她很美哦!” 他咧嘴笑笑,“她是我母亲, 左边这张是她年轻时的照片, 右边是她丧礼时我帮她挑的一张。”

    Uncle Tan 的父亲经商, 家境算是小康。 可他十来岁时父亲生意失败”跑路“了, 留下他们姐弟五人靠妈妈一手带大。 也许是遭受家变的打击吧, 少年的他变得很叛逆, 当过兵, 也曾加入私会党, 后来跑船去了。

    30年后回来自己成了一事无成的中年人, 妈妈也中风瘫痪了。  他后来就扛起照顾母亲的责任。 一晃又是20年, 直到母亲再度中风去世, 他自己也成了城市弱势的独居老人, 靠姐姐们的一些资助和政府的救济金过活。

    我问他为什么会离开海洋回到故乡, 又为什么会甘心照顾病瘫的母亲? 不知道是他的气喘, 还是他闪烁其词, 我始终听不清楚他的回答。 也许是他走投无路, 也许是他的良心亲情的召唤吧。

    Uncle Tan 累了, 气喘嘘嘘的告诉我,“其实医生没说我也知道, 我快不行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了。我现在还能走路, 最快乐的就是去小贩中心买菜饭吃!“

    这一小时里, 我静静的听着他的故事, 伴随他走一段忆当年的酸甜苦辣。 社会工作者, 像是个人的历史家, 也像是人生回忆录的记录者。

    临别时, Uncle Tan 隔着铁门跟我说,”Please come and see me again.”  (请再来看看我)

  • 反正我还是认定: 顾客就是上帝。 哈哈哈!

    Date: 2016.12.27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1

    edf

    踢到铁板的上帝

    被服务行业奉为金科玉律的“顾客就是上帝”, 既然把顾客端上神台, 那就表示顾客是“无上的地位”, 那也就延伸出“上帝无误”, 噢, 是”顾客无误“论 了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 但依我看“顾客”和“上帝”还是有分别的; “上帝“让信徒表里如一的敬爱, 而”顾客“应该是让服务员工‘表面尊崇,内里恨恶‘吧。

    我一向以来都认为顾客的挑剔和高要求正是服务品质提升的推动力, 而且以我多年多方的“投诉“经验总结出一个心得: “顾客上帝“应该是煞星般的”恶神“, 而不能是耶稣般的”爱神“。 无他, 因为”上帝动怒, 客服”似乎是屡试不爽的门道。

    然而, 顾客上帝也有踢到铁板的时候。

    话说最近换手机, 第一次尝试中国品牌,心中还难免有些疙瘩, 就不知道品质如何。 而换手机还是挺麻烦的一件事, 虽然现在有云端贮藏, 转换电话联系轻而易举, 但对我这个IT白痴来说, 要运用新手机程式设定公司电邮和日程表还是得靠IT同事才搞定。

    折腾了一番终于可以顺利用新手机了, 哪里知道意外就出在意想不到之处。 回到家却发现无法连接 Wi-Fi ,可是膝上电脑明明可以使用, 说明家里的WiFi 没问题, 而手机在办公室也能上线, 那表示手机也应该没问题。

    于是打电话给电讯公司的客服热线, 被转介到技术部, 问了一大堆问题, 我也乖乖根据指示做了好几样测试, 最后“专家”的结论:“目前也不清楚是什么问题, 我们会更新和提升程序, 几个小时后你再试试吧。” 心里觉得不妙但也只好按着性子 晚上放工回家在试, 果不其然还是“尝试失败”。

    隔天礼拜六一早, 电讯客服还真的回拨查问, 得知情况后客服小姐说那只好安排技术人员上门检修了。 “最快下星期二。“ 我没好气的说,“已经两天没能使用Wifi了, 还要等三天?” 客服回说,“很抱歉, 那我们减免这几天的费用好了。” 我一听更火大, “你以为我打来热线是为了要拿折扣吗?! 我只是要求能Wifi上网!“

    然后我噼里啪啦的开始“教训“客服, 都说顾客凶就是门道, 最后客服终于安排技术人员当天就来查询。 IT小弟问了状况, 看了一下我的手机, 然后叫我用电脑上Wifi。 他在我的电脑打了几个按键, 笑笑对我说, “Sir, this is the correct password!” (先生, 这才是正确的密码).

    居然是“错误密码”!

    家里的帮佣看了悄悄跟我说, 原来我们在一年前就把密码改了, 因为很久没用, 所以我也忘了。

    天下大乱了一大圈, 还把客服“修理“一顿, 到头来居然是自己用错密码了。 心里有点愧疚, 不应该跟客服这么凶, 但想想客服也不够专业, 无法在电话帮我理清问题呀。

    总之, 踢到铁板的上帝还是对的。

     

     

  • 老妈下楼三部曲

    Date: 2016.12.24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 Response: 0

    mumtired

    老妈下楼三部曲:

    问老妈要不要下楼, 难得她老人家居然爽快点头。

    (一) 在电梯里

    老妈问:”你要去哪里?“

    ”下楼买东西。“

    ”哦, 那我去哪里?“

    ”你呀, 陪我下楼买东西咯。“

    老妈笑笑,”好,好。“

    (二)在组屋底层

    老妈问,”你要去哪里?“

    ”妈,我们去买东西。“

    ”去哪里买?“

    ”对面座咯, 走一下子就到了。“

    老妈喃喃自语,”还要走呀?。。。“

    (三)有盖走道

    正要牵老妈过小马路, 老妈说,”我们回家吧。“

    出门还不到5分钟叻。

    ”妈,过马路就是了, 很快的。“

    ”我的脚很酸了。“

    还好, 走道设有座椅, 可以让老人家停下来。 这些随处可见的座椅, 是城市驿站, 也是长者的福音。 🙂

     

    和老妈下楼买东西, 前后不到15分钟, 有出门走走就好。

     

中年保鲜

中年打屁

中年往事

中年枢纽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