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随笔

飞走

By , January 20, 2013 1:02 am

看完演出从博览馆出来,真想搭多一站地铁到机场,然后飞走。以前觉得这个笼子适中,怎么现在感觉变小,窝在里面越来越难受?

[youtube m2YwlZI9L28]

近日早报有关地铁华语广播的言论

By , December 31, 2012 8:57 am

陈迎竹: 奇怪的是,反对华语站名广播的人,却没有提出上面这段防恐广播也应该取消,因为按照这一思路,国人和新移民都应该学会英语,达到融合的目的,不能指望公共场合的母语指示提供引导。但果真取消了华语广播,是否意味在防恐工作中,听不懂宣导的国人也不再“匹夫有责”了?这大概是本国“单语舒适者”也不敢肯定的吧。

吴新慧: 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的地铁网络都比新加坡复杂,这些国家和地区也基本上是单语民族,然而指示牌和报站服务,都有两三种语言。这是作为国际大都会的一种基本服务,便利便民第一,就这么简单,没什么还争议的。新加坡也同样经常以环球都会自居,但新加坡的环球定义似乎已陷入英文即代表国际代表世界的误区。

严孟达: 在新加坡有不少人,选择放弃自己的母语,也希望其他新加坡人跟他们一样放弃,美其名是新加坡人必须讲统一的语言——英语。这一群人会继续存在,人数也可能会增加,我们也绝不能让他们的价值观和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或是引导我国社会的走向。

曾昭鹏: SMRT华语广播引起的社会讨论,原本可以是突破既有思维,让本地多语环境进一步发展的契机。令人遗憾的是,面对语言使用问题,只能“减”而不能“加”的思维模式。至今还看不到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说明为什么除了英语和华语外,不能或不该以另外两种官方语言进行地铁站名广播。或许民意的信号不够清楚,毕竟最喧哗且最有影响力的民意来源(网络),都指向回归英语的单一使用。

吴俊刚: 老实说,我起初也觉得不是味道。因为,二十多年前我们早就提出了同样的诉求,那时反馈的声浪更大,为什么要等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SMRT才终于想到该便民,该帮助年长公民?很多不谙英语的年长公民其实已经等不及而作古了。但是,回头想,也许这是SMRT新领导和新管理层的一种公共交通服务应该便民、“以客为尊”的觉醒吧。果真如此,公众就应该给与大力支持和赞许才对。

新加坡环球小姐穿过的国服

By , December 16, 2012 12:37 pm

从民族服装到摩登时装,甚至化身国花、扮鱼尾狮,新加坡环球小姐穿过的国服。“这国服能代表新加坡吗?”每年都有人问的问题。

misssp1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