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旅游

万千期待璀璨的缅甸

By , December 7, 2015 8:50 am

一提到缅甸,很难不想到翁山淑枝,以及断断续续将她软禁长达15年的军政府。自上世纪60年代军政府上台以来,缅甸常年累月陷入内战和种族冲突之中,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外界也惯于以充满悲情的眼光看待它,仿佛贫穷与落后就是它的全部。

选在缅甸25年来首度公开民主选举之际到缅甸旅游,不是刻意安排,而是今年新加坡大事连连,媒体人旅伴在忙完这些工作后,好不容易腾出放假时间。结果,我们抵达缅甸翌日,“习马会”宣布在新加坡举行,见同事忙翻天,我们却“逃过一劫”,不知是大幸还是遗憾,也许冥冥中真的自有安排。

缅族文化的源头

蒲甘这个具有千年历史的古城,有着和大城市仰光不一样的人文风貌。这里是缅族文化的源头,史上第一个统一缅甸地区的蒲甘王朝建都于此。如今,昔日辉煌已褪色成为装饰布景,王宫遗址和部分城墙依然存在,但已与当地农民的生活无关。

古城内保留着各个时期建造的佛寺、宝塔和僧院,要尽收眼帘,最好的方法是登上瑞山都塔(Shwesandaw Pagoda)。它是蒲甘可让游人登上的最高宝塔,高328英尺,1057年由蒲甘王朝的创建者阿奴律陀(Anawrahta)下令建造。日落之时来到这里,看着夕阳把天幕染得通红,远方的一座座佛塔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彩,非常壮观。

当地人把阿奴律陀奉为民族英雄,指他统一了原本群雄割据的局面,为蒲甘王朝奠定了243年的基业,并且把上座部佛教传入蒲甘王国,并立为国教,至今对缅甸人的信仰和价值观影响深远。

渔夫单脚操桨划船绝活

与中国云南、老挝和泰国接壤的掸邦(Shan State),是缅甸最大的邦,也是多个少数民族聚居之地。来到掸邦,一定不能错过茵莱湖的美。这个海拔970多米的高原湖泊三面环山,气候宜人。

坐船在湖面畅游,会看到当地渔夫著名的单脚操桨划船绝活。那是一种特殊的单人捕鱼技巧,渔夫站着用脚操桨,一来可以更好地看到水中的鱼,二来可腾出手来用圆锥状的渔网捉鱼。

我问当地人,为什么不结伴捕鱼,一个人负责操桨,其他人撒网,不是能够捕到更多的鱼吗?当地人摸摸头回答说:“抓得到鱼,没有问题。”当时觉得对方没听懂我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也许真正不懂的是我。任何东西,够用足矣,何必贪多?

生活在这里的茵达族(Intha)人用高脚木桩在浅水中建房子,形成一个个水上村落。一个村落专研一门手艺,如纺织、木船、渔具、烟草等,代代相传,没有冲突。但随着缅甸观光业逐渐开放,住在这偏远水乡的村民,生活也慢慢改变:手作坊里多了专为旅客而做的纪念品;长颈族少女坐在屋外靠近游客上下船的地方,当“活招牌”招揽游客;渔夫刻意划近游客,摆出单脚操桨划船的姿势让游客拍照,以赚取小费。这是许多国家在发展观光业时都遇过的问题,如今在缅甸重演。

千来座佛塔组成的塔林

茵汀村是茵莱湖区最重要的宗教圣地,最大的一处遗迹是瑞茵汀佛寺(Shwe Indein Pagoda)。这里有由1000多座佛塔组成的宏伟塔林,其中最古老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73年至232年的Siri Dhamma Sawka王朝。这里的佛塔林林种种,有镶金的,有泥土的,也有红砖的;有些残破不堪,有些则光鲜亮丽。原来这些佛塔仰赖赞助和捐款修复,但不是所有佛塔都按照原貌修复,有些赞助者出钱认领一座佛塔后,按照自己的喜好在佛塔漆上自己喜欢的颜色,并安放新的佛像。这究竟是破坏文物,还是让文物绽放新的光彩,不同人有不同见解。

关心缅甸政治的人,对于2007年的“番红花革命”,有过万名僧侣在仰光参与反军政府示威,结果遭武力镇压,应该不会陌生。缅甸大部分佛寺和僧院都靠赞助和捐款维持运作。它们与军政府划清界限,不愿屈尊换取政府资助,更不会招摇巧取民众钱财。

在曼德勒参观缅甸最大的僧院——马哈伽纳扬僧院(Mahagandayon Monastery)时,碰巧遇到赞助者到访。只见打扮得雍容贵气的赞助者一行人来到僧院,僧院住持和几位老和尚亲自迎接,与赞助者交谈片刻后,一同来到饭堂。早已在外面排队等候的数千名僧侣,按长幼之序进入饭堂用膳。全程有摄像队拍摄,据悉是赞助者自费安排。一名僧人介绍,这是赞助者赞助全院僧侣当天伙食。假如没有赞助,僧侣们就会一大早托钵向信众化缘,并在中午前完成,因为中午之后他们就不进食。

曼德勒是缅甸的佛教中心,除了马哈伽纳扬僧院,城里还有多所佛教大学,而第一所以外语(英语、汉语等)教学的佛教外国语学院也将于明年建成。相传佛祖在得道五年之后曾到缅甸巡游,路过曼德勒山时曾预言山脚将出现一个伟大的城市。当地人对这个故事津津乐道,并将曼德勒奉为全缅甸研修佛学的最佳地点。

人称“大金佛”的马哈牟尼佛塔(Mahamuni Pagoda),是曼德勒最大、最重要的佛塔。寺内供奉着约4公尺高的释伽牟尼佛像,当地人将之视为佛祖真身,地位崇高。佛像是青铜制造的,但全身贴满了信众献上的金箔。在缅甸,像这样安放着佛像让信众贴金箔的寺庙不少,但都规定只让男人上前贴金箔,女人只能在外面参拜。

当地信仰传统的“男女有别”还体现在出家还俗的问题上。在缅甸,通常男人一生必须出家至少一次,出家次数不限,时间可长可短,女人则没有要求必须出家当尼姑。但女人出家为尼原则上是终生与佛灯为伴,许多寺院规定,如果还俗就不得再踏入佛门。缅甸男人通常在未成年就第一次出家,出家仪式庄严隆重。父母会给将要剃度的孩子打扮成王子模样,身穿白衣,头戴佛冠,还有人为他们撑金伞。据说这是模拟释迦牟尼出家得度的情景,他原来的身份是王子。

仰光几年后将另有一番光景

结束缅甸之旅的前一天在仰光,当天碰巧是缅甸选举的全国投票日。当地导游一早前往投票站投票后来接我们,见到我们时故作镇定,但言语中难掩兴奋情绪。导游带我们逛仰光市区,沿途看到许多富有殖民特色的建筑。但与此同时,许多新建筑正在兴建,包括大型购物中心、办公大楼、豪华酒店等。再过几年,等这些建筑都建起来,仰光市区将改头换面。

1886年,缅甸最后一个王朝——贡榜王朝灭亡。英国占领缅甸,将首都从曼德勒移到仰光。英国殖民时期的缅甸,曾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仰光更曾被誉为“东南亚的伦敦” ,昔日的辉煌和繁荣可见一斑。独立后持续多年的锁国状态,使得市内的数百幢殖民时期老建筑保存完好。这些建筑见证过昔日繁华,如今虽然显得老态,但依然透露出非凡的气质。

翁山淑枝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在这次历史性大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给渴望改变命运的缅甸人带来无限憧憬和希望。而自古以来守护着他们的,那些大大小小看尽风云变幻和人间沧桑的万千佛塔,正蓄势待发,重放绚烂光芒。

m1

夕阳把天幕染得通红,远方的一座座佛塔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彩,非常壮观。


m2

供奉在马哈牟尼佛塔的佛像,贴满了信众献上的金箔。在缅甸,像这样安放着佛像让信众贴金箔的寺庙不少。


m3

结束缅甸之旅的前一天在仰光,当天碰巧是缅甸选举的全国投票日。政府大厦前设置路障,以防有示威者闯入。


m4

金碧辉煌的瑞西光大金塔,是蒲甘境内最耀眼的一处寺庙。


m5

在茵莱湖生活的渔夫,向游客展示单脚操桨划船的绝活。站着用脚操桨,一来可以更好地看到水中的鱼,二来可腾出手来用圆锥状的渔网捉鱼。

m6

中午前来到马哈伽纳扬僧院,年轻僧侣捧着钵和杯子,排队准备进入饭堂用膳。


m7

瑞茵汀佛寺有1000多座佛塔,有些残破不堪,有些则光鲜亮丽。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