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台灣

同工不同酬再思考(繁)

By , December 18, 2012 9:01 am
SMRT公司中國籍巴士司機非法罷工,引發海外輿論對新加坡“同工不同酬”制度的關注。當中有反對者提出,這一制度違反國際勞工慣例、傷害勞動者權益。中國商務部日前針對這起“勞資糾紛事件”發表聲明,要求中國外勞中介在輸出勞工時必須確保和當地其他外勞同工同酬,這一要求將如何改變新加坡引入中國勞工的情況,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環顧兩岸三地,最慎用外勞並且堅守同工同酬的地方,非台灣莫屬。有數據顯示,新加坡外勞人數佔新加坡人口高達45.6%,是台灣的23倍。1989年之前,台灣不開放低技術外勞進入勞動市場,並且嚴格管制其他類別的外勞。但隨著產業結構調整,台灣對引進外勞的需求越來越高,非法外勞問題也越來越嚴重。1989年,當局推動14項建設時面臨勞工短缺,才以專案方式正式引進第一批低技術外勞。
台灣目前將當地人較不願從事的“辛苦、骯臟、危險(取自日文Kitsui、Kitanai、Kiken)”的3K行業,分出五級外勞核配比例上限,最高以40%為上限。法律明文規定聘雇外國人工作必須先保障台灣人的工作權,“不得妨礙本國人之就業機會、勞動條件、國民經濟發展及社會安定”。為了証明雇主雇用外勞是因為缺工,而不是貪圖便宜勞力,雇主雇用外勞必須先申請許可,每雇一名外勞還須繳交就業安定費。外勞的基本薪資向來也和本地勞工一致。
當前,台灣政府為了促進投資,積極鼓勵海外台商回台投資,而許多台商在考慮是否回流時,都表達了對勞工短缺問題的關切。對此,當局日前宣布大幅鬆綁現有產業雇用外勞比率的法令限制。此外,當局也有意將外勞與本勞最低工資“脫鉤”,變成“同工不同酬”。行政院長陳沖今年9月在立法院被問及相關問題時就指出,如果台灣不脫鉤,將難以吸引台商考慮回流,等於是讓雇主到國外“脫鉤”,把就業機會帶出國外。
但行政院屬下的勞工委員會卻主張基本工資不能脫鉤。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認為台灣面臨勞工短缺,除了台灣人不願意做,也因為勞動條件太差。她舉例說,台灣年輕人要去澳大利亞打工,是因為在那裡打工一個月可以賺十萬台幣,在台灣隻能賺基本工資,認為與其鬆綁外勞,不如為勞工加薪。反對脫鉤的團體擔心外勞薪資一旦低於基本工資,企業將競相追逐最低勞動成本,付給台灣勞工合理工資的意願進一步降低,使貧窮現象惡化。
這些團體也認為,政府以外勞基本工資脫鈎作為吸引企業回流的策略,根本難以吸引“優質企業”,隻能拉回勞力密集企業,這將導致台灣產業降級,國際競爭力弱化。也有人指脫鈎違反國際公約的“同工同酬”基本人權價值,一旦外勞基本工資脫鈎,台灣將違背自己在國際上的信用與承諾。
新加坡沒有法定最低工資,因此也沒有所謂外勞工資與最低工資“脫鉤”的問題。對於旗下巴士司機同工不同酬,資方SMRT的解釋是:中國籍客工與馬來西亞籍客工不同,他們是合約工人,由SMRT提供住宿、水電費,及每天往返工作地點的交通安排。與台灣向來的考量不同,新加坡引進外勞,替資方降低勞工成本以改進本國營商環境,吸引更多投資的目的顯見。但新加坡一直保持低失業率,領導人也多次強調引進外勞是為了發展經濟,讓新加坡人受惠。
新加坡全國職工總會秘書長林瑞生日前指出,同工同酬的做法不夠靈活。在決定外籍員工的薪酬時,外籍員工家鄉的生活費、在本地逗留的時間以及各自技能都應是決定因素。這些因素對台灣至今懸而未決的外勞鬆綁爭議或許具有參考作用。但台灣社會經過多番討論,從外勞鬆綁爭議衍生出來對尊嚴、公平和正義的思考復雜而深刻,新加坡如果能嘗試去進一步了解,應該也能獲益不淺。
SMRT公司中國籍巴士司機非法罷工,引發海外輿論對新加坡“同工不同酬”制度的關注。當中有反對者提出,這一制度違反國際勞工慣例、傷害勞動者權益。中國商務部日前針對這起“勞資糾紛事件”發表聲明,要求中國外勞中介在輸出勞工時必須確保和當地其他外勞同工同酬,這一要求將如何改變新加坡引入中國勞工的情況,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環顧兩岸三地,最慎用外勞並且堅守同工同酬的地方,非台灣莫屬。有數據顯示,新加坡外勞人數佔新加坡人口高達45.6%,是台灣的23倍。1989年之前,台灣不開放低技術外勞進入勞動市場,並且嚴格管制其他類別的外勞。但隨著產業結構調整,台灣對引進外勞的需求越來越高,非法外勞問題也越來越嚴重。1989年,當局推動14項建設時面臨勞工短缺,才以專案方式正式引進第一批低技術外勞。

台灣目前將當地人較不願從事的“辛苦、骯臟、危險(取自日文Kitsui、Kitanai、Kiken)”的3K行業,分出五級外勞核配比例上限,最高以40%為上限。法律明文規定聘雇外國人工作必須先保障台灣人的工作權,“不得妨礙本國人之就業機會、勞動條件、國民經濟發展及社會安定”。為了証明雇主雇用外勞是因為缺工,而不是貪圖便宜勞力,雇主雇用外勞必須先申請許可,每雇一名外勞還須繳交就業安定費。外勞的基本薪資向來也和本地勞工一致。

當前,台灣政府為了促進投資,積極鼓勵海外台商回台投資,而許多台商在考慮是否回流時,都表達了對勞工短缺問題的關切。對此,當局日前宣布大幅鬆綁現有產業雇用外勞比率的法令限制。此外,當局也有意將外勞與本勞最低工資“脫鉤”,變成“同工不同酬”。行政院長陳沖今年9月在立法院被問及相關問題時就指出,如果台灣不脫鉤,將難以吸引台商考慮回流,等於是讓雇主到國外“脫鉤”,把就業機會帶出國外。

但行政院屬下的勞工委員會卻主張基本工資不能脫鉤。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認為台灣面臨勞工短缺,除了台灣人不願意做,也因為勞動條件太差。她舉例說,台灣年輕人要去澳大利亞打工,是因為在那裡打工一個月可以賺十萬台幣,在台灣只能賺基本工資,認為與其鬆綁外勞,不如為勞工加薪。反對脫鉤的團體擔心外勞薪資一旦低於基本工資,企業將競相追逐最低勞動成本,付給台灣勞工合理工資的意願進一步降低,使貧窮現象惡化。

這些團體也認為,政府以外勞基本工資脫鈎作為吸引企業回流的策略,根本難以吸引“優質企業”,隻能拉回勞力密集企業,這將導致台灣產業降級,國際競爭力弱化。也有人指脫鈎違反國際公約的“同工同酬”基本人權價值,一旦外勞基本工資脫鈎,台灣將違背自己在國際上的信用與承諾。

新加坡沒有法定最低工資,因此也沒有所謂外勞工資與最低工資“脫鉤”的問題。對於旗下巴士司機同工不同酬,資方SMRT的解釋是:中國籍客工與馬來西亞籍客工不同,他們是合約工人,由SMRT提供住宿、水電費,及每天往返工作地點的交通安排。與台灣向來的考量不同,新加坡引進外勞,替資方降低勞工成本以改進本國營商環境,吸引更多投資的目的顯見。但新加坡一直保持低失業率,領導人也多次強調引進外勞是為了發展經濟,讓新加坡人受惠。

新加坡全國職工總會秘書長林瑞生日前指出,同工同酬的做法不夠靈活。在決定外籍員工的薪酬時,外籍員工家鄉的生活費、在本地逗留的時間以及各自技能都應是決定因素。這些因素對台灣至今懸而未決的外勞鬆綁爭議或許具有參考作用。但台灣社會經過多番討論,從外勞鬆綁爭議衍生出來對尊嚴、公平和正義的思考復雜而深刻,新加坡如果能嘗試去進一步了解,應該也能獲益不淺。

● 明永昌

(刊於2012年12月18日 聯合早報)
121218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