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不说不明

对邓紫棋的不同评价

By , April 9, 2014 2:53 pm

香港歌手邓紫棋因为参加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2》节目,在中国大陆大红大紫。该节目上周举行总决赛,邓紫棋未能夺冠,但新华社报道引述港媒指歌迷赞她“能进军内地已是为港争光。”

然而,当我跟香港友人提起邓紫棋时,他却表示虽然认为邓紫棋外型和实力兼备,但很难将她与“香港歌手”联想在一起。友人说,邓紫棋很少出现在香港媒体上出现,也很少听她唱粤语歌曲,如果不看内地的电视节目,不会对她熟悉。

友人还反问我说,邓紫棋出生于上海,四岁移居香港,在香港长大,“但如果没有在香港这个地方投放感情,事业重心也不在香港,我们还要当她是香港歌手吗?”

我平时不太留意娱乐新闻,但听友人这么一说,特意上网搜索香港网民如何评价邓紫棋,发现果然有不少人对她有意见。例如,她去年8月在民间智囊香港集思会的刊物撰文支持特首梁振英,并呼吁市民努力靠自己,被网民批评“讲风凉话”、“谬论太多”。

上月底,邓紫棋在面簿(Facebook)公告天下得了人生第一个国际奖项,又因为一句“作为第一个代表中国入围这个奖的香港歌手,能得奖真的很荣幸!”,被网民炮轰。“辅仁媒体”网站一篇署名“傲将军”的文章批评邓紫棋“企图矮化香港成中国普通城市”,还说 “G.E.M.(邓紫棋的英文名)喜欢代表中国,那么大口气,漠视香港的固有地位,就由她去,今天起,视邓紫棋为外国歌手,跟这个中国歌手说声加油。”

资料显示,邓紫棋是以中国歌手身份入围并夺得尼克频道儿童选择奖(Nickelodeon Kids’ Choice Awards)最受欢迎亚洲艺人大奖,邓紫棋强调自己“代表中国”,只是按照主办单位的标准如实陈述而已,却被“傲将军”这篇文章恶批为出卖香港、“背离成长及发迹地的艺人”、“成为舆论机器的傀儡”等,反映了部分香港人讨厌中国的心态。

一些香港“本土派”把邓紫棋与成龙、温兆伦、王菀之、官恩娜等相提并论,都归类为“港奸”。他们或因为避谈政治,或发表挺政府言论,或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怀,或呼吁对大陆人包容等,遭受批评。而黄秋生、黄耀明、杜汶泽等则因为勇于批评特首或大陆,或支持同性婚姻,或声援台湾反服贸等,则被认为“说出香港的心声”,成为这些网民心目中的英雄。在他们看来,这些艺人敢于冒着被大陆封杀、失去大陆市场的风险表态,是香港核心价值的捍卫者。

邓紫棋不知不觉成了中港矛盾炮火下的靶子,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日前撰文挺邓,指她在《我是歌手》节目中用广东话唱Beyond的《喜欢你》,台下许多观众能跟着唱,可见这首歌在大陆普及的程度。今天的本土意识走到极端处,常常会跑出一些奇怪的逻辑,例如一个香港人在大陆走红,那就叫做对不起香港了。

他语带讽刺地指出,“演艺界港奸小史”开头第一章一定是叶丽仪,谁叫她那首《上海滩》唱遍大江南北。接下来还有几百位艺人都不只在大陆红过,还去过大陆登台赚人民币,用普通话唱歌演戏来献媚的大中华。

老早就北上发展的梁文道,自己也经常被本土派打为“港奸”。他挺邓紫棋的言论,被指混淆视听,误导公众对本土派形成负面形象。有网民维护本土派指出,本土派不是对任何香港人在大陆走红就反对,而是根据当事人的一系列言行作判断,例如其作品的内容、登台的目的、想吸引的观众群、对社会、政治议题的态度等。

香港人的公民意识渐渐苏醒,政治认同成为娱乐圈公共话题也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政治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艺人参与也无可厚非,但要拿捏好分寸,找出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并不容易。如何对待不同意见,是检视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衡量标尺之一。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发表任何意见的权利,但条件是方式上应该有节制,不能超出公平讨论的界限。可怕的是现在一些艺人只要表达亲政府或亲中的立场就被谩骂,甚至被问及敏感政治议题时选择不表态也被批评,这何止是强人所难,简直是霸凌!

● 明永昌

(刊于2014年4月9日 联合早报)

抗争,因为失灵

By , March 26, 2014 8:45 am

台湾反服贸行动升级,学生民众继占据立法院后,又闯入行政院,当局出动警力清场,原本和平非暴力的抗争行动,演变成上百人送医的流血事件。遗憾、痛心之余,接下来蓝绿互批、追究责任,能否回到行动原本的诉求理性讨论,也让人生疑。

还记得行动刚开始时,包括笔者在内,许多人都不清楚学生参加这场运动的真正动机究竟是反对两岸服贸协议本身、不满马政府施政,还是反中厌中。学生占据立法院后,拉起“七成五台湾人民要求逐条审查”的大布条,反黑箱作业的诉求变得清晰。然而闯入行政院后,学生高喊“退回服贸”、“江宜桦下台”等,行动开始失控、变质。

学生用抗争的方式反对服贸黑箱作业,在台湾得到相当多人支持,主要是因为他们看到蓝绿在这个议题上各凭党意,在立法院大混战多月至今没有结果。在引发抗争的第三次初审服贸会议上,朝野双方爆发混战抢占主席台,担任内政委员会召集委员的国民党党籍立委张庆忠,在混战中用隐藏式麦克风,宣布服贸审查已超过三个月,视为已审查,依法送院会存查,并宣布散会。

按照朝野协议要逐条审查的服贸协议被“30秒强行闯关”,台湾学生认为这凸显民主被破坏,对国会彻底失望,因而选择占据立法院,要求服贸协议逐条审查。

对于服贸协议,其实蓝绿双方都不是真想审查。国民党希望服贸协议尽快通过,原本协议送到立法院只是备查,后来朝野协商才改成审查。民进党根本不想协议通过,但因为国民党有席位过半数的绝对优势,因此采取拖延战术,导致协议至今未完成审议程序。国民党指责民进党恶意杯葛,“台湾不能再等”,才将协议移送院会存查。民进党则批评国民党为了尽快通过协议不惜罔顾民意,践踏民主。

一个讲民主的社会,执政党在面对反对党的杯葛抵制时,应该想办法争取民意支持自己,或释放善意让反对党愿意坐下來共同商讨。有人因此评价此次事件重创台湾民主;有人指服贸协议被强行通过已然引爆宪政危机;有人指服贸谈判过程不符合民主程序;有人指学生暴力破坏和违法占领是对法治的藐视;有人指立法院的威信荡然无存,连立法委员也不把它的决议放在眼里。

服贸协议对台湾是好是坏见仁见智,但当国会对于这个攸关台湾经济民生的议题只有蓝绿盘算和内耗,年轻一代透过社交媒体互相连接,深入探讨这个议题。当违背公义的红线被逾越,他们不惜通过违法去争取自己心目中的公义,并且展现了超强的动员能力。

台湾总统府昨天发表正式声明,表示马英九愿意在不预设前提的立场下,邀请学生代表到总统府对话。这个最新发展,或许表明学生通过抗争行动反映民意强烈度的做法是有效的。当民主机制失灵时,民众只好用其他方式表达意见,但不能忽视的是全民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民主与法治也可能受到冲击,代价之高昂社会未必承受得起。

反服贸行动深刻地反映了新一代台湾人对旧体制的不满,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以及对公平正义的追求。然而,从洪仲丘案到占领立法院可以看出,台湾朝野许多政治人物都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依然围绕着政党动员的逻辑看待问题。两代间的观念差异让政治共识更难形成,台湾今后的民主运作如果不直面这个问题,类似反服贸行动所引发的政治危机将一再重演。

● 明永昌

(刊于2014年3月26日 联合早报)

制度自信的底气

By , March 12, 2014 8:27 am

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务院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拿着一个环保袋出席全国“两会”,毫无意外成为瞩目焦点,占据中国各大媒体两会新闻报道的版面。

李小琳的穿着一向亮丽时髦,还曾被批评奢华,今年却穿上一套看不出牌子的杏色西装——虽然也不失时髦,但比起往年参加“两会”时一身名牌,媒体还是无不惊叹她变得朴素,昔日高调不再。虽然有网友调侃是在“作秀”,但她也许不必太在意,因为手上那个印有“碧水·蓝天”字样的环保袋,其背后传递的信息才应该是主角。

在全国政协会议经济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李小琳将目光投向电力规划管理、标准化、分布式能源与智能电网等新领域,准备了三个提案。有媒体指出,她过去六年共提交过25份提案,涉及电力改革、新能源发展、节能减排、生态文明建设、低碳经济、社会责任等多个领域。

中国的政治协商制度多年来因为“只能提建议、拍巴掌,没有实权”为人诟病,每年“两会”热闹一番后,真正纳入决策的意见不多。有人把问题的根源归咎于人大和政协之间缺乏联动机制,人大决策前的协商与政协无关,使政协的意见建议难以反映给人大作为参考,而人大也从未就某一议题交由政协征求意见。此外,政协的民主监督职能缺乏明确的法律保障和规范,也使其难以在重大决策中充分发挥作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多次传达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三个自信”)的信息。中共十八大报告则首次提出了“协商民主”的概念。在强调不照抄照搬西方制度的同时,中共提出思想政治上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共产党的领导、毛泽东思想等基本原则。

“协商民主”从本意上讲是相对于选举民主的。中共理论专家认为,一些国家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往往致力于彰显民主的价值和意义,忽略了民主对团结的需求,造成推进民主进程中的团结危机,照搬西方民主导致社会动乱和民族分裂的悲剧时有发生。通过“协商民主”的方式最终达成基本共识或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比西方民主制度更具优越性,因为它既关注决策的结果,又关注决策的过程;既关注多数人的意见,又关注少数人的看法,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民民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上届政协主席贾庆林卸任时坦承政协制度在履行职能规范化水平、民主监督等方面存在不足,建议新一届政协在五年里推进政治协商民主制度完善。面对外界调侃政协不过是“名人俱乐部”、“明星联谊会”,全国政协委员卞晋平日前表示,要把协商民主进一步延伸到基层,不再只是少数上层人士间的协商、委员之间的协商,基层事务中将更多采用协商民主的形式。

自信的底气在哪里?西方民主虽不完美,但至少人民可以在下届选举赶走无法令人信服或满意的当权者。如果说李小琳拿着环保袋宣扬环保理念的自信,来自她在从事环保能源事业所取得的实在成果,那么人民对“协商民主”的自信不会是凭空而来,除了要有扎实的成绩做后盾,也应展现有容乃大的气度。如果只靠强势手段获得所谓认同,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协商和自信就难免会让人觉得底气不足,缺乏说服力了。

● 明永昌

(刊于2014年3月12日 联合早报)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