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吃在台湾02:艺奇——新日本料理

2012 May 5
by lowflying

吃在台湾02

 

文/赵琬仪

 

要体会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期,日本统治台湾五十年,文化影响有多深,只需要一顿饭的时间。

驻台的日本媒体朋友告诉我,台湾一般日本料理店的餐饮水准都相当好,不过在台湾吃的口味还是和家乡有很大的不同,毕竟异国料理离乡,难免受本土口味“同化”,以迎合主流市场。所以,在台湾吃日本料理,其实是品尝台式和风味。

近年台湾超人气的餐饮集团王品旗下便有多家日本料理品牌,“艺奇——新日本料理”是其中较具有特色的一家,且能让外国游客见识到贴心台式服务文化,这阵子新加坡朋友来台我都会推荐。

这家餐馆走新派华丽饮食风(价格却相对低调),用餐序参考了传统日本料理的节奏,赏心悦目的是在传统菜色中变出新风景,初次体验的客人都有惊艳感。

它最近换了新菜单,保留七式套餐餐序,小品、主餐、食事和甜品则新增新品菜肴。每道菜的分量适中,菜色丰富,绝对能满足胃口大,但食量小的食客。尤其是,七道菜,加特色饮料,收费一人680新台币(约30 元),另加10% 服务费,荷包也非常受用。

七式餐序分别为汤物(土瓶蒸);先付(前菜);刺身(生鱼片)或煮物(热食);小品(小菜);强肴(主餐);食事(有味饭);甘果物(甜品),最后是餐后饮料。每道餐序,除了汤物划一都是海鲜土瓶蒸,其余都有至少三项选择。

我第一次试新菜单,最满意是小品和主餐部分。小品点了樱花虾海鲜玉子蒸,温热的蒸蛋充满了樱花虾的细腻鲜味,入口即化,食材配搭即有台湾特色,也使这道属于日式大众口味的茶碗玉子蒸别具风味。

日本料理讲究“旬”(当季),更追求“鲜”味(岛国环境条件使然),所以日本料理花了许多心思在提升并保留食材原味,而最原始的方法莫过于现煮现吃了。主餐新品中岩烧石板合鸭或牛肉正是现煮现吃的菜肴。

切成薄片的樱花鸭肉摄氏300度的岩板微灸至八九分熟,即可食用。调味准备了玫瑰岩和特制酱料两种,个人偏爱较清爽口味,稍稍沾点玫瑰盐,热呼呼的鸭肉已美味十足。

完美的餐店需要一个完美的句号。饭后饮料,我多数会点石莲芦荟汁。石莲是台湾料理常见用作沙拉的食材,清脆爽口,加上芦荟汁,有助消化,更有益健康。

 

资料:

电话:886-2-2331-0200

地址:台北市衡阳路1号B1 (怀宁街口‧近228公园)

营业时间11:30~14:30 (最后点餐时间14:00)

17:30~22:00(最后点餐时间21:00)

吃在台湾01:食养山房

2012 April 9
by lowflying

吃在台湾01

 赵琬仪 teowy@sph.com.sg

朋友带我去,我再带朋友去。

被誉为台湾私房菜鼻祖的食养山房是一个招揽好友,忙里偷个四小时的闲暇,好好的用一顿饭的时间,喝茶聊天的理想选择。

在用美食节目配饭的现代生活,寻找美食越来越容易,但是要找一个既能享用美食,更能安静缓慢下来,品尝季节变化赋予食材的鲜美口感,这样的选择还并不多,也因此特别值得推荐。

食养山房原开在台北市阳明山。2009年底,老板林炳辉将它迁到现在的新北市五指山风景区的夕沚。

据说,现址的那块地是老板买下的。四处群山环抱,还有流水淙淙,配合极简的建筑风格,以及细心营造的禅修灵气,许多访客初访都做出惊艳表情,拿着手机、相机忍不住狂拍。

订位时,服务员便提醒可以早一个小时上山,四处游览。我第一次是摸黑到访,还带着随时等公司电话的心情,上到山,什么美景看不到别说,手机也没有讯号。不得不安慰自己:“下次要逃离城市烦嚣,可以考虑此地。”

此后,朋友到访,我每每坚持订午餐,为的是欣赏山色。有翠绿山色作开胃菜,一顿饭吃得特别饱满,用餐的步调也没有晚上沉静。 私房菜多不设菜单,到食养山房的老饕吃什么,看老板拍板,老板则看天气与季节决定食材。一人套餐,台币1210元,也可做素食。

我参考了其他网上流传的食养菜色,发现开胃果汁、生鱼片、莲藕包、沙拉米生火腿包炒饭、以及招牌的莲花炖汤似乎常青菜色。不同的是,老板根据季节改变材料。就像莲花炖汤,莲花和宜兰土鸡是基本不变的食材,其他的汤料就随着季节变化。我分别在秋天和冬天喝过这道汤,并认定秋天的味道更佳。不同季节有不同味蕾体验,大自然富有韵律的变化就由一道“莲花会跳舞的汤”(朋友形容)展现。

食养山房是台湾文化界公开的秘密。即使藏在山中,平日席位需要一个星期前预订、假日席位则得6个星期前定位。服务员还会在前两天及当天再三打电话来确定,怕的是准备好的食材碰不上爱吃也懂得珍惜食物的客人。

资讯: 汐止市汐万路3段350巷7号

+8862-26462266(须订位)

周二至周日(逢周一公休),若逄连续假期则照常营业

每日二食,昼食12:00~15:00,夕食18:00~21:00

台北生活一二三 

2011 June 29
by lowflying

 

落户台北已经过了半年。每天的活动范围仍不超出我家的五个捷运站距离。

过去对台北生活的美好想象,被平日工作接触的泛滥资讯疲劳轰炸而淹没。

逛书局仍是每周会做的事。还有跑唱片店。书买到怕,因为发现自己太会买,但没有地方放。有了香港生活的经验,我知道,搬家的痛苦等于生离死别,别自寻烦恼了。所以凡有犹豫的书籍,我都不带回家。

但还是买了好多漫画。一把年纪了还看柯南(不过,我也追井上雄彦《浪人剑客》),我告诉YZ,我心里永远住着一个高中生。最近在看柴门文的《京都恋爱攻略》。N年前喜欢的日本漫画家,很高兴她还在创作。买了半年了,现在才翻出来看。

林夕说过,书买回来不一定都要看,就是需要镇在家里(大意)。我有压书的习惯。我需要很多独处的时间,看书,听音乐,煲剧就是我的养神状态。

当然台北不只是书店。怎么可以辜负台湾的人文气氛,亲爱的你会说。上个周末遇台风过境,突然没有事(KMT取消了重要会议),冒着雨,去国立历史博物馆看毕加索画展。从前逛博物馆都是听英文导读,此次听华语的,文字美丽如一首歌谣。

前几个月,一样是逼出时间去国家剧院看表演工作坊《那一夜,我们在旅途中说相声》。我迟了订票,就买了厢房的贵票。哗,那种有历史感的华丽。那一夜,我觉得是国家剧院让演出更令人难忘。朋友要来玩,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要在国家剧院看演出。

如果要搬家,我下次会找永康街那一区。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去冶堂坐坐,向老师请教茶的知识。也爱泡那里的birkenstock二十多年老店(短短半年,我买了四双birkenstock,疯了;朋友来,我也带他们去买,因为台湾比较便宜,款式也比较多,而且服务专业亲切;我穿bikenstock穿了十多年,它好穿,耐看,容易搭衣服)。买花和水果。大包小包的。我的住家附近按摩院和夜店比较多,少了家居生活的家常风景。

现在是喝春茶的尾季。我本来是一天两杯咖啡的人,但现在下午改喝台湾茶。台湾乌龙茶很大众情人,我更爱木栅铁观音,喜欢它产量少,更喜欢它沉香有韵。还买了几只紫砂壶,学起人家“一壶不侍二茶”。台湾茶另一名产是高山茶,其实就是种植在1000海拔以上高度的乌龙茶。买了阿里山、梨山的,还没有机会开封。

开新茶,还需要好心情。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情绪很屏息状态,没有坏心情,已经是好心情了。

在用电脑看剧的年代,我还是坚持煲DVD,的确是有点食古不化。但是,还是喜欢电视机和沙发的距离。

来台后,看了不少韩剧。 非常反常(简直超出我的性情)。看不起眼泪,听不进婆婆妈妈的委屈,韩剧有什么好看?所以要挑来看。

喜欢一些韩剧里头的纯真与聪敏。日本人含蓄,所以日剧更像欧洲实验电影,诗意都在无语之间。

韩剧,口齿伶俐,有不少拍案好句。构想出来的情节,超现实,有时夸张到,我只能用“喷饭”来形容。

韩星魅力横扫亚洲。韩流在台湾这些年都没有退温,我想,那是因为,韩国明星工厂相信幻想与白日梦的价值。

做梦,是人生存的本能。

走在台北的街头,看着台北的年轻人,总在他们身上看到一丝梦幻的味道。包括他们甜腻的说话声音。尽管台湾的未来充满了变数,过去十二年来,工资没有起色,因为海峡两岸关系,台湾一直徘徊在封闭与开放之间。这些客观因素,造就了台湾人在情感上的纯朴和浪漫,对未来拥抱的紧度比现实参与更加投入。

题外:

 MY来台住我家时,推荐我看了韩剧《成均馆绯闻》。它集合了各种引人入胜的元素。拍得很用心。

其中一段可以播给学生看。这部以朝鲜古时的大学生活为背景的电视剧,充满了叡智。它把《论语》形容为孔子和他那群聪明的学生每天为如何建造完美社会而唇枪舌战。戏里头的教授跑出“君子不器”,“学则不固”的道理,追求学问的人,智性在于提问,不是背答案,懂得问问题才有找答案的才能。学校教的东西,时刻在受淘汰,走出教室,它就没有用了。求学就是学会思考、追求、判断、坚持。

韩国编剧五分钟,就把论语和学问的精神解说得清楚。我replay了几次,encore。

这么近这么远

2011 June 11
by lowflying

这么近这么远

【登台札记】

赵琬仪 (2011-06-11)

 
  外界推测大陆游客来台自由行将在本月底实行,但六月份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确切的日期却还是悬在空中。从最早推测的元宵节,到不断往后推的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一直到本月底,反映的倒不是自由行协商的进度特别缓慢,而是外界对自由行的高度期望。它关系的不只是台湾发展观光业的经济收益,还有两岸人民交流日趋频密而深入后,所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与社会变化。

  就在万众期待自由行到底能否在本月底实施的时候,近日发生了北京女孩赵星无法接受高雄市长陈菊邀请赴台自由行的小插曲。

  这名24岁,家乡山西太原,在北京一间公关公司工作的北大毕业生,去年8月以商务考察的名义到台湾背包旅行11天。她今年一月把宝岛行的旅游感想和见闻贴上网,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吸引了280万浏览人次。

  她笔下的台湾不但感动了网民,也吸引了台湾出版社(天下文化)帮她将博客文章结集成书,而高雄市长陈菊更不避政治敏感性,亲自写信邀请她和家人成为第一批自由行的旅客,要亲自招待她在高雄玩透透。

  陈菊在写给赵星的信说:“妳(指赵星)以异乡客的眼睛与双脚,用心感受在台湾生活这块土地上的人事物,妳用笔记录下妳所见的台湾印象——温暖、惊艳、感动及浓浓的人情味,让我印象深刻”。

  文笔活泼,感情丰富的赵星在新书《从北京到台湾,这么近这么远》是这样描写高雄的:“美好的高雄,我好喜欢这个城市。它干净、有序、温暖、热情,给了我一种美好而舒服的感觉,让我看到久违怡然自得和闲适淡然。我爱上了这里,爱上这个小小的城市……”。

  媒体报道,就是这段文字令陈菊感动许久,要亲自当赵星的导游,介绍高雄的魅力与惊喜,相信这名北京女孩“会深深爱上高雄这个城市”。

  然而,陈菊邀请赵星的新闻才见报不久,近日便有报道指出,台湾内政部移民署接获一名台商投诉,认为赵星的新书“根本就是偷跑的罪状”,自由行未开放,去年却到台湾“自由行”显然是偷跑。台湾当局查证后证实,赵星到台湾行程变更未向官方报备,在台湾从事的活动与许可的目的不符,因此限制她一年内不能踏足台湾。这项处分已在上个月执行。

  用热情的文字赞扬台湾人的温柔敦厚,赵星可能没有想过自己记录台湾真善美的著作竟然成了一些人眼中的“罪状”。不过,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台湾移民署解禁后,她仍然可以实现她的台湾花东游。

  台湾旅游业者告诉笔者:“看了台湾电视,你会以为台湾一直在恶斗;看了台湾报纸,你以为台湾经常发生灾难。(告诉海峡对岸的朋友)一定要来台湾沿路和老百姓接触,那才会认识台湾,不能光靠电视和报纸,不然会以为台湾是高风险、高仇恨的地方。 ”

  赵星的台湾初体验恰恰印证了以上观点。她在台南旅行和绿营人士的接触修正了一些刻板印象。她发现即使政治立场不同,台南人还是热心助人,包括来自中国大陆,孤身旅行的她。这个经验使她体会到即使信仰和政治理念不同,人与人之间在生活上仍可做到互相包容,自己的心胸也因为这样的领悟变得更加宽广,更懂得包容。

  这么近这么远。赵星的游记,对大陆读者来说是认识宝岛的另类体验。对台湾读者来说,也是接触85后中国城市年轻人的新鲜阅读。

  不过,当自由行实施后,来自各个阶层的两岸人民将有机会在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接触。这才是两岸交流考验的真正开始,因为只要有一两个不怎么好的经历,都会触动两岸关系的敏感神经,甚至一发不好收拾。有这一层考量,就不难理解为何两岸开放自由行日期一直未能定案。

more articles about my Taiwan observations:

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ina/zaodian/zaodian_taibei.shtml

日本强震——台湾先乱了

2011 March 18
by lowflying

180311

赵琬仪

 

台北早点

登台札记

 

题:日本强震——台湾先乱了

 

 

76岁的日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在《法国世界报》前天(17日)刊出的专访中重提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历史。他说:“经历了原爆惨痛经验的日本人,不应该从产业效率的角度来看待核能,不该将它当作盲目追求经济发展的手段”。

 

被誉为“日本社会良心”的他指出,日本福岛第一核能发电厂危机爆发后,“日本再次成为核爆牺牲者”。

 

日本核灾危机给予台湾社会的刺激和反思何止核能安全而已。

 

日本福岛强震核灾事件已持续一个星期。眼见日本福岛核灾危机引起各国绷紧神经,在海峡对岸还引起抢盐抗辐射的社会恐慌,认为“在日本发生的也会在台湾发生”的台湾,近日也掀起反核与拥核的争议。台湾现有的防灾演习准备和核厂的安全性一样受到质疑。虽然分布在南北两端的三座核电厂已运作多年,第四座核电厂还在建设中,北二都600万居民与两座核电厂为邻,至今却没有办过一场核灾演习。日本防灾教育普及,仍被强震海啸淹没得措手不及,零演习的台湾难免“感同身受”地忧心。

 

然而,充斥媒体版面和镜头尽是政治人物针锋相对的尖刻语言,一点也不像探讨如何防灾应急,更像是酿造灾乱,事件还没有发生,彼此已经在追究谁要负责。原能会官员屡屡失言——“台语有一句话叫做生吃都不够了,(辐射尘)怎么可能飘到台湾?”、“核四兴建在岩盘上,就像菩萨端坐在莲花座上安稳”,成了报道标题及名嘴话柄。还有立委在立法院要求台电公司学福岛电厂一样交出“台湾五十死士”,坚持核四厂安全的官员还得当场表态会不会做“死士”,政坛上厮杀之残酷一览无遗。

 

官员的引喻不当还不及绿营立委言论的逻辑更加令人匪夷所思——“(日本发生世纪灾难)台湾应该要降半旗以示哀悼”;“日本民众泡海水,总统马英九在台东泡汤,像话吗”。

 

有人说了不合理的话,自然就有人驳斥,你来我往,民众本来关心政府会多快拟定好防灾方案,或者调整核能政策,珍贵的新闻版面却给这些噪音给霸占了。

 

日本世纪灾难不但照出台湾政坛的乱像,也令竞争激烈的媒体业失态失控。自日本发生大海啸的上周五开始,台湾媒体便以排山倒海之势,电视重复又重复地播放海啸吞噬房屋车辆的惊人画面、电视转播又高又尖的声音咄咄逼人;报章用耸动夸张的语言渲染灾情、刊登令人吃不下早餐的灾难照片。台湾作者杨照写出了许多台湾民众的心声,“听不懂日语都宁可看NHK”,发生重大灾难,大家需要的是正确、清楚、可信、实用的资讯。

 

台湾媒体也不是没有反省,而结论是“如果NHK在台湾能生存吗?”在生存无罪的前提下,电子媒体把灾难新闻当恐怖片播扭曲为因为观众喜欢。

 

民众真的喜欢吗?精神科医生发现最近看症的病人增加了一二成,原因是大家看了日本强震相关报道勾起了921旧创。近800名拒看夸张报道的大学生在网络上连署,呼吁规范媒体业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正视媒体报道日本地震乱像。

 

准备写这篇专栏时,在台湾《联合报》看到了日本诗人及童话作家宫泽贤治(1896-1933)的诗《不输给风雨》。这则有关日本演员渡边谦和编剧小山薰堂为灾民设立网站Kizuna311的新闻,刊登了整首诗,还做了美编修饰,版面醒目。渡边谦透过网络影片朗诵这位日本家喻户晓,生于地震、灾害不断年代的诗人的诗,沉厚的声音念出温暖的诗句,给灾民打气。

 

台湾舆论和西方言论一样为日本灾民所表现出来的忍让、自制,表示敬佩,习惯了蓝绿对立的台湾更对日本灾民为什么不会乱感到难解。这首诗提供了答案。日本人团结,很可能他们自小便被灌输诗中的价值观。

 

《不输给风雨》(雷光涵译)

不输给雨

不输给风

无畏大雪  不怕炎夏

有强健的身子

无欲 不嗔

脸上永远有恬静的笑

粗茶淡饭足矣

遇事不动情

凡事静观铭记

在野地森林深处

有我栖身的小茅屋

东边有病儿

我去探望他分忧

西边若有累坏的母亲

我帮她背稻解劳

南边若有将死之人

去告诉他不必害怕

北边若有人争吵兴讼

劝他们别这么无聊

大旱时节 我为世人流泪

冷夏之季 我不安地踱步

大家说我是傻瓜

但我不需要别人的赞扬

不在乎世人眼光

我正是想当这样的人

 

*teowy@sph.com.sg

周末去听罗大佑讲座

2010 December 5
by lowflying

时间:4-12-2010, 2pm-4.20pm

地点:台北市,中山堂

主办单位:龙应台基金会

《爱的箴言》
罗大佑词曲

我将真心付给了你 将悲伤留给我自己
我将青春付给了你 将岁月留给我自己
我将生命付给了你 将孤独留给我自己
我将春天付给了你 将冬天留给我自己
爱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东西 爱是永恒的旋律
爱是欢笑泪珠飘落的过程 爱曾经是我也是你
我将春天付给了你 将冬天留给我自己
我将你的背影留给我自己 却将自己给了你

之一

罗大佑的父亲是医生,而且是在高雄开了医院,每天有数百名病人光顾的医院院长。

他谈到自己接触音乐是因为父亲喜欢买唱片、还以为打鼓有助健身。他的音乐道路,父亲支持很多。他念医学时,一边当实习医生,一边写歌录歌。为了到日本录音,向父亲要了60 万台币。在那个时代,七十年代末的台湾,这笔钱是不得了的。

他谈到“爱”,说,男女之间必须是双方面的。世界上只有父母对孩子的爱是单方面,无条件付出的。孩子对父母的爱——算了吧!

谈话以罗大佑自弹自唱《爱的箴言》总结。歌词“我将你的背影留给我自己 却将自己给了你”,简单又优美地说出了爱作为动词本来就是孤独的形容词。

之二

讲座很好听,要写报道就很难。因为金句很多,但散散疏疏。触动我的多数是一些虚无缥缈的简单句子。例如,“歌写出来本来就是要安慰自己的。”又把创作比喻成爱人关系,“你写一首歌表达爱意,可怕的是,歌写完后,你对她已经没有爱意了。若能表达清楚一件东西,也是你失去这个东西的时刻。”

之三

担任主持人的龙应台在结束前提起1984年,那时写《野火集》系列文章的她在淡江大学执教时,夜里有学生在幽暗的学校操场悄悄地交给她一样东西。她说,这名至今她仍不知道是谁,也没有看清样子的学生,“在很害怕的情况下,心里有不得不表达的憧憬”,把东西交给她,认为她和罗大佑是在同一个时代在做同样的事情,彼此应该认识。

那件东西是罗大佑的CD。

我在想象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社会。什么样的感动激励一个人变得勇敢。

之四 

Q&A的时候,好几名大陆来的交换生问了问题。所有发问的人问题都很有素质。最令人感动的是,大家似乎都相信文字和音乐的力量。

谈到《明天会更好》的创作。龙应台问罗大佑:“如果有20岁的年轻人跟你说‘我认为明天不会更好’, 你怎么回答?”
罗大佑:“我已经56岁了,我今天还有活得比昨天更好一点点的感觉,you shut up!”
有公众问:“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age of innocence已经结束了。”他回答:“我还继续在找我的纯真、愤怒。”
我最喜欢罗大佑回答一名台湾国中学生问题的答案。“如果你发现大家很右,你就靠左一点。发现现在很吵闹,你就往安静那边。觉得太干净得不能去碰,你就大胆地去碰一下嘛。去接触自己感兴趣的,慢慢便会找到自己的方向。”

台湾的可爱

2010 November 18
by lowflying

作为游客,我看到可爱的台湾。但生活在其中,我开始感受到台湾的可爱。

这是一个很华人的社会。华人智慧讲究的温柔敦厚,台湾人说话嗲声嗲气只是表面,更深层的是价值观的取向上。台北市街道名称,博爱、仁爱、信义、忠孝,这些价值思想,就是你每日会挂在口边的生活语言。

台湾社会自由而多元。就是因为乱象横生,使得道德与修养更显矜贵。读书人抱着公共知识分子的尊严与自觉。在一堆吵杂的新闻炒作中,寻找理性公道的声音,成了我每天的功课。

台湾人感情充沛,悲伤与高兴都是戏剧性的。即使含蓄内敛也是表演水准的赏心悦目。

新家和办公室在散步距离范围内。在冷湿的冬天,在台北棋盘纵横的街道步行,渐渐接受自己生活在其中的真实。

台北第八天

2010 November 9
by lowflying

今天气温下降了几度,真的凉了。

今早拿到了记者证,开始我的办件之旅。先去外交部领事事务局,还是先去移民署?我没有答案,只好自己去碰。

先到移民署。柜台人员说,还要有租约才能办。

更叫我错愕的是,我飞来台北进海关时,机场的海关人员竟然盖错章!明明我有60天no extension的签证,却要盖了一个30天免签证章。事情的复杂化由此而生。移民署在10 月1日取消了黄单,本来可以用黄单修改这个错误的,现在要我去桃源机场重新盖章,不过移民署的这位小姐却也不确定,嘱咐我可以打电话先问外交部,是否可以帮我修改入境记录。

在申请居留证之前,我需要先到外交部领事事务局申请新的停留签证。所以跑外交部是免不了。

要我跑机场,我心想:“是你们机场海关搞的乌龙,怎么要我跑这一趟!”据说取消黄单是为了便民,方便了多数,仍然为难少数,而且是不少的少数,甚至是来台促进经济增长的不少之少数。

我打电话给外交部,接线的小姐听了我不知头不知尾的说明,说:“可以来外交部办。”我满怀希望地去了。

好戏才真正开始。事务局的人员说,应该要移民署的人帮我修改入境资料,把免30天改为60B。我眉头深锁,按住性子,说:“我去过了,移民署说他们没有权限改,看外交部可不可以改。”

这位“醒目”干练的小姐打电话给移民署,找不到人,拿着我的新闻局证明先去请示她的上司。

他的上司英明,为了避免我像球一样给各个部门踢来踢去,说签证先给我办。

但问题还卡在怎么修改入境资料。在旁边有位先生帮腔:“机场常盖错章,到底要怎么解决,还说是便民,一点都不。”

我的眉头继续深锁,也不出声,静待事情发展。

这位小姐终于找到了移民署的负责人。他们一时也无对策。干练的小姐开始给对方理论:你们那边常盖错章,一定想个便利的解决方法。这个案子我们先收下,但是入境资料你们可以从电脑修改,也给我们一张fax证明做了这个动作。

小姐放下电话后,说:“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十分满意她的办事能力,说:“非常谢谢你。”

她答:“这是应该的。”我这才眉头放松。

但我还有许多疑问:

1)如果我的入境资料没有修改,我30 天后出境会发生什么事?

2)为什么外交部非要移民署盖对章才能办事,而不是根据我的就聘证明办理停留签证?

3)为什么又要办停留签证,又要办居留证,还是跑两个隔了四个地铁站的地点?

这些疑问我下来需要解答,不然我会睡不好觉。之前我去香港,我只需要在新加坡办好学生证(跑两趟),再到香港办身份证(也是跑两趟),就OK了。来台湾,我VISA要办两次(跑四趟),记者证要跑四躺,还要跑三趟移民署(一次弄清楚所需证件,另两次交件和取件)。

总结移民署的文件要求:

就职证明文函+记者证+表格+照片(还要是符合台湾的尺寸要求的,和新加坡护照人头照尺寸不同)+租约+台湾关系人电话、地址、证件号码(!)

我还要开银行户口,但需要居留证。而居留证需要停留VISA,办停留VISA要10天(付3000元台币),居留证要办14天,再加上取记者证要7天。呵呵,真正要在台湾settle down 需要31天!如果我的租约迟搞定,还可以再拖。

所以,每当有新加坡朋友问:你那边怎么样。我的答案是“闷”。这样的等法,怎么不bored。

台湾精彩好玩,因为新加坡游客的你,是拿30天免签证居留。

想新栏名

2010 October 29
by lowflying

这两个星期精神在崩紧状态。为了赶在赴台前,搞定两个栏目的名字,中间还要装箱、收拾凌乱无比的办公桌、填写永远填不完的表格、打针、跑医院……。每早起来都有“今天是哪一天”的轻度慌张。今晚终于如释重负。搞定了。两个专栏名字。

记忆里在副刊的时候,我非常喜欢想栏名的游戏。抱着本字典,翻来翻去,偶尔自言自语,非常沉浸其中。帮自己想不够,还喜欢帮别人想。

现在回想,专栏名字怎可以厚脸皮帮人家乱想。亲娘生的孩子,名字应该亲娘想。除非对方求助。像我这次。

以前只想好玩、酷、醒目、标新立异。也不考虑历史意义、文化使命或政治敏感。现在什么都得考虑,越想越什么都不可以。

飘过脑海的包括:风向台、打对台、新宝岛合唱团、台湾点线面……台说新语,气馁时自暴自弃想“台湾炸鸡排(我喜欢的台湾夜市小吃,反正台湾地图像鸡脾)”,结果都不合意。没有“啊!就是了,真好!”的沾沾自喜。

为了记得这两个栏名得来不易。是为文。

别语:最近在忙什么

2010 September 30
by lowflying

有读者传简讯问副刊编辑:赵琬仪失踪了?又去深造,还是low flying?

读者口吻就像老朋友。我用了可以写800字的时间,回了三句话。

Bingo!赵琬仪要飞出去进修了,这回是学习加体验两岸关系,及宝岛的自由与生活,书写不只“一页台北”,还有更多。为了争取时间做准备,所以“熄灯”转场,关掉写了9年零一个月的“幻灯泡”。下来有机会在《联合早报》其他栏目见面。手痒时,还会写写部落格http://blog.omy.sg/lowflying/

刚从北京、西安完成了简短的认识中国课程回来。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北京南锣古巷精品店的复古漆杯会出现的标语。这是忙碌时的重要信念。与读者朋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