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涂鸦香港行6——第二天(下)

By Huang Kee Hong (F@N), August 4, 2010 12:32 am
1789年,以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相互制衡为原则的美国宪法正式生效;同年,推翻君主专制政体的法国大革命爆发。呃…这不是历史课,所以这些并不是这一篇文章的重点。我想说的是,就在同一年,一艘位于南太平洋的英国武裝船上也发生了一些事故,促成了一个航海史上的奇迹。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两年前(抱歉改不了讲古佬的性格),也就是1787年12月平安夜前夕,效忠于英皇佐治三世(King George III)的46位军官及船员启航前往大溪地(Tahiti)搜集麵包树的幼苗以运往西印度群岛(West Indies)种植,为当地的奴僕提供廉价的高营养食品。1789年4月,在大溪地接收了足够的麵包树幼苗,开往西印度群岛的途中,一场叛变让船上19人被困于一艘放逐在位于南太平洋大溪地海域上的7米长救生艇上。以下节录自遭大副背叛的船长布莱(William Bligh)之航海日志:

‘Just before Sunrise Mr. Christian and the Master at Arms…came into my cabin while I was fast asleep, and seizing me tyed my hands with a Cord & threatened instant death if I made the least noise. I however called sufficiently loud to alarm the Officers, who found themselves equally secured by centinels at their doors…Mr. Christian had a Cutlass & the others were armed with Musquets & bayonets. I was now carried on deck in my Shirt in torture with a severe bandage round my wrists behind my back, where I found no man to rescue me…’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布莱船长顿时手足无措,只能乖乖就范。幸运的是,造反者留下了一条救生艇。面对无法预知的大海,不适合长途航海的救生艇原本凶多吉少,然而41天后他们却成为了英国航海史上家喻户晓的奇迹。布莱船长以其优越的航海技术,带领这艘小船在汪洋中于41天内航行6,705公里,穿越南太平洋,成功抵达了印尼帝汶岛(Timor)。

罗嗦了那么多,我其实只是想说明,这一切都始于甲板上的一场叛变。而今天的主角,就是这艘半路换了主人的欧洲帆船,济民号(H.M.A.V. Bounty)。历史上真正的济民号已经在1790年1月,于南太平洋东部的皮特凯恩岛(Pitcairn Islands)为背叛者所烧毁。然而在近两百年后的1978年,美国好莱坞为拍电影需要,按照当时济民号的尺寸将其重现于世间。2010年,我亦有幸于中环9号码头登上了济民号,一艘香港独一无二的欧洲高桅彷古帆船。


命大的布莱船长

济民号绘图

布莱船长及其18位随从被放逐在一条小船上

上一篇提到,害我在亚洲规模最大的香港国际书展中匆匆一瞥就得加紧脚步离开的罪魁祸首,就是这艘万恶的济民号。这一切全因必须赶在她出航前上船,因为在拟定好的行程中,我们的晚餐会在济民号上享用,换句话说,如果赶不及就真的得蹲在码头喝西北风了。

中环码头一偶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济民号

济民号

在济民号上不经意间瞄到的豪华游艇——如果是我的就好…

这是济民号的主枙



在现代发达的交通中,坐船似乎是个远离我们生活的词汇,更遑论这样一艘200年前的古帆船。然而我们却有幸在这样的一个机缘下迎着海风,望着灯光下纵横交错的索具及巨大的木枙柱,化身为数百年前乘风破浪的水手,恣意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这一份闲适。(然而望着水手们扬帆时整齐划一的动作,粗壮的手臂吐露了这劳力活的辛苦,我就打消了当水手的念头…呵呵。)那么在船上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们一行十人,加上同船的其他搭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有人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有人用手中的相机记录这美好的时刻;有人化身船长,一尝掌舵的滋味;或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靠着栏杆任风吹乱头发,什么都不去想,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帆船航行时激起的水花,任自己的心灵融入周遭的环境中,这是终日奔忙于喧嚣都市中所无法体会到的,体验另一种香港的方式。从仿200年前的欧洲帆船上眺望香港,这样一幕犹如时光交错的迷人景观实在令人赞叹不已。

 



随着天色逐渐变黑,我们在夕阳的余晖中觥酬交错。享用完晚餐,两岸已是灯火璀璨。此时就期待着每晚八点重头戏《幻彩咏香江》灯光音乐汇演的开始。忘了说,《幻彩咏香江》是香港的一个镭射灯光音乐汇演,由维多利亚港两岸合共44座摩天大楼及地标建筑物合作举行,表演一开始,两岸就摇身一变成为一巨型舞台,向世人展示香港的魅力。

我们在夜幕低垂时回到了码头,而此刻的码头上挤满了人群,对我们(其实是对济民号)挥手欢笑,无数的镁光灯此起彼落,不禁让我想起卞之琳《断章》中的诗句: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参观者与被参观者之间的界限在此刻变得模糊,很有意思吧?踏上码头,顺手牵走的是济民号那古色古香的意境,那浓郁隽永的情思,细细品来,的确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偷得浮生半日闲,这个午后我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不是什么世外桃源人间仙境,而是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更多济民号的故事,可以看看思斌Jerome的分享,他们两位都是摄影大师,绝对让你大饱眼福

 

———我真的只是分界線———
 




旅行的其中一个乐趣,就在于过程中的不可预知

 

 

 

 

16 Responses to “我的涂鸦香港行6——第二天(下)”

  1. Sze Ping says:

    在旺角那里兜转也不是没有收获,毕竟你们俩找到了撒隆巴斯(Salon Pas),哈哈~
    我最后那张囧脸一半是因为吃了不好吃的臭豆腐,唉~

  2. ZhenMu says:

    老師的畫工是越來越好了。
    雖然没見過那兩個人,但卻很有神韻。

    老師在那一晚一定玩得很開心吧?還去逛旺角,没找到目的地,但也看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景色吧?

  3. candlelyn says:

    哈哈~去香港当然要坐帆船~

  4. Vivien Cheong says:

    三位先生失望的表情好传神哦!

  5. 绿禾 says:

    图文并茂,精彩有趣!

  6. tricia says:

    谢谢你让我上了一趟很精彩+风趣HK历史航程…从你的涂鸦世界里〉感受+享受香港…真好!

  7. maileng says:

    当局安排的节目很丰富酱
    羡慕中。。。。。

  8. 寂寞老师 says:

    hahaha….最后一篇的画最好笑~ kekekeke…..真的画到很传神,可想而知那时候的你们一定是囧到不行~

    你们的旅途真的令我羡慕到。。。。。。开始有点妒忌~:P 哈哈。。。。

    话说回来,十月围博博客祭应该即将开跑了~期待再见到你!

  9. 思斌:
    是咯,当晚唯一的收获就是凉冰冰的撒隆巴斯…哈哈。

    Zhen Mu:
    哈哈,谢谢!不过我想这是我用滑鼠画的极限了,是时候考虑买手绘板…呵呵。
    像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样,到处看看摸摸,也是很有趣的。

    candlelyn:
    可是厚,我没坐到香港的中式老帆船呢,济民号是欧洲帆船。

    Vivien Cheong:
    事前应该先问过你怎么走,唉。

    绿禾:
    谢谢~我没其他部落客那么棒的摄影技术,就只能靠旁门左道来修饰我的文章,呵呵。

    tricia:
    有机会就亲自去走一走吧,绝对值回票价!

    maileng:
    真的很丰富啊!
    表羡慕,快快准备报名参加下一届的部落格大奖!

    寂寞老师:
    那还不是最囧的…下一篇再画,哈哈。
    十月围博,我已经在磨拳擦掌了!

  10. maileng says:

    老师,我在Harris tebrau city看到促销手绘板最便宜199,不过很小。比较大的是399.

  11. Darren says:

    haha… this post is both educational and hilarious… but the part about me losing my way is not funny! lol… yeah, the fun is in the journey, not just the destination. will always remember we stick ko yok at watson’s. whahahahaha

  12. 海角 says:

    老師,你的文章和我的海角走天涯有得比詳細,哈哈。。。

  13. maileng:
    谢谢你的消息,但那些是比较初端的手绘板,比较不符合我的需要。

    Darren:
    你不是说粘膏药那一段不要讲出来的吗?哈哈哈!

    海角姐:
    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记忆,可以将说过的话都记录下来,“还原现场”。
    只好挖些史料来填补一下,呵呵。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