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坏人

Sunday, May 15, 2016 posted by fungtasia

相对哥哥和弟弟,5岁的JJ话语能力比较强,一岁就开始说简单的句子。他不仅表达能力好,话语通畅,说话技巧也照顾到了,常常会很得体或婉转地对负面事件作正向的回应。

我们总觉得这是与生俱来的,因为家里并没有给予他特别的教育。

一天,在晚餐桌上,他不改本色,话比饭多,滔滔不绝“横行”的英语。大人们也没什么专心在听,不知道说到哪里,我忍不住问他:“你在说什么?”他一听就明白我要他用华语,只见眼珠一转,马上转码:“他说,我选择坏人,他们给我吃全部的蛋糕。很好笑,对不对?”然后,发出一连串想引众人一起笑的哈哈哈 。

大人们刹时一头雾水,问他:什么意思?

他只好用英语复述:’Anakin Skywalker said, I’ve chosen the dark side. They let me eat all the cake I want. Isn’t that funny?’

我们才猛然爆笑,称赞他:你这翻译做得好!

IMG_7683

小朋友的语言学习能力常常被大人低估,总以为多语环境会造成混淆,影响学习。更常误以为华文难学,小孩都不会喜欢。

JJ和兄弟们确实说英语都较显游刃有余,那是大环境形塑出来的习惯,从学校到看的电视、阅读的书本,生活里80%时间都在使用英语。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天生抗拒华语。只要给予空间,他们一样会愿意培养讲华语的能力。这个小朋友就老爱问:Anakin Skywalker的华文名是什么?Obi-wan Kenobi呢?Darth Vader的又是什么?

可惜,这些都是“红毛”人物,华文名真难记。

老公寄放处

Friday, January 29, 2016 posted by fungtasia
日本三井不动产集团在台北林口打造全台湾最大的Outlet Mall,前天开张,是台湾民众年前的焦点。想我住在林口的友人不知会否被汹涌而来的人潮惹烦。
看新闻报道,三井Outlet Mall的开幕,带动了周边店家的生意。其中一家咖啡馆“咖啡先生”抓紧良机,在店门口贴上告示“老公寄放处”(Mitsui Outlet Husband Deposit),欢迎前去“三井凹累”(哈!好神的音译)逛商场的婆婆妈妈们把先生寄放在店里喝咖啡。
当然马上引来众人关注。猜想许多对逛商场无共识的先生和太太们,应该各自欣喜。太太说,这个“凹累”值得去,一杯咖啡换老公开心;先生说,其实是把老婆寄放在大“凹累”,老公可以安静喝杯咖啡啊!
嗯,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换个角度,换个姿势,就能释怀了。
就像前两天朋友分享的文章:脾气大的人,最值得深交。文章说的是,脾气大的人,心最软、不记仇、责任心强、心胸宽、最诚实、最正义、不虚伪、最长情……等等,所以值得深交。虽然这逻辑很牵强,但换个角度想,不外就是教你正面看别人的优点,世界顿然开朗。
老智慧呀。生活累了,换个姿势,或许就海阔天空了。
(图片取自这里,为“咖啡先生”所提供)

(图片取自“ETToday旅游云”网站,为“咖啡先生Mr Coffee林口店”所提供)

日本三井不动产集团在台北林口打造全台湾最大的Outlet Mall,前天开张,是台湾民众年前的焦点。想我住在林口的友人不知会否被汹涌而来的人潮惹烦了。

看新闻报道,三井Outlet Mall的开幕带动了周边店家的生意。其中一家咖啡馆“咖啡先生”抓紧良机,在店门口贴上告示“老公寄放处”(Mitsui Outlet Husband Deposit),欢迎前去“三井凹累”(哈!好有趣的音译)逛商场的婆婆妈妈们把先生寄放在店里喝咖啡。

当然马上引来众人关注。猜想许多对逛商场无共识的先生和太太们,应该各自欣喜。太太说,这个“凹累”值得去,一杯咖啡换老公开心;先生却说,其实是把老婆寄放在大“凹累”,老公可以安静喝杯咖啡啊!

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其实,很多时候,开心的关键,不外就是转个角度,换个姿势。

就像前两天朋友分享的文章:脾气大的人,最值得深交。文章说,脾气大的人,心最软、不记仇、责任心强、心胸宽、最诚实、最正义、不虚伪、最长情……等等,所以值得深交。虽然这逻辑很牵强,但换个角度想,不外就是教你换个姿势,正面看别人的缺点,世界顿然开朗。

老智慧了呀。生活累了,换个姿势,就看到海阔天空了。

[tags]三井, Outlet, Mall, shopping, Taiwan, Taipei[/tags]

便宜没好货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Glasses_440

Disruptive innovation(颠覆式创新)大大改变了生活,也改变了很多商业模式。正面看,很多以前很贵的东西,突然都可以卖得很便宜了。
最近市面上冒出了一家连锁眼镜行,开设在各大商场,呈现年轻简约的形象,标榜配制一副眼镜价格低廉,镜框选择新潮多元,而且可以现配现取。朋友怂恿我去光顾,还送了我折价券,说服我,说有一定的专业,不仅是针对年轻人喜好的廉价市场。
验光师确实很细心,第一次去,虽然耗了好些时间挑选镜框,但后来验眼时发现眼睛有些不适,一直未能调度出舒适的度数。她并没有为了做成生意而将就,反而建议我下次再来,让我印象大好。
第二次决定回去同一家分行,另个验光师为我服务,建议我配制近视老花渐进式的镜片(progressive lens)较好,只需要多加$100。我诧异,以前也曾配制渐进式镜片,价格要多七八倍,怎么可能那么便宜?但她确定没说错,我也就试试了。
特殊需求的镜片,需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取货。从目前的单视力(两眼各自负责不同任务,一只眼看近的,一只眼看远的)到渐进式眼镜(两只眼睛都能同时看近及看远),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需要适应时间。但这副新眼镜却让我很混乱,看远的非常好,但看近的,范围很有限,只有下边中间一点范围,稍微偏视一点点,视线就模糊了。
我回去讨教和理论,并带着几年前配制的渐进式眼镜去。验光师才解释道,渐进式镜片有很多种,他们只能配制最基本的,所以视线范围很有限。也因此才只多收费$100。
恍然大悟!老智慧是对的:一分钱一分货,高素质是有价的!
这家连锁眼镜行确实以新的商业模式大大干扰了既有的眼镜行,带给大家便宜又多元的选择。我们不需要花费太多,就可以配制好几副眼镜,每天搭配不同的心情和衣服。但世间一切是没有绝对完美、绝对满足每一个人的。
验光师一脸抱歉的样子,建议我多试戴几天,若还是不习惯,他们可以换成单视力镜片给我。
呵,这回,我得和自己挣扎了,是要眼镜来帮助我的生活,还是要我的心理和生理来配合眼镜的局限?
我学到的第二件事:妥协(compromise)。当世事不再如初,只好学习妥协。

Disruptive innovation(颠覆式创新)大大改变了生活,也改变了很多商业模式。正面看,很多以前很贵的东西,突然都可以卖得很便宜了。

最近市面上冒出了一家连锁眼镜行,开设在各大商场,呈现年轻简约的形象,标榜配制一副眼镜价格低廉,镜框选择新潮多元,而且可以现配现取。朋友怂恿我去光顾,还送了我折价券,说服我,说有一定的专业,不仅是针对年轻人喜好的廉价市场。

验光师确实很细心,第一次去,虽然耗了好些时间挑选镜框,但后来验眼时发现眼睛有些不适,一直未能调度出舒适的度数。她并没有为了做成生意而将就,反而建议我下次再来,让我印象大好。

第二次决定回去同一家分行,另个验光师为我服务,建议我配制近视老花渐进式的镜片(progressive lens)较好,只需要多加$100。我诧异,以前也曾配制渐进式镜片,价格要多七八倍,怎么可能那么便宜?但她确定没说错,我也就试试了。

特殊需求的镜片,需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取货。从目前的单视力(两眼各自负责不同任务,一只眼看近的,一只眼看远的)到渐进式眼镜(两只眼睛都能同时看近及看远),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需要适应时间。但这副新眼镜却让我很混乱,看远的非常好,但看近的,范围很有限,只有下边中间一点范围,稍微偏视一点点,视线就模糊了。

我回去讨教和理论,并带着几年前配制的渐进式眼镜去。验光师才解释道,渐进式镜片有很多种,他们只能配制最基本的,所以视线范围很有限。也因此才只多收费$100。

恍然大悟!老智慧是对的:一分钱一分货,高素质是有价的!

这家连锁眼镜行确实以新的商业模式大大干扰了既有的眼镜行,带给大家便宜又多元的选择。我们不需要花费太多,就可以配制好几副眼镜,每天搭配不同的心情和衣服。但世间一切是没有绝对完美、绝对满足每一个人的。

验光师一脸抱歉的样子,建议我多试戴几天,若还是不习惯,他们可以换成单视力镜片给我。

呵,这回,我得和自己挣扎了,是要眼镜来帮助我的生活,还是要我的心理和生理来配合眼镜的局限?但不管哪一种情况,当视力不再完好,都需要某些程度的妥协。

我学到的第二件事:妥协(compromise)。当世事不再如初,需要学习妥协。

当年如果没有你

Monday, November 30,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在Whatsapp群组里阅读小学同窗们的追忆,我对吴适校长的印象才慢慢清晰起来。
我与校长结缘只有短短一年。仅记得那一年妈妈带我和妹妹到培华学校(1995年改名为培华长老会学校)报名,要求分别插班六年级和四年级。我爸妈大概哪里没想通,才会贸然决定让我在六年级这种关键时刻转学。然而校长没有拒绝,安排了笔试。某个上午,我和妹妹就坐在校长充满绿荫的办公室里,以有限的英文程度,作答科学、数学以及英文入学试卷。华文是我的强项,有十足信心。
成绩隔天揭晓。虽然英文差强人意,导致数学和科学成绩勉强及格,但,校长还是决定“收留”我们。
这件看似很普通的事,30多年后,我才体悟吴适校长的决定,不仅对我们姐妹俩影响深远,也是那个年代培华学校好多插班生共同拥有的感恩记忆。
校长收留的许多外国插班生,多半来自英文教育相对较弱的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校长本着有教无类的信念,尽量录取;更难得的是,他还一视同仁,不会因英文程度不够而要求学生降级入学。所以,同学们之间,完全没有因年龄造成的隔阂与孤立。无需降级这件事,在培华历届校友们心里,种下无限感激。
虽然我们英文弱,没降级,但在校长和老师的苦心孤诣下,一样考上了特选学校,进入初院,然后上大学。现在,也都各自在不同的领域里有所贡献。大家在Whatsapp群组里分享着各自的记忆与感恩。
这份感激与感恩,成就了上星期天(11月22日)320名历届校友为吴适校长和吴祖铁老师庆祝90大寿的聚会。校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致辞长达10分钟,亢奋激昂,中气十足。聚会间中还与大伙儿同乐,拿起麦克风高歌,幽默地边唱边说:一个人唱歌寂寞,一群人唱歌快乐。
当天的聚会,从下午5时拍全体照开始,直至晚上10时许才散会。会后,大家久久无法平息心中的澎湃。深夜,我暗想校长和众受邀的老师们,应该也和我们一样,都激动得无法入眠。
吴适校长一生致力教育,在培华奉献了40年,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懂得饮水思源、感恩图报的学生。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事业,需要的是时间。可惜时间对现在的社会是一种奢侈,恐怕再也很难遇到一辈子就只为一所学校鞠躬尽瘁的校长了。
WuSerk_22Nov2015.jpeg

【图:320名培华学校历届校友为吴适校长(左)和吴祖铁老师庆祝90大寿。(梁国维摄影)】

在Whatsapp群组里阅读小学同窗们的追忆,我对吴适校长的印象才慢慢清晰起来。

我与校长结缘只有短短一年。仅记得那一年妈妈带我和妹妹到培华学校(1995年改名为培华长老会学校)报名,要求分别插班六年级和四年级。我爸妈大概哪里没想通,才会贸然决定让我在六年级这种关键时刻转学。然而校长没有拒绝,安排了笔试。某个上午,我和妹妹就坐在校长充满绿荫的办公室里,以有限的英文程度,作答科学、数学以及英文入学试卷。华文是我的强项,有十足信心。

成绩隔天揭晓。虽然英文差强人意,导致数学和科学成绩勉强及格,但,校长还是决定“收留”我们。

这件看似很普通的事,30多年后,我才体悟吴适校长的决定,不仅对我们姐妹俩影响深远,也是那个年代培华学校好多插班生共同拥有的感恩记忆。

校长收留的许多外国插班生,多半来自英文教育相对较弱的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校长本着有教无类的信念,尽量录取;更难得的是,他还一视同仁,不会因英文程度不够而要求学生降级入学。所以,同学们之间,完全没有因年龄造成的隔阂与孤立。无需降级这件事,在培华历届校友们心里,种下无限感激。

虽然我们英文弱,没降级,但在校长和老师的苦心孤诣下,一样考上了特选学校,进入初院,然后上大学。现在,也都各自在不同的领域里有所贡献。大家在Whatsapp群组里分享着各自的记忆与感恩。

这份感激与感恩,成就了上星期天(11月22日)320名历届校友为吴适校长和吴祖铁老师庆祝90大寿的聚会。校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致辞长达10分钟,亢奋激昂,中气十足。聚会间中还与大伙儿同乐,拿起麦克风高歌,幽默地边唱边说:一个人唱歌寂寞,一群人唱歌快乐。

当天的聚会,从下午5时拍全体照开始,直至晚上10时许才散会。会后,大家久久无法平息心中的澎湃。深夜,我暗想校长和众受邀的老师们,应该也和我们一样,都激动得无法入眠。

吴适校长一生致力教育,在培华奉献了40年,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懂得饮水思源、感恩图报的学生。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事业,需要的是时间。可惜时间对现在的社会是一种奢侈,恐怕再也很难遇到一辈子就只为一所学校鞠躬尽瘁的校长了。

(发表于30.11.2015《早报现在●四方八面》

[tags]Wu Serk, Pei Hwa School, Pei Hwa Presbyterian School, 培华学校, 吴适[/tags]

书,还能签多久?

Tuesday, November 3,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我捧着几本陶杰的书,是第二天活动结束后,大伙一起到少芬家晚餐,才“敢”拿出来请他签名的。
第一天见面,是讲座前一天。他刚抵新下飞机,素昧平生,有点距离。俗气的包里带着一本剪报本,收录的都是他的文章,一篇一篇从报章上剪下来的《黄金冒险号》,但我最终没有把这剪报本拿出来让陶杰签名。心理总有一把声音制止我:你确定吗?这么粗糙、有一搭没一搭毫无系统,也无法反映崇拜指数的收藏。心里总想着让他这么一翻阅,就会知道眼前这名女子收藏的是什么样的文章,有着什么样的底子。但后来觉得这想法好天真好愚笨,再是什么样的品味和底子,不也都是他写的文章嘛。
反正,剪报本后来也原封不动带回家了。
第二天决定把书架上他的书都带去,一定要让他签了。
但心里又另起一些疙瘩:这些书都是他早期的出版,近期的实在没有啊。甚是不好意思。
陶杰也坦言,大家都上网追看他的文章,搜索一下,一览无遗,少了买书的理由,日后签书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想想也对,我有多久没有买书、看书了呀!再多selfie也没察觉自己面目早已狰狞。这些早年买的书,是宝呀。
签吧!忸怩什么?每一本都得签!

TaoJIe_Signature

我捧着一小堆陶杰的书,是第二天活动结束后,大伙一起到少芬家晚餐,才“敢”拿出来请他签名的。

第一天见面,是讲座前一天。他刚抵新,素昧平生,有点距离和拘谨。我俗气的包里带着一本剪报本,收录的都是他的文章,一篇一篇从报章上剪下来的《黄金冒险号》专栏文章,但我最终没有把这剪报本拿出来让陶杰签名。心里总有一把声音制止我:你确定吗?这么粗糙、有一搭没一搭毫无系统,也无法反映崇拜指数的收藏。心里总想着让他这么一翻阅,就会透露眼前这名女子收藏的是什么样的文章,有着什么样的底子。但后来觉得这想法好天真好愚笨,再是什么样的品味和底子,不也都是他写的文章嘛。

反正,剪报本后来也原封不动带回家了。那天吃的是Fairmont Hotel超好吃的印度餐,但气氛可能不合适。

第二天决定把书架上他的书都带去,一定要让他签了。

但心里又另起一些疙瘩:这些书都是他早期的出版,近期的实在没有买啊。甚是不好意思。

陶杰也坦言,大家都上网追看他的文章,搜索一下,一览无遗,少了买书的理由,日后签书机会大概也越来越少了。

想想也对,我有多久没有买书、看书了呀!再多selfie也没察觉自己面目早已狰狞。这些早年买的书,是宝呀。

忸怩什么?签吧!每一本都得签!

Tao_signbook

[tags]陶杰, Chip Tsao, Unthink Tank, 无界限讲堂[/tags]

好野!

Wednesday, October 28,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Rabbit head_3在成都大小巷子,到处可见“兔头”、“兔头”,我直觉那是形似兔子头的食物,后来才发现真是兔子的头,是成都人爱啃着吃好玩的卤味。公园里,景区里,不时看到人们一坐下来歇息,从包里拿出兔头就啃起来了。超级市场里也卖方便携带的兔头便利包零嘴。
朋友盛情,悠悠游说,每天说上一两次,到了第四天,你也不好意思坚持硬着心肠拒绝。
两个摆在眼前的兔头,比一个拳头还小一些,牙齿还清晰可见。我说,怎么不把牙齿处理掉,或是把头分切小块,少点形象至少心理障碍也少点。有人呛回,你吃鸡爪子还不一样留着全形?想想也对。
就上下颚撕开,有肉就慢慢啃。
其实味道还真是不错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怪异的“野味”,相比骚骚的羊肉,可爱多了。
但我还是觉得,像东山鸭头一样,若能处理得不留全尸,或许接受度高些。
说起吃兔头,同事们开始分享野味经验。
有到日本吃马肉的,有说吃了四脚蛇蚊子不敢来叮的,有人证明吃了狗肉走到哪里都会被(活着的)狗吠的,也有吃穿山甲、蝙蝠(据说吃了要招来吸血鬼的)、鲸鱼等等,顿时原形毕露,原来大家都这么野!
人们吃荤,若只吃鸡牛羊猪,想想,也未免太乏味。
野一下,何妨

Rabbit head_2

Rabbit head_1

在成都大小巷子,到处可见“兔头”、“兔头”,我直觉那是形似兔子头的食物,后来才发现真是兔子的头,是成都人爱啃着吃好玩的卤味。公园里,景区里,不时看到人们一坐下来歇息,从包里拿出兔头就啃起来了。超级市场里也卖方便携带的兔头零嘴便利包。

朋友盛情,悠悠游说,每天说上一两次,到了第四天,你也不好意思坚持硬着心肠拒绝。

两个摆在眼前的兔头,比人的一个拳头还小一些,牙齿还清晰可见。我说,怎么不把牙齿处理掉,或是把头分切小块,少点形象至少心理障碍也少点。有人呛回,你吃鸡爪子还不一样留着全形?

想想也对。就上下颚撕开,有肉就慢慢啃。

其实味道还真是不错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怪异的“野味”,相比骚骚的羊肉,可爱多了。

但我还是觉得,如果能像东山鸭头一样,处理得不留全尸貌,或许接受度可以高一些。

说起吃兔头,同事们开始分享野味经验。

有到日本吃马肉的,有说吃了四脚蛇蚊子从此不敢来叮的,有人证明吃了狗肉走到哪里都会被(活着的)狗吠的,也有吃穿山甲、蝙蝠(据说吃了要招来吸血鬼的)、鲸鱼等等,山猪、鹿肉、驴肉、鸵鸟肉算什么呢?

顿时原形毕露,原来大家都这么野!

人们吃荤,若只吃鸡牛羊猪,想想,人生也未免太乏味。

野一下,何妨?

Rabbit head_3

上了餐桌的兔头……有点想哭~~呜~

[tags]兔头, 成都[/tags]

吃月饼,还不如吃烤肉

Sunday, September 27,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中秋赏月总少不了清茶、月饼和灯笼,但月饼终究不是我的菜,薄薄一层饼皮包裹着甜得掉牙的馅料,我真的也不懂得该如何品赏。加上近年来各商家无边无际飙创意,各种稀奇古怪的口味、造型,价格越来越不普罗,月饼变得很浮华。谁还在意月饼的典故由来?多少人还能沉浸在那个远古年代后羿射箭、嫦娥奔月传奇故事的浪漫氛围?或是重温朱元璋反暴起义的历史故事?

说真的,现在的月饼,已经沦为市场经济的产物。各饼家或商家借着过节,提醒大家消费,还得花尽心思在包装上做足功夫以吸引眼球和买气。所以,一个节日过后,同事们的办公桌上突然多了许多新的文具盒、收纳箱。这些,比吃进肚子会让人后悔莫及的高卡月饼,来得更实在。

所以,月饼于我,不过是过节必备的配角,其实有一点点意思意思就好,大家吃着嘴甜;若完全缺席,难免衍生应景缺憾。

中秋吃月饼、说月饼,我是没什么感觉,还不如烤肉吧。

在FB看到台湾友人过中秋烤肉去,十分羡慕加想念。

台湾人中秋夯烤肉,我也从没追究其由来。可能是经过一季炎炎夏日,中秋烤肉特别能让人感受“秋高气爽”;也可能是烤肉是团体活动,是聚集大家叙旧联络感情的好主意。当年在台北生活,中秋烤肉是那么理所当然、乐在其中的事。

记忆中一年的中秋适逢台风天,我们不管天高地厚,坚持办烤肉会,选择在屋顶的天台,反正刮大风下大雨可以马上逃回屋子里。夜黑风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火种点燃,在香肠、玉米上涂上厚厚一层烤肉酱,年轻吃得起重口味,可惜当年还不懂得啤酒加烤肉的绝配。秋风起,炭火烧烤香味扑鼻四溢,中秋记忆就是这样的味道。

台湾人中秋烤肉,烤出了不少心得。与大家分享台式创意与幽默。

IMG_3745

[tags]mid-autumn festival, mooncake, 中秋, 月饼, 烤肉, BBQ[/tags]

拖着行李箱去买书

Wednesday, July 22,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像个刘姥姥进大观园,我第一次参观香港书展,眼前景况,让我热血沸腾,在这个盛夏。

第一天上午10点开幕,但9点钟,会展中心外已经长长一条人龙。

香港阅读风气那么盛?

行前,我当然做了一些功课,去年参观人次达101万,参展商有530家。这些都是大数字,但我还是没概念,100万人是怎样的气氛。

印象中,香港书展是精彩万分的,除了有书,还有养眼的嫩模,满足思想精神,也服务了视觉欲望。

开幕才半小时,果然见到某付款处有人龙,可惜没有嫩模,是杂志区青春(清纯)少女们的大力促销。读者们都是来抢优惠的。参展商说,前几年写真集很好卖时,出版社确实会安排性感嫩模在现场炒热买气;后来因为造成“交通阻塞”,公众抱怨,被请到其他场地去办活动,加上写真集热已过,所以这两年都不见嫩模。

Photo 15-7-15 10 44 22 am

没有性感嫩模,书商和出版社还是都会各出奇招,特价、优惠、摸彩、送赠品;规模大的展商也在摊位设计上大概创意,为的是吸引公众多留一会儿。

当然还要有名人、名作家签名会、讲座等活动。盛暑外头太闷热,会展中心冷气强力放送20度,来这里看书免费吹冷气、like一下Facebook就有小赠品,当然要来共襄盛举。但得先买张门票港币25元。(我无法想象新加坡书展收门票的下场)

Photo 18-7-15 11 43 46 am

他们告诉我,书展在香港是暑假一大盛事。家长携儿带女,拖着各式各样的行李箱,前来大采购。这也是奇景之一。一年就这么一回,把一年份的书目都采买回去,明年再来。

BookFair_2

书商说,到书店买书的,和到书展采购的,是不同的群众。真正阅读的,不会想到书展来凑热。

塞在人群中,我观察看书的人、买书的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真是放暑假的青少年为多,来买作业本的也有,买《古文观止》的也不乏。身旁两名女中学拿着新包装版的《文言文选读》在嘀咕:好想买整套呀,整套买“好抵”(很超值)呀!

当然最受青少年青睐的,还是诸如图文、漫画书之类的流行作品。这类书不少。香港究竟还是个资本市场主义的社会。

BookFair_1

人潮在周末进入尖峰,星期五和六都营业至午夜12时。我特地星期五晚上10点去感受气氛,结果,这个城市真的买气不眠。

Photo 17-7-15 11 38 56 pm (1)

反正我是个刘姥姥,第一次逛香港书展,从一头走到另一头,腿都疼死了,竟然还有四层楼!

香港阅读风气真那么盛吗?

智者说:买书和看书,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嗯,香港究竟还是懂得市场经济学的。

[tags]Hong Kong Book Fair, 香港书展, 香港[/tags]

突然间,我感觉好骄傲。

世界文化遗产耶!这是经过严谨认证、世界公认的世界文化遗产!

这个小红点竟然又缔造了一个让大家瞩目的事迹,而且狠狠在世界舞台烙下痕迹。

我开始想象相关政府单位开始磨拳霍霍,许多国内国外网站开始介绍和推广这个世界遗产新成员,然后,这个本来已经是国人络绎、不是太宁静的植物园将迎来一批又一批手举手机相机赞叹连绵、呼啸一阵然后离去的游客。那样的光景,我们是该骄傲还是苦恼?

BotanicGardens_1987

这个地方有我许多年少时的记忆。

少女时期,我们喜欢到这里,美其名是散步或野餐,更多时候是因为这里有足够的氛围让我们摆弄许多造作的pose,假想自己是当年琼瑶电影女主角,在空气中制造泡泡,在梦幻的泡泡中留下忸怩作态的照片。现在翻找出这些照片,甚觉脸红;但那是我们的年代,那是我们在植物园留下的无法抹灭的年少身影。

植物园从来就是很静态、很难高调起来的景点。动物园可以引进罕见的、甚至濒临绝种的明星动物,作为吸引国人和游客的使者,但植物园总是不容易深受宠爱,我们鲜少把植物园当成待客必去的旅游景点;但她却像自己家里的后花园,每天都有家人足迹无数。

这两年,我常到植物园跑步。

跑步对我来说,主要是拥有健康作息的鞭策,我其实不是很享受跑步这件事。许多个天微亮的清晨,我跑过各种操着不同晨运口号的人们,与迎面而来的慢跑者擦身而过,闪身正在打扫公园的员工,跃过瀑布流水潺潺,听到牛蛙鼻鼾震耳,闻着不同植物幽香四溢,经过准备开业的园区咖啡馆,气喘吁吁上斜坡、飞奔如牛下斜坡,时而纳闷穿着高跟鞋散步的心态,时而欣羨双手轻牵一路闲聊的老伴。这些看似如常的沿途风景,总是越嚼越有味。天微亮,推动我慵懒身躯的,正是这些让我觉得错过可惜的生活前菜。

这个植物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引力。慢跑其中,令人愉悦。

当一种念力很深沉,一种底蕴很深厚,它不需要高声嚷嚷,也能深深吸引。

新加坡植物园如是。

人,应当也如是的。

[tags]Singapore Botanic Gardens, UNESCO, World Heritage, 世界遗产, 新加坡植物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tags]

平易近人的艺术市集

Friday, April 17, 2015 posted by fungtasia
艺术,不再遥不可及。
Affordable Art Fair这周末登场,17日至19日连续三天在F1 Pit Building邀请大家与艺术面对面。
我在艺术门外徘徊,看画作看雕塑,用心却无法用眼睛,做判断的叫感觉,技法功力,嗯,好像很厉害,但说不上来,也真的不懂。
君伟锦伟CC今年也在这个平易近人的艺术市集现身。这群兴趣相投的朋友搞了个“意殊圈”(Arttag Circle),命名很君伟。在我眼里,他是个奇葩。什么事只要他一沾上手,我都看到一圈光环。而他有兴趣“染指”的领域,总让人惊喜。我在想,什么时候轮到下厨房,应该会通杀众熟女与师奶。
在“意殊圈”还惊喜看到了吴韦才的画作。他也是重量级才子,我只知道他的笔用来书写文字、剧本,殊不知也是一直很棒的画笔。马来西亚的《星洲日报》专访说他是“意殊圈”的专属画家,他的12幅画作,只能在“意殊圈”找到。我多想把那株《晚樱》移植回家,但对那幅《智慧不灭》也很钟情,还有那幅《小宝藏》法国旧书店微弱灯光下的阅读灵魂,很是摄魂。昨天的预览于我,是一场艳遇。
除了本地画家,也有中国大陆当代艺术家何剑、宋玮、谢帆的多幅作品。君伟透露,他追踪当代艺术蛮多年了,也认识了一些好朋友,这次把他们的作品带到新加坡,让大家认识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创意与艺术活力。
另一场艳遇,在“意殊圈”的日本区。当然,由CC导览,收获是百分百热情加激情(!),把我都说到画里头了。现实生活与水中倒影世界,哪个才是最真实的?这系列作品让人倾心,直叫人荷包相许。
Affordable Art Fair只有三天,让你的周末抹上些许艺术气质。之后,可以光顾“意殊圈”的虚拟画廊,期待他们带来更多惊艳。
Snap1

(摄影/杨君伟@arttag circle, Affordable Art Fair)

艺术作品,不再遥不可及。

Affordable Art Fair这周末登场,17日至19日连续三天在F1 Pit Building邀请大家与艺术面对面。顾名思义,就是让艺术作品更让人负担得起。今年有70个画廊参展,作品价格从$100 – $10,000不等。

我在艺术门外徘徊,看画作看雕塑,用心却无法用眼睛,做判断的叫感觉,技法功力,嗯,好像很厉害,但说不上来,也真的不懂。

君伟锦伟CC今年也在这个平易近人的艺术市集现身。这群兴趣相投的朋友搞了个“意殊圈”(Arttag Circle),命名很君伟。在我眼里,他是个奇葩。什么事只要他一沾上手,我都看到一圈光环。而他有兴趣“染指”的领域,总让人惊喜。我在想,什么时候轮到下厨房这件事,应该会通杀众熟女与师奶。

在“意殊圈”还惊喜看到了吴韦材的画作。他也是重量级才子,我只知道他的笔用来书写文字、剧本是一流,殊不知也是一支很棒的画笔。马来西亚的《星洲日报》专访说他是“意殊圈”的专属画家,他的12幅画作,只能在“意殊圈”找到。我多想把那株《晚樱》移植回家,但对那幅《智慧不灭》也很钟情,还有那幅《小宝藏》法国旧书店微弱灯光下的阅读灵魂,很是摄魂。昨天的预览于我,是一场艳遇。

除了本地画家,也有中国大陆当代艺术家何剑、宋玮、谢帆的多幅作品。君伟透露,他追踪当代艺术蛮多年了,也认识了一些好朋友,这次把他们的作品带到新加坡,让大家能认识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艺术创意与活力。

另一场艳遇,在“意殊圈”的日本区。当然,由CC导览,收获是百分百热情加激情(是的!她体内流着对生活极热情的血液!),把我都说到画里头了。现实生活与水中倒影世界,哪个才是最真实的?这系列作品让人倾心,直叫人荷包相许。

Affordable Art Fair只有三天,让你的周末抹上些许艺术气质。“意殊圈”的展厅在2A-04。之后,可以光顾“意殊圈”的虚拟画廊,期待他们带来更多惊艳。

Visit Arttag Circle here.

Like Arttag Circle on Facebook here.

Affordable Art Fair

17 Apr, Friday 12pm – 6pm

18 Apr, Saturday 11am – 8pm

19 Apr, Sunday 11am – 6pm

Venue: F1 Pit Building

Free Parking

Tickets: www.sistic.com.sg

[tags]Affordable Art Fair, 意殊圈, Arttag Circle, art, 艺术[/tags]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