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这一夜大家都停电

今天的网络上哀鸿遍野。很遗憾,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中民联反戈一击失败了,也传出了各种各样某政党如何无所不用其极的采取各种龌龊不已来保住选票的下三滥手段,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除了空降幽灵,便是停电这一档事。
根据路边社报导,有不少选区是在民联领先的情况之下突然停电导致计票过程中断,而当电力回复时据闻现场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谜样票箱,里面装载了满满一箱选票,让某政党成功偷天换日。如此神奇的能力,让我啧啧称奇之余不免也来幻想一下…
1

23
但很可惜,这纯属造谣。

黄德或败在国州分裂投票
邹宇晖驳斥停电造票传言


黄德微差票数败走文冬国席,网上各种谣言流传。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候任议员邹宇晖澄清,彭亨文冬总计票中心昨晚并没有发生停电,也没有最后关头戏剧性出现可疑票箱,导致选情翻盘。 

黄德仅因379张微差票数败给原任文冬国会议员廖中莱,在网上引发网民关注。昨晚选举成绩揭晓时,纷纷有网民转贴文章,指文冬总计票中心发生停电事件,及突然有可疑票箱送入计票地点“造票”,因此质疑选举成绩出现作假。 

邹宇晖接受《当今大马》电话访问时表示,自己昨晚在文冬总计票中心,其实并没有发生所谓的停电事件,“不知网上的谣言是从哪里来的”。 

为了消除网络的谣言,邹宇晖也在面书贴文敦促网民停止散播上述谣言。 

他说,昨晚开票时,文冬国席底下的美律州席、吉打里和沙拜州席所开出的选票都是黄德领先,但是最后柏浪界州席选票开出时,就出现拉锯情况,最后被反超。 

或不了解开票程序 


邹宇晖驳斥计票最后关头出现可疑选票导致黄德败选,并称这可能是网民不了解开票程序所造成的误解。 他指出,选票是在原有的投票站计票,并没有搬移到总计票中心计票,因此并没有发生临时运入选票,或突然找到遗漏的选票,导致结果翻盘的情况。 

他说,即便可能有人看到选委会搬动选票箱到总计票中心,也可能是选委会把选票箱集中在一块而已。 他指出,比较可能发生做手脚的程序是计票成绩单需选委会和参选人签名认可,或许上面的统计有误。 他也强调,选举过程还是出现问题,在文冬选区该党收到10多人投诉指遭人冒名取代而无法投票。 

邹宇晖表示,从网民和在地的民众不满,可以看出他们对黄德败选和整体选举结果的失落。

文章转载自当今大马
 
 

————————————————

也许大多数人不喜欢听,但我还是要说。

撇除某政党那些肮脏的竞选手段不谈,你们在大选之前,真的认为民联会胜出吗?没错,在我们的周围,的确感受到了反风炙热的吹着,尤其是我目前身处的柔佛新山,随着林伯伯的南下,似乎带动了我身边所有朋友对改朝换代的热忱,翻开面子书,举目皆是乌巴鸟的身影,我也一度认为,我们真有可能创造历史。

但是冷静下来一想,也许我错了。我的社交圈子并没有大到足以接触多数的友族同胞,不仅是占绝大多数的马来同胞,尤其是这次力保国阵不失的东马两大票仓的土族同胞。我们从来没有去靠近他们,聆听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却期望他们能有所改变,这可能吗?我在砂拉越度过了童年,也去过一些当地土族同胞的长屋拜访。你会惊讶他们大部分依然生活在没水没电的恶劣环境之中,资讯不发达,教育程度普遍上不高,沙巴州甚至与缅甸、印度等贫困国家被列为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粮食及营养援助计划的援助目标,有谁注意到他们了?因此,每到大选,国阵只要派些小糖果就能轻易拉拢到他们手中的一票,因为他们只看得到,听得到,接触得到国阵。对于这样的情况,许多砂州人民也是非常痛心的。反风在这些地方吹不起,说明民联还做得不够。我对许多人的言论感到痛心,无知不是罪,土著不懂,我们应该尽力让他们懂,而不是责怪他们!

去了解他们,了解他们的困境,了解他们的需求,再教育他们,为下一届的大选做准备,而不是无止境的谩骂、穿凿附会各种未经证实的消息,不要再让种族主义来挑衅大家敏感的神经。

Comments are closed.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