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江湖 Chimology

在坏人的日记本里,我是好人

最深江湖 Chimology header image 1

噢,胖了

November 26th, 2012 · 5 Comments

蔡深江

然而,徐佳莹不再是我熟悉的样子和神韵了。

然而,徐佳莹不再是我熟悉的样子和神韵了。

  

连张惠妹也胖了,唱快歌应该会很喘。

连张惠妹也胖了,唱快歌应该会很喘。

  听徐佳莹在金马奖颁奖礼上唱歌,丝丝入扣的声音,听觉效果绝佳;刘德华听着听着,满足地笑了。然而,徐佳莹不再是出首张专辑我熟悉的样子和神韵,但那有什么关系,歌声熟悉的牵引,就是魅力。
  连张惠妹也胖了,胖得不成样子,唱快歌应该很喘,听的人也很喘,就失去赏心悦目的角度。更别说其他淡出了歌坛影坛的人了,不必跟体重斤斤计较,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从健康的角度看,或许发胖反而是好事。要在荧光幕前显瘦,必须比真人还瘦,在荧幕上看起来才正常。那是专业或者变态,可以用不同心态解读,反正有多少明星是真正健健康康地瘦,多少是吃药减肥节食抽烟抽脂乱了荷尔蒙,自己清楚。
  这么一想,胖了,反而是健康的。

→ 5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好到不可思议

November 25th, 2012 · 3 Comments

蔡深江

政府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政策,送出津贴让屋主享有私人泳池,会让许多旁居者心理不平衡呢。

政府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政策,送出津贴让屋主享有私人泳池,会让许多旁居者心理不平衡呢。

  新闻汇报时同事们议论纷纷,新EC(执行共管公寓)单位竟然推出了拥有私人泳池的豪华单位。在这个普遍认为房价偏高的时刻,到底政府该以基本安居为重,还是要另拨资源满足一小部分人远比一般私人公寓更舒适奢华的住屋要求,再次引起关注。
  政府在1996年中首次推出EC,当时的说法是:EC计划将使新加坡人有更多机会拥有私人房地产,特别是第一次购买私人房地产的人;而我国土地有限,政府将鼓励发展商建设小面积的EC。
  比较当初“要满足那些想拥有私人住宅的国人的期望”,今天的EC已变成是比大众化私人公寓更豪华的选择。政府在地价上给以EC比市场价格低的折扣,首次申请者甚至还可享有购屋补助金,难免会让人更紧盯着EC审视。
  虽然EC的设计和促销手法政府不会干预,也让发展商自行决定价格,不过那么离谱的奢华毕竟会引起社会大众的不同观感,可能也超越自由市场的运作。当发展商乖离了建设EC的单纯出发点,当局无可避免必须面对公众的质疑。
  记得EC刚推出时,坊间有两种看法,一是政府不应锦上添花,而是把更多津贴用来满足低收入阶层的购屋需求;一是EC定价太高了,中等入息阶层其实买不起。经过十多年的市场磨合,EC逐渐找到市场定位,此刻却在过犹不及之处,引起另一波涟漪。
  其实以EC的数量,只能继续满足小众市场的需求,却会让更多事不关己的人,产生不同反应。毕竟住房购屋的压力对许多民众来说,早已超越安得广厦千万间的遮风挡雨,而是如何在买卖转手间多赚一笔,甚至是拥有第二第三个房地产的算计。
  被津贴的EC,于是在万众瞩目下动辄得咎。政府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政策,送出津贴让屋主享有私人泳池,不但让其他国家的人民艳羡不已,更会让许多旁居者心理不平衡呢。(2012年9月12日@wb深呼吸)

→ 3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在按与不按之间

September 23rd, 2012 · 5 Comments

那是一张超过40年的泛黄黑白照,沙篱上的树影和年轻俊俏的神情,往事人情历历在目。
那是一张超过40年的泛黄黑白照,沙篱上的树影和年轻俊俏的神情,往事人情历历在目。(晚报版权)

蔡深江

  在数码相机的年代,我们失去的是珍惜地按下快门的刹那,更准确地说,是在拍照的过程中,学会了什么是无法重来,或者付出代价的深刻和沉重。现在delete是一个方便却便宜的做法,在只有底片的年代,每按一次快门都要想象一遍可能的结果是什么,甚至在按与不按之间,学会了错过的遗憾,影像才有分量。
  在胶卷的岁月里,一切得来不易,挥霍真的是少数人的权利,每一次旅行要计算会用多少底片,还要算回来后冲洗的代价。美景当前,不见得每一个时刻都要拍照留念,反而有了估量的韵味,回忆也变得厚实。
  现在我们动不动就拍了再说,拼了命地拍,却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回味。反正人手一台,各拍各的,没有了看照片的惊喜,也少了翻相簿的乐趣。我爸说的没错,吃不够最好,多买了就不值钱。
  钱多到掉了也不捡,也许就会感叹当年穷困的美好,岁月老了余味更醇。我的心境是不是也渐渐两鬓双白,才会如此感慨?
  说回照片中的人,那是一张超过40年的泛黄黑白照,沙篱上的树影和年轻俊俏的神情,往事人情历历在目。我没有得到同意就先刊用,照片中的人你也许认识,请留意晚报接下来的故事。

→ 5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手机的感动

May 21st, 2012 · 3 Comments

从失而复得的惊喜中,品味台湾人情的美好。

从失而复得的惊喜中,品味台湾人情的美好。

wb深呼吸
手机的感动
蔡深江

  对台湾的欣赏,突然集中在遗落计程车(德士)的手机上,随感动蔓延开来,竟然就成了行销台湾的最新名片。捡获陌生旅客的手机,计程车司机理所当然归还,不会想到在媒体热心赞扬下,会成为新闻主角。
  是的,从中国大陆媒体名人韩寒到日本旅客,再到和我一起台北出差的同事,同一个星期内,都感受到手机、钱包遗失的遗憾,再从失而复得的惊喜中,品味台湾人情的美好。那或许是巧合,却无可否认同时是一种善良能量的汇聚。
  旅客对台湾人的印象,可以从日常接触的亲身体验中感受到,可以从电视节目无孔不入的社会新闻中透视曲扭,也可以从政客声嘶力竭的“对啊不对”的呐喊与诉求中,拼凑出轮廓。通常电视新闻里看到的,不如美食节目中看到的台湾更真实,虽然都是经过了筛选与包装的提味。
  先是韩寒从W酒店到阳明山途中,手机落在计程车上,诚实的司机王松鸿把它送回酒店;韩寒5月10日在博文《太平洋的风》赞扬王松鸿比马英九给他留下更深印象。
  韩寒因此“石化了”,还说“没有完美的地方,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完美的文化,在华人的世界里, 它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的确没有什么比它更好了。 ”当然,这样的感性比较也引起大陆网民的抨击,不过不会掩盖手机带来的感动。
  韩寒博文发酵时,5月15日的《自由时报》封面报道了日本旅客在计程车遗失钱包的新闻。当司机倒回头要归还时,发现旅客搭乘的游轮已经离开花莲港,于是港务公司马上派拖船追游轮,再以吊篮将钱包物归原主,同时也完成了又一则计程车司机路不拾遗的形象故事。
  当然,间中我的同事也将手机落在计程车上,按经验法则认定不可能复得,没想到隔天司机竟想方设法找到我们住的酒店,亲自送回并且不留姓名。而我则是将手机落到复兴南路豆浆店桌上,转身离开没几步,服务生就追上来归还,还提醒我下次要小心。
  如果这些都是偶然,那人性的善良就不会是必然的。
  可惜台湾人的淳朴善良,过去总被政治人物的算计给模糊了。台湾“大老”沈富雄在2005年谈起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时就曾说:“人都一样坏,至于坏到什么程度,要看什么制度”。那样的一针见血,当然不适用在台湾老百姓身上。(2012年5月20日刊新加坡《联合晚报》)

→ 3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骂人

March 20th, 2012 · 15 Comments

蔡深江

  诤友Robin Hood写电邮问我,前一阵子的网上骂人事件,“是不是新加坡人自己在对号入座”?
  按我的理解,伤害了对方的感受,就是骂了人,其他都是辩驳的技巧。出发点和用意不会骗人,有没有 指名道姓倒是其次了。
  另外,有没有必要将网上骂人的东西放大来看,然后感觉受伤,是选择和判断。如果你谷歌我的名字, 骂我的人还真不少,有些我必须谦卑面对、反省,另外一些,只能置之不理或一笑带过。
  有时,原则是对你不喜欢的人讲的。这是多年前吾友阿六悟出的道理,很好用。
  更深一层看问题,不应该切割成“谁骂你所以你不爽了”,而应该是把重点放在“为什么会被骂”“骂得有没有道理”。情绪很容易煽动,总是把问题转化成另一个困境,最终灰头土脸,都是在胃里翻腾的隔夜菜。
  刚好读到台湾《苹果日报》总编辑写的文章《骂我八流总编也没关系》,有些痛快。其实骂人谁不会,怎么应对被骂,才见高下。

→ 15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凤飞飞走了

February 13th, 2012 · 10 Comments

带走了一代人的记忆

带走了一代人的记忆

为生命喝采
蔡深江

  算不上是凤飞飞的歌迷,对她的歌曲仍有记忆,过去嫌她俗了,后来觉得能唱到这个地步,牵动这么多人心,就算是一种力量。很多人喜欢她的亲和,我怀念她的爽朗自信。
  一代人的记忆就这么戛然而止,停留在错愕中。至少那样的死讯是少有的,隔了一个多月,大家沉默无声。
  下午2点36分,我和同事在附近咖啡店午餐,接到凤飞飞过逝的消息,马上飞车回编辑室。在车上忙着联系调度,要停机改版,要消化信息,要决定耽搁的时间。
  我们只有几分钟,匆忙交代她的一生,1953-2012。
  明天,我们继续与读者一起回忆凤飞飞。

凤飞飞病逝 终年60岁  遗嘱规定要守死讯秘密

→ 10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旧稿也好

February 10th, 2012 · 5 Comments

安静背后有想法蠢动
蔡深江

  离不开人情冷暖、黑白记忆,每一个故事在理解面前都各自独特,每一双眼睛背后都有温度。我走过窗子,缓缓张望,似乎明白什么,又其实什么也看不到。
  时间是街头卖艺人,厚漆成雕像,装扮路边风景,只在你不注意时眼神流转。于是满街欢笑,孩子半信半疑,春天就这么来了。在熙来攘往之间有人失神,没人注意。
  喜欢看镜头定格年岁尽头,浓缩瞬间感情。感情原本不该如此提炼,却不得不如此提炼。
  一些人提早出现,一些来不及找到位置,一些浑然不知。事情总是摆荡,生命本该精彩,也该残酷粗糙。墙上光影恍惚,一只虫要爬到什么时候才会累?
  江湖在吗?江湖老打呵欠。有了照片,沉默就是一种语言。
  有一天我老了,在寂寞面前,希望还是这么黑白分明。(写于2006年春,for eye the city 2005,贪玩,全篇不用“的”字,也算挑战。)

→ 5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花与不花

February 7th, 2012 · 1 Comment

蔡深江

  台湾换新内阁,新官走马上任,据报道送到行政院的祝贺花篮淹沒走道。这样的情况原本最能显示受欢迎/支持/奉承的实力,却又凸显出台湾官员的左右为难。
  有事没事最爱批评的立委说:形同浪费公帑。奇怪了,送花的公司行号如果不是官方单位,怎么会浪费公帑呢?如果是私人机构送花,大概又会批评收好处了。
  最尴尬的是,收到花的官员/机构/单位不能拒绝,否则是不近人情;更不能公开呼吁:请别送花。要是惹火了花农,扛几十万朵花摆在门口抗议你不顾花农生计,就划不来了。
  好在花会凋谢茶会凉,在台湾无论发生什么事,很快就会过去。

→ 1 CommentTags: Uncategorized

龙年开工

January 24th, 2012 · 4 Comments

蔡深江

  这是我在《晚报》连续第四次带领团队在大年初一开工,已经习惯了三分之二初一的滋味。晚间报纸在隔天上午面市,一年就只有两次机会,一次是在圣诞节隔天,一次是年初二。
  那是晚间报纸争取上午报纸市场的机会,不能错过,因此团队们格外努力,在重要节日回来上班,放弃与家人聚会的时光,没有怨言。晚间报纸要留着前线记者不容易,采访新闻过程辛苦,压力大时间长,必须有很强的逆境求存意志,才能磨炼出能人所不能的本领。
  我们用心编采的成果,希望你也能珍惜、支持。谢谢。
《联合晚报》封面 注意啊,今天早上就可以买到《晚报》!!!

→ 4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美好一年

January 23rd, 2012 · 2 Comments

蔡深江

  在《晚报》与同事并肩三年了,晚间报纸的生态和运作,从读者的口味到新闻的处理,自有一套必须耗费心力才能摸索到皮毛的学问。了解读者背后的想法,才能抓到新闻重点,看似简单的判断,却要不断磨炼才能谨小慎微。
  同样的新闻,晚间报纸就是不能循规蹈矩报道,就是要懂得提味包装,却也不能逾越尺度。我常跟刚认识或初次见面就谈起了《晚报》的人说,《晚报》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是办给小市民看的报纸,让大家下班后休闲阅读,通常也能准确弥补免付费电视节目苍白的遗憾。
  不过《晚报》厉害的是有一批肯拼敢冲的团队,在新闻发生的同时,不客气地抢先,拼了命地挖掘。从记者、摄影到编辑,进入战斗状态的专注,总是让我感动。
  晚间报纸的意外线记者要24小时轮班,我告诉新人,是要抱着热线电话睡觉的,否则就可能错过了一条好新闻。枕着随时会响起的电话,通常很难安睡,值晚班的同事更不放心的却是电话彻夜不响。
  好几次记者连夜从新闻现场赶回来写稿,只能趴在桌上小憩,连回家睡觉的时间都要省下来;要不是对新闻工作有极大的热情,年轻人不可能这么投入。为了不错失任何线索,记者们追问和抽丝剥茧的精神,有时连警方查案人员都折服。
  那绝对不是轻松写意的工作,相信很多记者不会想让父母家人知道自己在冲新闻时,必须艰苦付出,忍受委屈与挫折。然而,完成使命的满足感,肯定也是新闻工作者极大的回报。
  在前几天举办的新春晚会上,同事们制作了一个短片,集结了记者们跑新闻的照片。在短片中,记者们以自嘲的方式感叹采访辛酸,敲门成了他们最“擅长”的举动,不管是木门、铁门或玻璃门,跑新闻就必须敲门,面对无数门后未知的脸孔,也要面对复杂而陌生的情绪,更吃过数不清的闭门羹。新闻前线的甘苦酸甜,我看了心情激动,更为同事们使命必达的热诚感到骄傲。
  带领这么一个勇敢的团队,如果我连自豪都不愿意高调展现,就愧对了这美好的一年。(2012年1月15日刊《联合晚报》)

看晚报记者在新闻现场的影像记录

→ 2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