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江湖 Chimology

在坏人的日记本里,我是好人

最深江湖 Chimology header image 1

什么东西不会坏?

July 8th, 2015 · 2 Comments

东西南北因电力故障全面瘫痪,坏就坏在下班尖峰期。

东西南北因电力故障全面瘫痪,坏就坏在下班尖峰期。(照片:联合早报)

蔡深江

当我说:什么东西不会坏,你联想到东西南北地铁线,事情就坏了。这个东西不是不能坏,而是什么时候坏?坏在谁的手上?能不能这么坏。。。

什么东西不会坏?海枯石烂了,仍由雨打风吹去,大家不会苛责。问题就出在人为伤害,维修为什么总是没有发挥预防效用?还是邮差总是按错铃?

先说一个小常识。当我们将车子送厂维修,通常原厂的收费是比较贵的,为什么?因为用的是原装货,更因为时间到了就更换,管它是不是还可以维持一年半载,反正按日期或里程数维修,工人按规定该换就换,确保正常情况下,车子不会坏在半路。在那样的思维底下,该坏的东西用钱替换,车子不坏在路上是最高原则,所谓品质保证就是用钱可以买到的,买一个安心。
如果是送给外面维修厂,有把握的技工会告诉你,别浪费钱,还可以用,但如果你听到叽叽声,最好车子赶紧送过来。那是环保又省钱的做法,风险是:车子可能坏在路上,但你以计算过的风险换省钱,还是很多人的务实选项。

这一次东西南北因电力故障全面瘫痪,坏就坏在下班尖峰期,坏在不久前大家在媒体上知道“SMRT总裁年收入达225万,历任总裁最高”。而在SMRT企业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集团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四季地铁业务蒙受历来第一次的季度亏损,可见过去饱受批评为“只顾赚钱”的印象,并不成立,因为面对亏损,地铁还是坏了。

SMRT总裁不久前才说,除了反应性地应对故障,要培育的是主动检测问题、防止故障发生的能力,这也是集团正在积极发展的一个专长。言犹在耳,只能说,坏就坏在这个积极发展的专长,还没有发展得很好。

东西南北线没有约好却同时坏了,当然不应该是原厂不原厂的问题,事故发生的原因还在调查,可以肯定的是,公众早已腻烦了技术性的解释。什么东西怎么不该坏的却坏了、派送多少人力调动免费巴士、最后SMRT如果被罚了几百万等,无法挽回公众失去的信心,无法补偿乘客失去的那几个小时,更无法确保下一次的不坏。

很简单,公众只想知道,是情有可原,还是无可避免?如果真的基于“什么东西不会坏?”的定律,那就不必乡愿地一再抱歉,误导公众的期待值,反而是应该更务实地教育乘客,月有阴晴月缺,大家必须在心情上处变不惊,生活就是如此。否则,就请打该打的屁股!

→ 2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权力这东西我明白,但政治是什么?

December 1st, 2014 · No Comments

蔡深江

支持者选择记住了美好的情绪,把更残酷的人性推给别人的不够合作。

支持者选择记住了美好的情绪,把更残酷的人性推给别人的不够合作。

  拼破了头连家人孩子最后都必须送上台鞠躬,然后胜利的一定是人民,输了就一肩扛下是自己努力不够。这样的戏码难怪到后来失去票房。
  此刻的胜利或者暂时的失败,都在三天后一切回复原状,权力的奢侈才是努力背后最大的动力。竞选期间看人,似乎不准,却又好像最准。选后看人,感觉不对,却永远没错。
  当初应该讲明,选举期间说的话都只是美丽的心愿,上台后的现实,不可能兑现所有承诺。支持者选择记住了美好的情绪,把更残酷的人性推给别人的不够合作。
  世界上剩下多少伟人?怎么会有人愿意丢钱挨骂奉献,抢个位子来给自己留臭名?政治这东西像蹩脚的导演,明明是让人一眼看穿的铺排,却死活要出人意表。

→ No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一天内看不同专科

October 15th, 2014 · 1 Comment

如果没有协调,由病人分别预约,不可能水到渠成。

如果没有协调,由病人分别预约,不可能水到渠成。

蔡深江

  在外国看医生,如果要在同一天内看不同专科门诊,那么看似理所当然的梦想是不是也遥不可及?我不知道。不过今天报纸大篇幅导道,看来多种疾病患者一天内能在公共医院接受不同专科医生看诊,是壮举了,或者离壮举不远的风光事迹。毕竟,如果没有协调,由病人分别预约,不可能水到渠成。
  这就是便民的举措,却往往得来不易,因为种种跨部门的障碍,落实总是困难。医院复诊程序的繁复和安排的难度,自然导致多年来没有改进,但从病人的角度,才不管背后有多么复杂。恰恰,这也正是旁观者的清楚。
  其实,无论是在综合诊疗所或者公共医院,本地人看病的感受和待遇近年来明显提升。只不过少有人赞,大家还是喜欢骂医药费高涨之类感受比真实强烈的情绪。
  我们渐渐习惯更优质的服务,也期待更好更快更便捷,这是应该的,但背后很多人也付出了努力和诚意,我们要点头示意。

→ 1 CommentTags: Uncategorized

占中想到的

October 8th, 2014 · 4 Comments

蔡深江
我们从镜头上看到的壮烈与凄美,都只是过程。 图片/互联网
我们从镜头上看到的壮烈与凄美,都只是过程。 图片/互联网

  必要时,学生和政治混杂在一起,使事情变复杂,也拉抬了社会的参与;那是一种手段,也是民主的铺排。学生罢课,对当政者施加压力,很早以前就被看成是一回事。那时,有机会接受教育的人不多,学生无法独善其身。
  学生的单纯,是牵动社会关注的利器,如果不被利用,如果背后没有太多牵扯,会是一种学习,通常不被苛责。虽然这个世代,要学生洗碗做家务都勉强了,对政治的格外投入,积极看是觉醒,消极看是跟风。
  社会撕裂与经济牵制是必要代价,要坚决表达诉求,无法点到为止。待形成共识之前,我们从镜头上看到的壮烈与凄美,都只是过程。
  看占中,我也思考新加坡这块土地的风情纹理。如果需要,相信我们的学生也会奋不顾身,只是要判断该与不该这么那么做,当下必要的冲动和骨气,尚是未知。
  判断与决策,才是最困难的开始。至于怎么收场,有台阶一切好谈。
看《唱弹》视频,谈占中

→ 4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算我一份

December 16th, 2013 · 3 Comments

蔡深江

是一种对新闻工作的热爱与使命,推动着媒体人不眠不休。

是一种对新闻工作的热爱与使命,推动着媒体人不眠不休。

同凤凰卫视的朋友谈起当年九一一事件发生那一刻,媒体人参与重大新闻的感受,总是令人热血涌动。凤凰的朋友说,当时,主播们即刻赶回直播室,来不及上妆就接力现场直译最新状况,看到新闻报道,工作人员陆续赶到,完全是自动自发的。
是一种对新闻工作的热爱与使命,推动着媒体人不眠不休。那是令人羡慕的力量,也是媒体人投入新闻的在所不惜。
主持人陈晓楠这么追述:“奔进公司大楼——那是一个极为熟悉的路线——上楼梯往右走是化妆间,向左走是演播室,我下意识地选择了左边。”

对不起,我没有化妆

她冲进演播室说的第一句话:“对不起,我没有化妆”,后来成为突发新闻的经典开场。
拥有那样的团队甚至是让人嫉妒的;不仅仅只是把新闻当一份工作,本身就是一种理念。然而实际运作,有太多的考量与考验,我努力却不奢求。
星期天晚上小印度发生骚乱,轮休的晚报记者主动打电话给主管请缨,将即时新闻挂上数码晚报,主动要求出席深夜记者会,支援现场采访……他们忙到清晨四五点,大概因参与重大新闻事件的激动和亢奋,没有几个能小睡一两个小时,一大早又回到新闻室,继续奋斗。
同样地,omy的年轻同事也自动自发彻夜整理过滤上载最新消息,陪网民跟进事态发展,并为自己在关键时刻参与了而深感自豪。那都是力量,在新闻发生的当下,展现对新闻工作最真实的拥抱。

新闻业最幸福的担当

前几天的分尸案,发生在骚乱事件后新闻战力指数接近人仰马翻的情况下,原本在休假的主管赶回新闻室就进入战况,仿佛理所当然,另一个刚拿了病假的编辑同事硬是拧着鼻涕说,排了封面才回家,不由分说。
当下我内心的激动与自豪即刻涌上,能跟这个精彩而有主见的团队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有大案大家都不想缺席,对我来说,那就是新闻事业最幸福的担当。
在新闻事件发生时,同事们“算我一份”的主动和投入,几乎决定了新闻的成败。
我很幸运,更心存感激,能与这样一批执著新闻的团队共事;他们并不是无怨无悔,却在必要时甘于挨苦坚持,使命必达,二话不说。
(原载2013年12月15日《联合晚报》wb深呼吸

→ 3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政治的提醒

May 6th, 2013 · 4 Comments

读《白衣人》,犹如走到历史舞台的幕后,窥探政治人物当时的心理状态。
读《白衣人》,犹如走到历史舞台的幕后,窥探政治人物当时的心理状态。

蔡深江

  猜猜以下的这段话是谁在什么背景下说的?
  “人民因为跟不上法令的频频改革和修订而产生了困惑。这显示我们操之过急。政府应该表现得更愿意聆听有建设性的批评,如果这些批评有道理,就应该不怕丢脸虚心接受。”
  那是1961年4月29日芳林区补选,人民行动党得票过27%惨败后,党主席杜进才针对检讨委员会的报告所作的总结。据《白衣人》对当时情况的描述:“政府在没有清楚向人民解释或协商的情况下就进行改革,身为党主席的杜进才毫不留情地批判了自己的政府。”
  50多年前吸取的教训,今天看来,还是那么贴切。其实,那样的深刻反省,对任何一个执政党来说,是无论什么时候都适用的当头棒喝。当然,能够那么坦诚地痛定思痛,也是捍卫政权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读《白衣人》,反复对照政治上成败起伏的关键,是饶有乐趣的收获。除了解读那个时代的政治密码,从许多珍贵的资料和谈话中拼凑出历史更完整的面貌,也把许多事件之间的空白和落差联系起来,犹如是走到历史舞台的幕后,窥探政治人物当时的心理状态。
  当时新马政治纠结牵制,危机四伏。然而,直到今日,马来西亚的政治脉动仍然对隔岸的新加坡影响很大。
  过了今天,马来西亚的政治将进入很不一样的状态。经过史上最激烈的选战,无论成败的哪一方都应该感受到民意的强大震撼,如同《白衣人》一书中对一次又一次的选战所沉淀出来的教训,那都是一个国家一块土地的人民,共同成长的必要印记与波折。
  “基于当时的政治情况不明朗,因此投票结果如何谁也说不准……刘坡得忆述,在投票日前夕的行动党群众大会上,吴庆瑞发出警告说,如果社阵获胜并组织政府,马来西亚军队将从长堤彼岸开入新加坡。”《白衣人》这么记录1963年9月21日的新加坡大选。当然,那样的选前提醒,现在看来就百味杂陈了。
(华文版《白衣人》已在各大书店发售,售价和之前的英文版一样是39元9角(不包括消费税))(文章刊登《联合晚报》WB深呼吸,2013年5月5日)

→ 4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亲爱的补选

January 21st, 2013 · 8 Comments

蔡深江

我们这里风雨不改,连群众大会也很有人气。

我们这里风雨不改,连群众大会也很有人气。(吴庆顺摄/晚报)

亲爱的补选:
  那些喜欢投票的人,喜欢被尊重,至少有选择。是不是一种奇怪的心态,我不知道,通常没有强制投票的地方,投票率高低看天气。亲爱的补选,我们这里风雨不改,连群众大会也很有人气。
  其他没有投票机会的人会羡慕,那种一下子成为焦点的虚荣感,真的,要喊过口号才知道。地方议题受到各方人马关注,大家都知道这里缺什么,人们不满什么,就连握个手的客气口吻,午夜梦回也很满足了。
  听说看群众大会,车子停在路边不怕抄牌,真的吗?通常那些是没有选票老远来看热闹的人啊,怎么也沾到补选便民措施?亲爱的补选,日子单调的时候,来调剂一下好像也很有票房喔。
  平日,其实谁真正在乎议员做了什么讲了什么在国会提什么议案?选民的热情,冷得很快。
  当然,日子还是要继续,补选不会带来免费的午餐,等雨过天青,出门还是要打伞。亲爱的补选,冷静日后,一切自有分晓。
  祝
代代平安

选民甲上

→ 8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亲爱的2013

January 14th, 2013 · 2 Comments

如云,万变却也不变

如云,万变却也不变

蔡深江

  没有一次在岁末年初想象得到新一年会有怎么样的意想不到,从人情世故到时事动态。如云,万变却也不变,人生无常至此。
  我开始望向风水,否则明明不会得奖的艺人怎么就异军突起了?而不该发生的事情偏偏就摊在阳光底下了?那些坐困愁城的人突然眼前一亮,风生水起的人继续鹏程万里。注定要在五行八卦间,有着不为人知的奥秘呀,世事才如棋,马善被人骑。
  日子不会平白无故作弄我们的感觉,亲爱的2013,你盘算如何出人意表啊?

→ 2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告别2012

December 30th, 2012 · 4 Comments

蔡深江

2012的身影,模糊将尽。
2012的身影,模糊将尽。

  那必须是模糊的身影,2012将尽,我们把阳光藏好,准备跟乌云对抗。日子是一连串的惊叹,那些飞驰而过的情绪,丝毫没有刹车的诚意。
  该用新闻事件来注脚,还是月历上斑驳的赌气,买了一些应该用不着的物品,担心通货膨胀反悔。报纸翻着旧账,皱纹老来感叹。
  我的朋友提早发了新年快乐的简讯,的确令人担忧,此去经年虚设的,该不会是迟疑的烟花。他们继续抱紧政治的万年历啊,祖母幽幽在树下给我打眼色,算算中奖几率,别理寒蝉凄切。初识的魔术师,变走了自己的腼腆,于是大家想起了从前。
  晓风崇拜残月,夜来梦多尿急,算命的说少吃柑橘。

→ 4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

提醒或者最后通牒

December 1st, 2012 · No Comments

蔡深江

可惜当局没有更明确点出,EC的精神是什么?

可惜当局没有更明确点出,EC的精神是什么?

  两个多月前,我在晚报写《好到不可思议》,指送出津贴让EC(执行共管公寓)屋主享有豪华私人泳池的单位,已偏离政府推出EC的本意:“当发展商乖离了建设EC的单纯出发点,当局无可避免必须面对公众的质疑。”日前,国家发展部长也在博客对发展商发出提醒。
  部长期望发展商自己计算过,确保豪华顶层单位是它希望吸引的EC申请者负担得起的;发展商应该遵守EC条例的用意和精神。
  部长的提醒适时而必要,毕竟这些建案要得到当局的批准。然而,发展商没有替政府把关的义务,在合法情况下有利可图,就会全力以赴。
  如果单从“是否负担得起”,来判断EC该建得多豪华,我认为那样的提醒还是不够明确也不够强烈的。也就是说,回归政府推出EC的本意,并没有也不会鼓励发展商建“超大”、“豪华”的单位,就算负担得起,EC的设备也不应该提升至超越一般私人公寓的水平。
  为了让收入超过购买组屋顶限,又无法负担得起私人公寓价格的国人能拥有房地产,政府在地价上给EC发展地段比市场价格低约30%的折扣。那样的价差本身,就是吸引力,而不是让介于组屋和私人公寓的EC越俎代庖,满足首次购物者更奢华的期待。
  可惜当局没有更明确点出,EC的精神是什么?
  拿了津贴就必须符合社会期待,而不是用这些津贴作为弹药,让EC单位更妩媚耀眼。发展商接连推出偏离航道的单位,不但本末倒置,更透露出购买EC者的心态。显然一些买得起EC的人,已不再是政府原本要照顾的夹心层。他们购屋的动机,更多是要利用不拿白不拿的津贴和好处,作为自己捞取第一桶金的本钱。
  那些将EC看成投资工具而不是要建立家园的人,千万别将政府当凯子;部长谆谆善诱的提醒,或许也是最后通牒。(2012年11月25日@wb深呼吸)

→ No CommentsTag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