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妹小語錄之 天空好亂

石頭妹小語錄之 天空好亂

那天,在車站等乘校車回家的哥哥。 妹妹閑著無聊,望看天空,然後盯得出神。問她看到什麽?她若有所思地托著下巴說: 媽媽,天空好亂哦!你看白雲怎麽就亂亂的?好奇怪! 妹妹是個整齊又有紀律的小孩,生活自理能力自小就很強,兩歲開始教導她收玩具,她就會又快又好地歸類並整理完畢。每次出門,她總是第一個把衣服穿好,鞋子搭配好穿好,把易通卡挂在脖子上,整齊地站在門口等我們。 對亂有一套看法的妹妹,對那天的天空“不太滿意”。只因白雲不是一朵朵,而是散開的,對她來說,就是有淩亂感覺。 呵呵,現代人都是低頭族,只顧著盯著手機,看不見天空,忘記有白雲。小朋友反而關心身邊的一草一木,看天空,看路上的車子,看草地上的小野花。他們往往從我們所忽略的小處找到了大喜悅,無需很物質很實在的,就是一點小發現就可以高興很久。 你的天空亂嗎?多久沒擡起頭來看看白雲?多久沒整理自己的心房?

 

石頭妹小語錄之 最愛的人

石頭妹小語錄之 最愛的人

石頭妹童言童語,經常會說出讓媽媽感動的話,特此記錄下來,珍藏在記憶的小鐵盒。 媽媽: 你最愛的人是誰吖? 妹妹: 我最愛媽媽了。因為媽媽很辛苦,我生病的時候媽媽都沒有睡覺,一直一直照顧我。因為媽媽愛我,因為媽媽喜歡親我抱我陪我玩。 原來,四歲的她都能體會媽媽的全心付出,原來她都看在眼裏,放在心上,難怪她每天都會親我。每一次親我的時候都會告訴我,她好愛媽媽。 擁抱與親吻孩子不但是愛的最直接表現,也給予他們安全感。所以每次接妹妹下課,工作再累,一見到她,都會抱起來親親她膨膨的小臉頰,她就會幸福地笑再回親我。 一個人帶兩個小石頭累不在話下,為了孩子們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我愛你們,親愛的小石頭們!

 

老背少

老背少

那天下著細雨,爸爸堅持背起已5歲大的石頭妹妹。 妹妹撐著傘,爸爸緊緊抓住她。妹妹信任爸爸,所以大膽放手,因為放心安心。 媽媽在背後跟著,內心莫名感動。 妹妹貼著爸爸寬厚的背幸福著,淺露微笑。 爸爸背部的熱度,傳遞他愛的深度。 那條長長的小路,爸爸背著甜蜜的負擔,腳步卻輕盈。捕捉這一刻,希望提醒妹妹爸爸對她的愛。

 

兒童節氣質一下

兒童節氣質一下

兒童節曾幾何時竟然不再是10月1日了。 孩子回新念書,才知道兒童節改成10月第一個星期的周五。 哥哥學校前一天慶祝會上,老師們賣力地呈獻超夯的騎馬舞,也送學生們貼心的小禮物。 兒童節當天,帶孩子們去博物館參觀,原本以為他們會覺得悶。沒想到小朋友的反應熱烈,尤其是求知欲強的7歲哥哥,最愛二樓的新加坡曆史走廊展廳。戴著耳機聽著導覽,認真的模樣讓媽媽佩服。4歲的妹妹不懂,但事事好奇覺得新奇。 回家途中,妹妹問: 我們什麽時候再來啊? 問他們兒童節快樂嗎? 孩子們異口同聲說: 今天好快樂哦! 哥哥說下次來要再留久些,一個下午不夠時間細細參觀。 img title=”PicsArt_1349425753031.jpg” class=”alignnone” alt=”image” src=”http://blog.omy.sg/chen_shi/files/2012/10/wpid-PicsArt_1349425753031.jpg” /

 

我已經4歲很多年了。

我已經4歲很多年了。

妹妹今早吃早點時,有感而發地說: 媽媽,我已經4歲很多年了。什麽時候才5歲呢? 呵呵,因為媽媽常說,等你長大些才可以做這做那,有些事情7歲的哥哥能做,她卻不能,所以懊惱累積在心。 媽媽說,明年啊,再過幾個月就5歲了。 傻丫頭笑了,笑容燦爛地計劃她要做的事: 我要學跳芭蕾舞,我生日要吃巧克力蛋糕,我力氣大了要幫媽提東西啊…… 快樂悲傷很單純,複雜問題簡單化,心中疑惑解開,立即恢複開朗本性。媽媽要學習啊,修這EQ學分不簡單喲。  

 

長假結束,長工開始。

長假結束,長工開始。

哥哥今年升小一,媽媽帶著兩小,和孩子們回到新加坡了。只好忍心讓爸爸當台獨份子、空中飛人。 媽媽結束了7年的長假,重返職場,開始過蠟燭兩頭燒的日子。 可喜的是,已經挨過最苦最無助最混亂最脆弱的前半年了,yeah! 在不被看好,在好事者相信不到幾個月就打道回府,媽媽靠著兩小的微笑和為母則強的力量,一個人撐過來了。必須感謝身邊不吝惜伸出援手的天使,讓我在生命的轉角處,得到溫暖。一個問候關心的簡訊,一個在臉書上的讚,一份體諒,讓我又撐了下去。 接下來,會更勤快地blogging,好好磨磨鈍了的筆,鏽了的腦。 感謝生命讓我重新出發,找到了新的出口,也感謝家裡兩小的配合,小小年紀卻被迫獨立,更懂得體諒媽媽的辛苦。大家辛苦了,我的親親大小寶貝們,為了你們,媽媽甘心做牛做馬,哞~~~~~

 

畢業是為了踏上更長的學習道路

畢業是為了踏上更長的學習道路

停筆停了好一陣子﹐一方面是因為眼疾﹐一方面是忙於編輯工作。 原來生活可以很瑣碎﹐原來生活可以漫無邊際地忙碌﹐原來生活可以﹐就這樣。 哥哥快從幼稚園大班畢業﹐下個星期就是畢業典禮。這個暑假結束﹐九月份就得開始正式邁入國小生活﹐更長的學習之路。 總是慢半拍的哥哥﹐讓媽媽總是忍不住操心﹐曾經有好長一段日子﹐手握得更緊。 這些日子﹐媽媽慢慢學習放手﹐讓哥哥慢慢去跌倒去爬起來再跌倒。 慢慢地﹐看見哥哥的進步﹐雖然不穩定﹐但是生活常規上已經逐漸建立。生活自理上﹐也逐漸進步中。 值得慶幸的是﹐他愛看書的習慣始終沒變﹐國文識字能力較強﹐所以拿起中文書總是能靜靜閱讀。 幼稚園老師為了小一的銜接﹐已經開始讓他們過模擬小一的上課方式﹐所以得每天回家做功課。 稍微叮嚀﹐哥哥倒是能坐在小書桌前﹐自己把功課拿出來﹐一一寫完﹐因為看得懂國字﹐所以不必媽媽念題目念習題。 倒是碰到需要剪貼的功課﹐哥哥就顯得懶散﹐因為精細動作不夠靈敏的他﹐握起剪刀還是會吃力。倒是寫字方面﹐他並沒想像中排斥﹐字其實也寫得算工整。碰到一兩個寫得不好或寫錯的字﹐要他重寫﹐以前他會與媽媽對抗﹐耍賴不想寫﹐現在居然二話不說﹐就擦掉重寫。 慢慢訓練小傢伙養成自己檢查功課的好習慣﹐因為感統的問題﹐偶爾腦子會停電﹐所以訓練他寫完後重新再看一遍﹐也幫助他重新插電﹐減少漏題的問題。 台灣的公立幼稚園﹐著重於孩子的生活常規建立與品德教學﹐不主張讓幼兒太早學習與拿筆寫字。所以我們家哥哥一個星期只拿一次書包回家﹐做一次功課。 功課主要是配合學習的生活主題﹐例如所居住的生活社區﹐孩子就必須自己畫簡單的地圖﹐告訴老師從家裡走到學校﹐會經過什麼道路﹐看見什麼建築物或商店。端午節的時候﹐老師也教導孩子們做驅除疾厄的香包。 哥哥知道的生活常識比媽媽還豐富﹐他知道遇到地震或颱風應該怎麼做﹔什麼緊急狀況要撥什麼電話號碼求救。因為學校教會他很多生活上的知識﹐也努力灌輸他們正向正面的思考方式。 想想剛開始上學時﹐老是不服從規範﹐每每與老師對抗頂嘴的孩子。 現在已經慢慢學會遵守規矩的重要﹐至少不再插隊﹐上課時說話會猛地想起不應該這麼做而自我提醒。 小男生畢竟有他不被馴服的特性﹐只要不帶給身邊的老師與同學太多的困擾﹐媽媽還是願意偶爾睜一眼閉一眼。壓抑太多﹐過度服從﹐會像隻被捏在管教手心的蝴蝶﹐窒息﹐或一鬆手﹐完全逃離。 媽媽心中一定要有一把尺﹐該堅持的時候就該堅持到底﹐不能寵溺不能過度放縱﹐像放風箏。一收一放。實行起來﹐很難啊﹐真的很難﹐每次狀況不同﹐每次各有取舍﹐每次都有兩難。所以教養孩子真的是一條漫長的道路﹐孩子幼稚園畢業﹐媽媽也是幼稚園剛畢業﹔伴隨著孩子的成長﹐媽媽得一起成長﹐不斷學習並修正教養方式。 加油吧﹐孩子﹐媽媽也一定要加油﹐一起升上國小一年級。

 

人飼阮﹐ 阮飼人。

人飼阮﹐ 阮飼人。

那天﹐帶兒子去醫院作治療。 剛好是妹妹的午睡時間﹐所以我便背起13kg重﹐90cm高的小寶貝﹐一起去醫院。 因為雙颱風的效應﹐那天大雨滂沱﹐哥哥穿起雨衣﹐我撐著傘﹐把妹妹抱得緊緊的。 到了醫院﹐幫哥哥脫下雨衣﹐帶他去廁所洗手。 我幫他擠洗手乳﹐讓他把手洗乾淨﹐再擦乾。 有一位阿嬤站在我們背後﹐輕輕地說了一句:好辛苦哦! 她的眼神很慈祥。 她接著說:我是過來人﹐以前也是懷裡背一個﹐手裡牽一個。你個頭比我小﹐孩子又長得好高﹐比我辛苦吧?你很棒﹐孩子都養得很好哦。要加油哦﹐再過幾年孩子大些﹐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我鼻子居然有點酸﹐眼眶竟然紅了﹐不敢看她﹐只是匆匆道謝。 不是覺得辛苦﹐而是覺得心裡暖暖的﹐一種不明所以的感動吧。 一個人嫁來台灣﹐就習慣獨立地帶孩子出門。 以前朋友從新加坡來看我﹐和我出門時﹐見我大包小包﹐還抱小牽大的。她們說﹐沒有女佣﹐她們不可能自己帶孩子們出去﹐因為實在太麻煩太辛苦了。 對於我的轉變﹐朋友是覺得不可思議。 就連我父親和妹妹們來台北時﹐都不敢相信以前那個凡事依賴﹐神經大條的我﹐居然能夠帶好兩個孩子。 也許是母親在我兒子出世前兩個月過世﹐讓我一夜長大吧。少了依賴的肩膀﹐少了可以隨時隨地撒嬌耍賴的母親﹐自己總得像個媽媽﹐把孩子帶好吧。 外子得工作﹐一肩扛起我們一家四口的生活﹐我怎麼可能事事依賴他! 為母則強﹐身為人母﹐為了孩子﹐什麼樣的困境都能忍受﹐什麼樣的委屈都能承受﹐勇氣與獨立性自然養成。我沒什麼了不起﹐因為我的母親也是這樣養育我們五姐妹﹐就像她以前常說的:人飼阮﹐ 阮飼人。(台語) 這是自然不過的義務﹐不期待養兒防老﹐只希望孩子們健康平安長大﹐以後能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讓出你心中的博愛座

讓出你心中的博愛座

那天﹐和老公帶著孩子搭公車﹐我抱著2歲大的妹妹﹐5歲大的哥哥走在我們前面﹐老公背著沉重的嬰兒推車在後面。 一上車﹐左排的博愛座都被年輕人佔據了﹐一看見我們﹐坐在最前面的正妹很奇怪地馬上低頭昏睡。旁邊兩位男生﹐則是互相推彼此肩膀作勢要對方讓座。 結果﹐是右排的媽媽先站起來﹐讓位給我和妹妹坐。那兩名男生見狀不好意思﹐都站起來讓我們家哥哥坐。我一再向那位中年媽媽道謝。其實﹐每次在台北搭乘交通工具﹐起身讓位的都一定是婆婆媽媽們﹐可能是將心比心所以比較有同理心。 其實﹐雖說公車和捷運上的博愛座是希望乘客優先讓位給老弱婦孺﹐但我倒是認為沒人坐的時候﹐大家都可以自在地坐﹐只要看見有需要的人就主動讓座即可。如果心中存有那份愛心與同理心﹐那麼車上每個車位都是博愛座﹐不需要特設的座位來刻意提醒你拿出你的愛心。 這個老問題一直存在。台北市捷運更是印製大批「博愛識別貼紙」,提供給需要的民眾索取,大大一張貼在身上,讓乘客看到貼紙,就知道讓座﹔但是真正索取的人少之又少。想想﹐一踏進車廂﹐那些乘客立即把眼睛閉上﹐那貼紙是要貼給誰看啊?心靈閉上後再大的貼紙也無法讓他們睜開眼睛面對有需要的人啊。 為了不讓座﹐年輕人真的煞費苦心﹐也很有創意﹐什麼方法都用上﹐其實就站一下真的有那麼困難嗎?這個老問題在繁華的都市普遍存在﹐我上個月回新加坡的時候也遭遇過好幾次。印象最深刻的是搭feeder service 238﹐我抱著妹妹﹐牽著哥哥上車﹐同樣地該讓座的年輕壯漢與高貴小姐們都視若無睹。結果我因為大包小包﹐只好放下13kg重的妹妹讓她和哥哥一起抓住扶桿﹐我則是用腳儘量頂住妹妹﹐擔心她重心不穩。就這樣﹐我們母子仨搖搖晃晃地站到接近目的地的前兩個站﹐等到有空位才坐下。兩年前﹐去東京旅行﹐那時候懷著妹妹﹐大腹便便的﹐也是站了好多站﹐一位白髮蒼蒼的阿嬤走過來讓座﹐但是我實在不好意思讓她老人家站著﹐結果就互相禮讓著。 我不生氣﹐帶著兩個小孩搭乘交通工具﹐已經做好心理建設﹐因為別人沒有義務一定要讓位給我們母子仨﹐所以都訓練好孩子們怎麼在晃動的車廂平衡站立。雖然哥哥會問為什麼大哥哥大姐姐都在睡覺打電話﹐為什麼沒人看見我們啊(呵呵﹐我心裡的OS是:因為老弱婦孺在他們眼前就會自動透明化)?當然我會把握機會教育孩子﹐讓他知道這樣的行為有欠妥當﹐並機會教育他讓座的必要﹐希望他長大以後不會是另外一名心中沒有博愛座的冷漠年輕人。

 

歹命仔要認份

歹命仔要認份

每個星期帶哥哥去醫院作治療的時候﹐都會遇見一位60多歲的阿嬤﹐她總是拖著腳步帶著4歲的孫女去作治療。 因為老是見面都熟識了﹐她喜歡逗我們家妹妹﹐但是妹妹比較怕生﹐總會發小姐脾氣。我會教訓她﹐不准她沒規矩﹐有時候她會乖乖道歉﹐有時候就放聲大哭。 阿嬤看了﹐就指著遠處的孫女說:她呀﹐歹命仔﹐生下來第二天﹐媽媽就拋棄她﹐跑了﹐我兒子也跟著走掉了。丟下四個孩子給我一個老人家帶。 輕描淡寫地敘述著自己的悲傷﹐可能跟太多人說了太多次﹐神情有點木然了。然而﹐看著孫女和別的小朋友玩得開心﹐她的嘴角露出笑容﹐眼角也有笑意﹐她欣慰地說:她真的很好帶﹐歹命仔比較認份﹐知道自己是沒人要的孩子﹐阿嬤年紀這麼大了﹐不可能凡是寵她順她。 從小﹐想睡覺﹐孫女就不吵不鬧自己上床睡覺。吃飯也不挑食﹐自己都吃得快快的。出去外頭﹐任何人要抱她﹐她都不會拒絕﹐不會認生。 阿嬤說孫女智商比正常小朋友低﹐四歲了還不太會說話﹐是社工介紹她來醫院作檢查並作語言治療。孩子也領了殘障手冊﹐搭車免錢﹐來醫院作治療也有補助﹐否則靠阿嬤撿破爛怎麼養她和10歲大的哥哥。另外兩個孫子則是送到育幼院。 阿嬤看著我們家有公主病的妹妹說:你呀﹐真的很好命﹐有爸爸媽媽這麼疼你寵你。我們家妹妹﹐歹命啊﹐跟著阿嬤吃苦﹐出生到現在從來沒穿過一件新衣。但是天公疼憨人﹐她很認命﹐所以總是乖乖聽話﹐生病發高燒也不哭不鬧﹐好帶呀~~ 那位妹妹長得濃眉大眼的﹐很乖巧﹐也很活潑﹐有一次看見我抱我們家妹妹抱得高高的﹐就一直盯著看﹐我問過她﹐把她抱得高高的﹐她好開心﹐一直要我抱著她。無辜的眼神渴望著從小就缺失的母愛﹐我心裡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有點心酸。 後來幫我們家妹妹買新衣服時﹐也買了兩套新衣服﹐帶去醫院送她。我向來口拙﹐不知道怎麼開口﹐是要離開醫院的時候﹐含糊地把那袋衣服交給阿嬤說是送給妹妹上幼稚園中班穿的新衣。阿嬤一直說我太客氣了﹐不斷道謝﹐害得我都怪不好意思。 我把妹妹和阿嬤的故事告訴哥哥﹐希望他惜福﹐5歲的他似懂非懂的﹐但是媽媽希望作機會教育。孩子啊﹐幸福不是必然的﹐未來的路還很漫長﹐時時珍惜﹐緊緊把握現在的自在吧。有時候﹐太好命﹐也未必是件好事﹐一切幸福與享受都來得理所當然﹐吃點苦﹐孩子才會更懂事地成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