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达人

温情处处,处处温情

攏是为了爱

February 6th, 2017 by 三叔公

翘手珍说她拜年听来的事件,说学生在课室不见了’爱疯6’告诉了爸爸,爸爸说那是他’省生省死’省出来的一定要报警,过后偷手机的学生出来承认是他但恳求不要报警怕妈妈知道会打死他,警察来了要找妈妈来跟他上警局妈妈说她在工作老板不肯放人走不开。。“结过怎样?”阿和问,“只听到他们说那个妈妈也是个低收入的,结过阮阿佬说要去跟他大伯家拜年我’听头唔知尾’走人了。” ,“去! 吊人胃口。” 阿和是吃老越来越八卦。
三叔公:“大家都一样做父母的疼爱孩子就算不吃不喝也要尽量想办法满足孩子,问题是做个学生真的需要带支名贵的iPhone6去学校吗?’加鬼就加香炉’多带一些就让家长老师校长警察甚至校工都有得忙啦!祝大家新春愉快!”。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No Comments »

建国无交代

January 21st, 2017 by 三叔公

老实人阿发说那天吃鸡肉咬到鸡骨还以为骨头跑进牙龈自己挖老半天挖不出来只好去找牙医,医生说是牙根被压断了要开刀又照了X-光,今早他说“咬到鸡骨无端端破嘴里破了一个洞,皮包更破个大洞!”,”可以扣保健’无地概’啦!”阿前建国一代又有折扣当然’无地概’,保健也是钱难怪要被阿发骂“你们建国一代有优待当然’无地概’,我什么卡都没有就心痛了!”,“以前我们去坡底拔一根牙才七元。。。”翘手珍又在说那’马达’穿短裤的年代,“便宜到笑把牙齿都拔光了难怪妳现在讲话漏风啦!”阿和皮又痒了。
三叔公说:“又是一个说穷不够穷说老又不够老的’建国无交代’的心酸故事,听了真是’你苦无我苦’呀!”。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5 Comments »

寒舍。乐园。“泼辣”

January 2nd, 2017 by 阿初

leyuan3

leyuan2

leyuan1
是2017年1月1日,一年复始,万象更新。一班老朋友难得“泼辣”,在一块儿聚会,你带烧肉,我带蒟蒻。我弄火鸡,你煮味增鱼汤。

老朋友的交情,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大家还是神话连篇,天南地北,闲话家常。有孩子的都已经长大,学业有成。有单身的也已经娶老婆,准备生孩子。

在狮城,就有这么一个乐园。1月3日正好也是阿摩和乐乐的生日,大家就在这里祝贺她们生日快乐,事事常乐。

当晚虽然风雨交加,寒舍里依然处处温情,话题从不间断。大家闹到近午夜才大包小包打包提着回家。

Posted in 阿初管闲事 | 2 Comments »

好听不知道

November 7th, 2016 by 三叔公

阿云说要去板桥医院看阿红跟德士师傅说要去IMH他说不懂,说去心理卫生医院也不知道就说板桥医院,他回说“早麦讲!笑人间是说笑人间啦!我从小就住在那一带,讲到那么多我都听不懂!”,阿云说“讲’笑人间’难听啦!”他回答“载错地方被妳骂会更难听!”也对哦!
三叔公说:“等懂得‘笑人间’的老一辈都走完了就没有‘笑人间’了,但名字再怎改得再好听‘笑人’还是‘笑人’,而且还可能会更多,因为我们的要求越来越多了,一个脑装不下了就会‘起笑’!”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1 Comment »

别问我是谁

October 30th, 2016 by 三叔公

阿云说她妈妈失智越来越严重了现在是无时无刻都吵着要看医生,最近是天天来敲门‘隆到门袂落’吵带她去看医生,“我只好骗骗她一会就去她就忘记了。”阿云说拜六药房开半天不知情的弟弟还带她去医院排队看门诊下午去到九点才回到家真是‘臭卵呸到直’,“那你们就不要跟随她起舞?”翘手珍说这样搞下去会累死也会看医生看到破产,“但也没办法,万一是狼来了真的病了不去医那就糟!”,“那就带她去看不贵的政府诊疗所,每天七早八早去坐到下午回家,我看她以后连听到医院这两个字会吓到尿流!”阿和鬼主意!
三叔公说:“家有病老就如有‘一粒大秤锥’时时刻刻都在忙碌和头痛,又不能请个佣人来看顾就没事,佣人也是人也会精神崩溃的。‘老树靠树根,老人靠囝孙’现在的老人还有一群儿女在轮流看顾,将来的老人孩子少我看就只能唱‘我问天’咯!”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2 Comments »

钱去人安乐

October 22nd, 2016 by 三叔公

翘手珍说早上遇到先生娘问她很久没看到妳老公,“他在五年前就为了一个美女离家出走到最近我才收到所得税局寄来的信说他已经拜拜了,还以为他还有点良心留些钱给我们,结果是‘大家利市’里面的钱全都被挖去乡下建大屋子了。”,“那就当着放生,忘了吧~还想他又有什么用~~”还好先生娘不在,人家气在头上阿和你还在唱歌,“我们的建国一代就是那样问题多多,不是赌就是‘查某’,难怪政府说要帮我们留一笔不要到时‘无镭看老君’!”阿和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哦!
三叔公说:“‘吃老袂要想就是唔成样’!还相信赌能赢钱的已经够糟糕了,再相信有年轻貌美的女人会真心来爱你这个又老又没力一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老人不是没有,是根本不可能!老岁阿呀!有梦最美,但还是不要做梦好。”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6 Comments »

大柴不要浪费

October 13th, 2016 by 三叔公

阿和说书读到那么多跑去卖杂菜饭的真是‘气死验无伤’,“读到大学就真的那样‘巴拜’咩!现在通街都是大学生。”大肥凤说阿和老头脑,“浪费资源,早知要去做小贩,当初就不要浪费时间和金钱去读啦!早点学厨艺不是更好。”,“或许是人家读大学只是想要那张大文凭来防身。”水叔说他的儿子卖保险做房屋经纪就连‘德士手牌’他都有,“哇咾!‘安妮惊死’七十二行都要‘做到了’,请留点让别人赚啦!”,“ 这是个抢食世界不练得‘一身好本领’就会别淘汰掉。”水叔向来是Cash最大no money no talk,“做人做到那样辛苦整天就想着会被炒鱿鱼‘卜头路’,那还是努力读完你的大学再去找份政府工‘稳稳吃米粉,吃饱等‘虎里猎’带整家人去渡假!”阿和说他要去买巴士车票上云顶冷冷真是‘无眼睇’!
三叔公说:“一样米养百样人,有怎样想法的人都有,但还是希望想去做小贩的大学生请在读完小学或中学后早点开窍好不好?这样做可以把学位留给需要在本读大学的人,除非你家族有家百年老店正等着你去接手发扬光大,读大学只是读来印在名片上爽爽那我就没话说,还有现在摊位上的招牌流行贴电视报章杂志的好介绍,贴大学文凭的现在还没有,但我想贴了也没用因为它跟吃的更本就扯不上关系,除非你的是煮炒文凭,有吗?”。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2 Comments »

老人惊到不敢上车

October 5th, 2016 by 三叔公

阿财说昨天早上搭地铁到金文泰到站前起身时列车忽然减速使他身子向后跌,他赶紧要去抓那拉环时身子又向前冲,抓不到拉环整个人就跌到在地板上’吃狗屎’,待旁人扶起来时他说’目睭已经出火金星’,“那有没有受伤?”,“没啦!只是’脚头乌’被牛仔裤刷破皮。”,“那真是’跌一倒拾一钱’,需要压压惊吗?” 翘手珍不知是笑阿财还是在关心,”我都说了地铁巴士一样,他们老喜欢踩油放油摇来摇去或忽然间’斩武礼’站不稳让人跌个四脚朝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驾的?” 秀凤说她常遇到,“德士也好不到哪去,我就时常坐到那些一路上不’顺顺行’一直踩油放油的害到我有吃鲍鱼都不敢坐德士。” ,“为什么?”联德新客不知道阿和又再提他吃鲍鱼怕晕车全吐出来会浪费的笑话,”我们的公共交通真的有那么差咩?”这样也好,我们多搭巴士可摇掉赘肉,坐德士可以呕吐减肥,搭地铁更可以免费现场为你检查有没有骨骼疏松症。”,”怎可能?”惜卿还听不懂,”就是说老骨头没当场跌碎就是你没骨头疏松啦!” 阿和又来做乱!
三叔公说:“我们的司机真的做得不好,职称都改成了师傅就是说已经是师父级的水準了还驾到那样不像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德国机师那样可以在大烟雾中着陆到你不知道,请不要告诉我什么一分钱一分货,德国人从小就被训练到画直线一定要用尺,我们到现在还在马马虎虎,晕!”。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1 Comment »

建国一代的扑克卡

September 21st, 2016 by 三叔公

翘手珍说阿城自从上次云顶赢钱回来马币放在身上‘归身躯袅袅钻’不再去‘交数’浑身不舒服,昨晚三天两夜回来说四个人去三个‘高小丽’(交数给你)只有一个赢六千,“哇!谁那样‘独槓’?”,“不就是阿城的老婆咯!讲出来你们都不相信,她还患失智‘头前讲后尾忘记’还可以玩Player banker和三公。”翘手珍说到好像她也是在现场玩,“应该是她不会贪跟他们‘磨’慢慢玩久就聚少成多搬回家咯!”阿和好像有研究,“不是啦!是天公疼戆人啦!”黑猪叔说得好像也对哦!
三叔公说:“老人有点钱上赌船去云顶不是件好事,我们管不着就各安天命吧!而在楼下石桌椅玩‘四支比’咖啡店吸烟区赌‘十三支’的是管得到的就要看谁要去管这一大群什么优待卡保健卡都有的建国一代,可别让这‘扑克卡’毁了老年人的晚年哦!”。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8 Comments »

家有失智真难搞

September 8th, 2016 by 三叔公

阿云的妈失智症越来越严重,时间到不是’逼策爱看老君’就是三更半夜喊饿喊背痛把家人都搞到精神衰弱,“我们兄弟姐妹决定送她去二十四小时的疗养所,“那不是要害死那边的看护?”翘手珍问,“那也没办法,我们几兄妹要工作,各家也有自己的问题,大姐的家翁也是失智都把她累死了如果再加一个那真的是大闹天宫。”,“那其他的姐妹呢?”,“都说了她一去就是烦人烦到你受不了,小妹被气到晕倒。”,“真的没办法只好送她去疗养院,不是我们不孝,是不知道要怎样才好。” ,“好采她有’查卡’不然一天到晚去看医生就看到妳破产!”阿和又来!
三叔公说:“得这种病如果只是健忘那还好,最糟的是老记着一件事又不是好事,不是吵要看医生就是银行存折不见了,三更半夜要这个要那个就算是只是照顾她的女拥也都’黑目壳’要走人,送她去疗养院被人说不孝就不孝好过搞到兄弟姐妹都不和还要大进补!”。

Posted in 三叔公广儒斋 | 2 Comments »

« Previous Entries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